佳文品读

《黄帝内经》在西班牙语世界的译介和传播研究

发布时间:2024-04-25点击量:227

引用:胡文雯,王银泉.《黄帝内经》在西班牙语世界的译介和传播研究[J].中医药导报,2023,29(7):1-6,12.

《素问》与《灵枢》合称《黄帝内经》,为“中医四大经典”之首。《黄帝内经》系统论述了人的生理、病理及疾病治疗的原则及方法,是中医药理论体系的奠基之作,也是世界研究中国文明史、医学史的重要典籍。现有的《黄帝内经》外译研究聚焦于英语翻译,对其他语种翻译关注非常缺乏[1-5]。西班牙语(以下简称“西语”)是联合国六大官方语言之一,为21个国家的官方语言,按照第一语言使用者数量排名,西语是世界第二大语言,仅次于汉语。中医药文化海外传播不局限于英语世界的传播,摸清中医经典文献在西语世界的翻译与传播状况,是研究中医药文化海外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笔者拟对《黄帝内经》现有西语译本进行梳理,重点关注《黄帝内经》在西班牙和拉丁美洲西语区的翻译和传播现状,为中医药文化在非英语世界的传播提供启示。

中医经典文献西语翻译研究现状

訾晓红[6]指出,中医药海外传播与译介研究中英语之外的其他语种研究相对缺乏。国内外学界对中医经典文献在西语世界翻译和传播的历史和现状进行研究的可谓凤毛麟角。西班牙汉学家雷孟笃[7]回顾了西班牙汉学研究的历史和现状,提及西班牙和中国传统医学高等院校合作出版中医著作,但文中并未给出相关作品具体介绍。鲁伊斯[8]在分析20102015年西班牙国内以“中国学研究”为核心的学术出版物中,发现少量的出版物是关于医学领域主题,其中中医理论著作的作者通常为西班牙学者。张焱等[9]首次对中医典籍文献西语译文进行了简要介绍,提及西班牙在2010年出版了《黄帝内经》的西语图解译本,并在2008年和2016年出版了《难经》西语译本。需要指出的是,文章中部分译本信息存在谬误,如将2016年出版的《难经》题录的Emperador Amarillo(西语“黄帝”)误为译者之名。李照国[10]1357简单列举了21世纪以来部分中医典籍的西语译作,包括《难经》(2007)、《黄帝内经·灵枢》(2009)、《黄帝内经·素问》(2014)等,但并未对具体译本进行展开介绍。现有相关研究均未提及中医经典文献在2007年之前的西语译本及在拉丁美洲西语区出版的西语译本。

《黄帝内经》西语译介

2.1   《灵枢》西语译介  阿根廷针灸学会创始人SUSSMANN D J所著Acupuntura: Teoríay Prática[11](《针灸:理论与实践》)参考了威斯(VEITH I)的《黄帝内经》英语译本及CHAMFRAULT A和阮文议(NGUYEN Van Nghi)的法语译本,并加评论:“阅读《黄帝内经》很困难(翻译《黄帝内经》也非常困难),但是我们在针灸方面学到的一切实际上都源自《黄帝内经》。”(本文的引文和出版社等专有名称皆由笔者翻译,除了特殊注明。)最早被西语世界译介的《黄帝内经》是侧重针灸的《灵枢》(而非《素问》),下文将按照出版时间顺序一一介绍4个《灵枢》西语译本。

2.1.1  西班牙针灸医师学会(Sociedad Espanola de Médicos Acupuntores, SEMA)会刊西语译本  1980年到1981年间西班牙针灸医师学会会刊陆续发表了西语版《灵枢》(Nei King Ling Shu)第1章至第13章,这是已知的第一个《黄帝内经》西语译本[12]。笔者通过多方联系到参与该译本的PADILLA C J L方才获此译文,但独缺第12章。从每一章节页码连续性可以判断这些章节分别发表于该杂志不同期号,由于PADILLA C J L未提供每一章节发表的杂志具体期号,所以无从判断每一章节发表的准确时间。第6章译文前一页附有19797月“北京针灸与麻醉学论坛”的案例介绍,据此推断该译文发表的时间应在19797月后。十二章译文共计49页,在第1章译文前有段不到100字的简介,简介中说明该节译本是基于法国CHAMFRAULT A译本、韩国KI S译本及其老师的解释。译文中并未列明其参考文献具体信息,所以不能确定简介中所指的CHAMFRAULT AKI S具体的译作名称。经查,CHAMFRAULT A并未出版过《黄帝内经》的完整译作,只是在其部分著作中有节译;KI SLEE Y1980合作出版了《黄帝内经》的汉英对照译本。《灵枢》的1982年西语译本(详见后)序言中亦提到PADILLA C J L的节译本。据此,本文推断SEMA会刊西语译本发表时间应为19801981年。

该译本并未提及原文选择哪个底本,十二章节的体例不太一致,只有第13章有明确署名作者为“Dr. José Luis Padilla Corral”,其他章节未见作者署名。第13章只翻译章节序号,而其他章节都有本章序号和章节题目翻译。除了正文翻译,部分章节在章节最后列有说明和评论,而部分章节则是在正文中插入注释。部分章节出现内容删减,如第1章中“九针之名”部分的介绍在译文中并未出现。为方便读者阅读,译文中的穴位翻译除了音译都提供了穴位编号,如“太渊”译为“Trae Iuan9P”,文中穴位编号不同于现行国际穴位编号。此外不同章节的术语翻译也出现了前后不一致。《内经》的音译出现了不同拼写,如“Nei King”“Nei Ching”“Ney King”;“黄帝”采取了音译或音译+直译两种方法,音译也出现了不同拼写,如“Hoang Ti”“Huang-ti”“Emperador Hoang Ti”“El emperador Hong Ti”“El emperador Hoang Ti”;“脏”和“腑”采取了直译、音译或音译+直译三种方法,如“脏”译为“órgano”“Tsang”“Zang”“órgano Tsang”,“腑”译为“entrana”“Fu”“órgano Fu”;“气”在大部分章节中译为“energía”,但第8章和第9章则音译为“Chi”;“阴”音译为“Inn”“Yinn”。

PADILLA C J L是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医学和外科博士,是西班牙针灸医师学会创始人,并于1972创建了马德里内经学校。从上文对该节译本的介绍,笔者判断这些章节很大可能是在PADILLA C J L牵头组织下由不同译者完成的,而且译者应是以临床针灸医师为主,注重向临床医师介绍《灵枢》的针灸理论和实践知识。虽然译文略有粗糙随意之处,但正如1982年《灵枢》西语译本[13]前言所言,PADILLA C J LSEMA会刊发表的西语译本是开创性的。

2.1.2  帅学忠西语译本  1982年由西班牙马德里的一千零一出版社(Las Mil y Una Ediciones)出版了《灵枢》的第一个西语正式译本HOANG TI NEI KING(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Ling Shu (Canon de Acupuntura)[13]。译本全书206页,包含编者前言和66章的正文,编者在前言中声称“据我们所知,这是该作品(《灵枢》)以西班牙语发行的第一个完整版本”[13]。编者在前言简单介绍了《黄帝内经》的历史,指出《灵枢》是针灸师的必读著作,是针灸理论和实践的基础,希望此译本能为针灸新手和专业的针灸师提供指导。前言推荐威斯译本和加拿大出版英译本(应为吕聪明译本),以及阮文议和HUSSON A的法文版作为参考。该译本并未提及译者及相关的翻译信息。经过章节比对,该译本并不是《灵枢》的完整版本,译本删除了原文第14313245505556章节,合并了原文部分章节并且部分内容也随之简化,如:第1516章合并,第15章节关于经脉之气在体内营运的部分细节被删除;第767778章合并,第77章中的九宫图及节气、卦象内容删除;原文第49章的色诊和脉诊部分在译文中拆成了第4445两章。除此之外,不少其他章节内容也进行了简化或删除,如:原文第29章黄帝关于治国、治民等部分的内容被删除;第3637章黄帝的提问部分被删除,岐伯的回答被简化;第48章中雷公提问部分被删除。译本中部分术语翻译采用了音译,如“Yin”(阴)、“Yang”(阳)、“Fong”(风)、“Iong”(营)、“Oé”(卫);部分术语采用了直译和意译,如“órgano”(脏)、“víscera”(腑)、“energía”(气);穴位的翻译大部分提供音译和穴位编号,如“Taé Tchrong (3 H.)”(太冲),音译拼写和SEMA杂志版本有出入,穴位编号相同。译文中还出现了用西医概念翻译部分病症的做法,如第35章“胀病”译为“Hinchazón o inflamación”(肿胀或炎症)。

该《灵枢》西语译本于2004年由西班牙马德里迪勒玛出版社(Editorial Dilema)再版[14]。经比对,笔者发现2004年译本和1982年译本相比,只有版权页、前言署名、标点符号和排版不同。2004年译本在版权页增添了翻译底本信息,指明该译文的翻译底本选择的是193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黄帝内经》,同时版权页增加了一条说明:“Primera versión al castellano a cargo de: Shuai Xuezhong”。此处指这一版本的西语翻译是由帅学忠负责的。帅学忠是原湖南中医学院教授,是我国中医英译与传播先驱人物之一,致力于中医名词术语的英译及工具书的编写,著有《英汉双解常用中医名词术语》(1983)、《针灸学辞典》(英文版,1997)等。然而帅学忠教授本身并不谙西语,因此更大可能是西语译本只是由他牵头组织或指导翻译。1982年译本中前言署名为“El Editor”(编者),2004年的译本中前言署名更改为“Fernando Cabal”,前言其余部分两个译本完全一致。由于排版不同,2004年译本共计285页,正文中用角引号代替了双引号,其他内容完全相同。迪勒玛出版社授权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陆出版社(Ediciones Continente)于2009年在阿根廷出版发行该译本[15]2013年西班牙马德里的曼陀罗出版社(Mandala Ediciones)出版了该译本的电子书[16]。因此,笔者将这4个出版社的译本统一称为“帅学忠译本”。下文将简单介绍这4个出版社的相关信息。

一千零一出版社的创立时间不详,在1982年《灵枢》的封底上可见该出版社还出版临床医学、植物药学等相关的书籍。迪勒玛出版社是由HERNANZ FCABAL F2002创立的主打替代疗法和教学的出版社,总部设在马德里,除了出版相关书籍,还制作治疗实践或教学DVD。曼陀罗出版社由CABAL F1980年建立,旨在促进替代文化发展,替代文化提出并捍卫一种基于伦理、生态和精神价值观的新世界观,而不是当今盛行的纯粹物质主义和重商主义价值观。笔者联系了CABAL F,他确认一千零一出版社是曼陀罗出版社的前身。大陆出版社是一家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阿根廷国营出版社,负责各类书籍在阿根廷的出版和发行,是西班牙、智利、墨西哥等部分重要出版社在阿根廷的独家代理。

2.1.3  GARCIA J西语译本  2002GARC?A J在自己创办的JG出版社(JG Ediciones)出版了《灵枢》的西语译本LING SHUEje Espiritual: Canon de Medicina Interna del Emperador Amarillo[17]。该译本共405页,包含序言、正文翻译和附录。在序言中,译者简单介绍了《黄帝内经》对针灸理论和应用的重要作用,声明这是《灵枢》的第一个完整西语译本,特别指出其翻译特点是采用标注了声调的汉语拼音来对术语和专有名词进行标识,因为汉语作为表意文字存在许多同音字,添加声调信息可以帮助西方读者摆脱汉语罗马化注音存在的混乱情况。译本主体是81章的西译,章节名称有西语意译,并附原章名汉语拼音(有标调),如第1章翻译为“Las 9 Agujas y los 12 Puntos Yuán (Jiǔ Zhēn Shī Er Yuán)”。译者并未注明译文参考的原文底本,从篇章编排和内容上看,内容比较完整,未见明显删减。译本术语翻译部分采用了拼音音译,如“Yīn”(阴)、“Yáng”(阳)、“cùn”(寸)、“fēn”(分);十二经脉文中出现两种译法,如手太阴肺经既有纯音译的“shǒu tài yīn (P), 也有音义混译的“tài yīn de la Mano (P)”;穴位名称也直接采用了拼音,并在穴位名称前加“punto (穴位)”,后面括号注明穴位编号,如阳陵泉穴译成“punto yáng líng quán (34 VB)”。文中大量术语采用了先意译再标注拼音的方式,如“órgano (zàng)”(脏)、“víscera (fǔ)”(腑)、“energía (qì)”(气)、“Enfermedades de Calor (rè bìng)”(热病)。文中所有拼音均以斜体字体呈现,但必须指出,有些拼音声调标记错误,如“足三里”的里标成了“lī”。译者在译文中分散插入了一些古籍插图,包括十二经脉图、九针图、脏腑图、寸口图。经查证,这些插图分别源于《针灸大成》(明·杨继洲著)、《类经图翼》(明·张介宾著)和东汉画像石扁鹊针刺图。此外,译者还插入了节气图帮助读者熟悉节气相关知识。附录页上列举了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的译文和拼音。

JG出版社是GARCIA J自己创办并以自己名字首字母命名的出版社,出版社只出版GARC?A J个人编写或翻译的中医书籍,除《灵枢》外,GARCIA J还翻译了《素问》《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和《神农本草经》,是目前以西语翻译中医典籍最多的译者。JG出版社在墨西哥有合作的分销商和网络销售书店。

2.1.4  AGUILERA VCANAS R M西语译本(阮文议法语译本西语转译本)  2019AGUILERA VCANAS R M在获得阮文议之女NGUYEN C R授权后,在迪勒玛出版社出版了从法语转译的西语《灵枢》译本huangdi neijing LINGSHU(封面有中文标识《阮文议注解黄帝内经灵枢》,以下简称“阮文议西语版”)。该转译本共3卷,分别于201920202021年出版[18-20]。阮文议是越南裔法国医师,是推动针灸在法国传播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开业从医,著书讲学,编写中医教材,并致力于中医典籍的法语翻译,包括《素问》《灵枢》《伤寒论》《难经》《脉经》等,其中《灵枢》的法语翻译是由阮文议、阮文议学生TRAN V D和阮文议之女NGUYEN C R合作完成,于19941999年在法国出版[21]。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汉越语同音字多,国内已发表文献中NGUYEN Van Nghi的汉字写法有多个推定版本,如阮文义[21]、阮文毅[22]、阮文仪[23],现根据阮文议西语版的封面(其设计源于法语原版),按名从主人原则,NGUYEN Van Nghi的汉字写法应为“阮文议”。

阮文议西语版第一卷共656页,西语译者在前言介绍了该西语翻译项目的缘起,NGUYEN C R在简介中回忆了父亲阮文议翻译法语版《灵枢》的初衷。之后,西语译者在简介中介绍了《黄帝内经》的重要地位,《素问》和《灵枢》的内容概要,并解释了在西语译本中术语拼音采用两种不同写法,例如,“经脉”拼写为“Jing Mai”和“Jingmai”。西语译者表示在翻译过程尽其所能忠实于法语原译,术语翻译亦是如此。在西语译者致谢和法语原版中阮文议致谢西语翻译后,译本中还附上了1955年胡志明写给越南卫生部的公开信西语译文,旨在推动东西方医学的研究和共同发展。第一卷正文部分共包括一篇译文介绍,介绍了“灵枢”的由来和含义、《素问》和《灵枢》关注点的不同,并指明译文底本是唐代马元台、张隐庵合注本《灵枢》。需要说明的是,阮文议等译者并非直接从中文翻译为法语,其参考的版本事实上是马元台、张隐庵合注本《灵枢》的越南语译本[21]。此外,笔者还发现阮文议西语版将张隐庵的名字拼音错拼为“Zhang An Yin”,经与法语原版比对,确认是法语原版拼写,此谬误在阮文议西语版及其英语转译本中都未能得到纠正[24]。第一卷译文介绍中说明,译者计划将《灵枢》译本分作两卷出版,每卷600~700页,每卷按照主题分为不同册。而在第二卷的介绍中,译者发现由于注解内容丰富,所以两卷篇幅仍嫌不足,决定增加一卷,改为3[19]。这亦可证明阮文议西语版的译者诚如他们在简介中所说,非常忠实法语原版本。阮文议西语版第一卷分为3册,共21章(对应原文第1章至第21章),第二卷包含第四、五两册,共27章(第22章至第48章),第三卷包含第六册至第九册,共33章(第4981章)。

阮文议西语版中章名在西语翻译后均括号大写注明原文对应拼音。需指出的是,超过一半章节的拼音出现谬误,如:第2章“本输”的拼音为“BAN SHU”,第9章“终始”的拼音为“ZHONG SHUI”,第32章“平人绝谷”的拼音为“BING REN JUE GU”。由于阮文议原法语译本依据的底本实际是《灵枢》的越南语译本,经比照,笔者推断部分汉字拼音的谬误应是受到该汉字在越南语中的发音(汉越语)影响,例如:汉字“本”汉越语发音为“b nb n”,“始”为“th y/thu ”,“平”为“bìnhb ngb  ng”,这些汉字在汉越语中的声母或韵母发音影响了其译文中的拼音拼写。在章节正文译文前译者先对本章段落构成和主要内容进行简介,正文译文中译者将原文分段落编号后逐段分译,在段落译文后译者还翻译了马元台和张隐庵的注释,另有部分段落加入了阮文议本人的解读,因而注释内容详尽丰富。译本少量术语只采用拼音音译,如“Yin”(阴)、“Yang”(阳);除此之外,大部分术语采用拼音音译和意译结合,如“Jingmai/12 Meridianos Principales”(经脉)、“Xing/Forma”(形)、“Qi/energía”(气)等,音译和意译除了同时出现,也会分别单独出现。穴位名称也直接采用拼音,并在穴位名称前加“punto (穴位)”,后面括号注明穴位编号,如鱼际穴为“punto Yuji (10P)”。

2.2   《素问》西语译介  《素问》西语译本的出现晚于《灵枢》,目前共发现3个《素问》西语译本,下文将按时间顺序一一介绍。

2.2.1  SANS M T西语译本  1990年曼陀罗出版社出版了《素问》西语全译本,分为两册,题为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SU WEN[25],译者SANS M TSANS M T是西班牙全职译者,长期从事英西和法西口笔译工作。她经EMBID A引荐将吕聪明(LU H C)的《黄帝内经》英译本(1978)转译为西语(译本中并无此信息,此信息是笔者联系译者获得)。受CABAL F之托负责审校上册译文并为上册译文作简介和注释的EMBID A,为西班牙针灸师、中医治疗师,是西班牙补充医学协会(Asociación de Medicinas Complementarias)主席和创始人,其辅助医学书籍和文章著作颇丰,亦有从事中医翻译工作。2004年该全译本授权在迪勒玛出版社出版[26]2009年迪勒玛出版社授权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陆出版社于在阿根廷出版发行该译本[27],本文介绍的内容基于迪勒玛出版社版本。全译本分上下两册,共17卷、81章,上册376页,包括简介、11卷(41章)译文和中国历史朝代简表;下册372页,包括6卷(40章)译文。EMBID A的简介分为6个部分,分别为“《黄帝内经》的起源”“《黄帝内经》书名意解”“关于翻译和评论”“关于中国医学”“古代中药”和“中医与中国哲学”。EMBID A不仅介绍了《黄帝内经》的成书、不同版本,还引用了李约瑟和 HUSSON A等学者研究,指出西方对《黄帝内经》、中医药的概念和贡献存在误解和低估,希望东西方文化交融达到“大同”。在对译文审校和注释中,EMBID A认为该译本的读者应该有中医学基本概念,因此选择不对中医学基本概念进行解释说明。由于中医经典文本内容深奥,各版本存在差异,许多中医术语有多重含义,中医翻译存在很大难度,为操作方便,他的译文注释主要参考了HUSSON A的法语译本,注重术语和穴位命名的统一。

吕聪明在译本前言中介绍的自己翻译原则是忠实于原著,并注重术语文内前后一致和术语与现代中医理论相一致[28]SANS M T译本中删去了吕聪明英译本每章的内容简介和小节的内容评述,但是正文部分非常忠实于吕聪明的翻译,译本少量术语只采用拼音音译,如“Yin”(阴)、“Yang”(阳)和穴位名称,其余大部分术语采用了意译,如“energía”(气)、“órgano”(脏)、“espíritus”(神)、“meridiano rector”(督脉)、“peque?o Yang”(少阳)等。穴位名称的音译和编码也保持了原文,如涌泉穴为“Yungchuan(335)”,但在注释中标注其拼音和通用编码为“Yong Quan, 1R”。

2.2.2  GONZALEZ G R和烟建华西语译本  1996GONZALEZ G R和烟建华合作翻译的《素问》的节译本MEDICINA TRADICIONAL CHINA: El primer canon del Emperador Amarillo El tratado cl?sico de la acupuntura[29]在墨西哥格里哈尔博出版社(Editorial Grijalbo)出版,这也是第一个在墨西哥本土出版的《黄帝内经》译本。不同于其他的《素问》译本,GONZ?LEZ G R明确此译本为第一个从中文直接译为西语的《素问》译本,由他和他的老师烟建华合作完成。GONZ?LEZ G R为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博士,墨西哥国立理工大学教授,Grijalbo是墨西哥出版商,由流亡墨西哥的西班牙人GRIJALBO J创立,以编辑社会科学和政治哲学文本,以及社会和政治理论为主,目前属于企鹅兰登书屋。GONZ?LEZ G R在译者注和前言中简要介绍了《黄帝内经》的成书历史、主要内容和译者的思考。依据王冰《素问》版本,译者挑选了他们认为最重要的47章节进行翻译,烟建华撰写了介绍、所译章节的概念和内容解释。挑选章节主要包括3个方面内容:系统介绍中医基础理论,对医疗临床有重要指导意义,以及经络学说和针灸治疗原则。经笔者比对,所选章节除“血气形志篇”和“宝命全形论篇”顺序前后调换,其他剩余章节均按王冰《素问》版本原有章节前后顺序排列。译者在正文译文前翻译了《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序》全文,正文章节每章由以下部分组成:标题的字义、标题的解释、章节重要概念和内容的阐述思考、译文正文、章节中难点部分的注释。术语的翻译除了“阴”“阳”等少部分的词直接用拼音音译,其余术语均为意译,但无论是是音译还是意译,译者都同时用括号标注了术语的中文和拼音(无声调,斜体),如“de la teoría del yin yang (阴阳学说yin yang xue shuo)”“de las manifestaciones orgánicas (脏象zang xiang)”。为方便读者查阅,译文正文后附有82页词汇表,词汇表对书中出现的著作、人物和术语进行了翻译和解释。GONZ?LEZ G R直言由于西语中没有对应的精准翻译,他不得不生造了一些概念或对某些概念进行解释。译文中词汇表后单列了中医历代重要著作的年代表和《素问》历代主要注释者及著作的简要介绍。

2.2.3  GARCIA J西语译本  2005GARCIA JJG出版社出版了《素问》的西语译本电子版Sù Wèn (Preguntas Sencillas): Canon de Medicina Interna del Emperador Amarillo[30]。该译本共427页,包含译者前言、王冰版《黄帝内经》序译文、正文翻译和附录。译者在序言中简单介绍了《素问》的主要内容和重要地位。在王冰序译文的注释中,作者说明王冰所编著《黄帝内经》是唯一一个流传下来的版本,所以可以推断出该译者所翻译的《素问》和《灵枢》皆是基于王冰编著的《黄帝内经》版本。这个译本的主体是81章的翻译,体例和该译者的《灵枢》西语译本非常相似,章节名称有西语译文,并附上了原文章节名字的汉语拼音(有标调),从篇章编排和内容上看,内容比较完整,未见明显删减。译本术语翻译方法也和该译者《灵枢》译本相同,在此不再赘述。译者在部分章节译文后分散插入了一些古籍插图,包括前面颈穴总图、后头项穴总图、侧头肩项总图、浑象东北方中外官星图等。经查证,这些插图分别源于《经脉图考》(清·陈惠畴著)、《新仪象法要》(北宋·苏颂著)和苏州石刻天文图。此外,译者还插入了五行相生相克图、天干地支图、节气图等。附录页上列举了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的译文和拼音。

除了以上7个译本之外,1997年北京的海豚出版社出版了周春才和韩亚洲编绘的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的西语版本(单语版),题为HUANGDI NEIJING: gra fico pra cuidar la salud[31]。与西语版一同出版的还有汉英对照版、德文版(单语版)和法文版(单语版),此后该译本多次重印。周春才和韩亚洲为画家和美术编辑,因此译本的译者不详。从内容上看,这应该是在19966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中文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基础上翻译而来,译本分别选取了《素问》18章和《灵枢》12章内容进行改编翻译,从汉英对照版可以可见,其汉语原文并不是《黄帝内经》的原文,加之其以漫画形式呈现,更凸显其科普的特性。前文所述张焱等[9]提及西班牙在2010年出版了《黄帝内经》的西语图解译本,由于张焱文中未提供该图解译本的具体出版信息,笔者未能搜集到该译本,不确定所指版本是否为1997版的重印本。

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特点

通过《黄帝内经》西语译本的梳理,可以窥见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呈现下列特点:(1)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起步较晚,呈现出由英语和法语等核心语言向外围传播的特点。中医经典文献西语的翻译发端于20世纪80年代初,而非之前学者所认为的在2008年之后,但与中医经典文献的英译和法译相比起步较晚[9]HEILBRON J[32]提出书籍的翻译可以理解为构成一个文化世界体系,这个体系的运作基于核心-外围结构,有些语言位于核心,而有些语言处于外围,语言之间的翻译流动是不均衡的,语言在这个文化世界体系的地位会随着其社会和文化的变化而变化。法语是现代欧洲早期最核心的语言,法语翻译转译为其他语言的现象非常普遍,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法语核心地位渐渐下降,英语和德语逐渐取代了其一部分地位,直至二战后英语完全超越其他语言,成为超核心语言[32]。虽然法语的核心地位不复存在,但作为转译中介语的情况还是存在。而且法国作为传统汉学研究重镇,早期的中医典籍对外传播与翻译主要以法文为主[9]。从《黄帝内经》西语译介情况可见,除了GARC?A J的两个译本及GONZ?LEZ G R和烟建华合译本外,其他译本或是从《黄帝内经》英语、法语译本转译而来,或是在翻译中参考了《黄帝内经》的英语和法语译本。(2)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的中心在西班牙,散发于拉丁美洲(如墨西哥),并逐步以西班牙为中心向南美洲国家(如阿根廷)辐射。《黄帝内经》的西语译本出版社大多集中于马德里,主要是替代医学领域的中小型出版社。《黄帝内经》的译者也多是西班牙中医师和职业译者。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学者较早开始参与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活动,中国出版社也未完全缺席中医经典文献西语的传播。(3)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中,中医药基本术语西语翻译存在较为混乱的情况。《黄帝内经》的各个译本对中医药基本术语的翻译采用了不同的翻译方法,音译、意译各不相同,即使音译的拼音拼写也未有统一的规范。(4)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的主要受众为海外中医学生和临床中医师(均以针灸师为主)。《黄帝内经》的翻译始于《灵枢》而非《素问》,《灵枢》译本也比《素问》译本更为丰富。这与针灸在海外的传播广度直接相关,相对于中药,针灸由于其安全性更易为海外患者接受。《黄帝内经》不少译本都明确指出译本目的之一是给中医学生和临床中医师提供指导。《黄帝内经》的译者PADILLA C J LGONZALEZ G RAGUILERA VCANAS R M皆为针灸师,PADILLA C J LGONZALEZ G R还同时兼任针灸专业教授。《黄帝内经》译本转译或参考的英语和法语译本,包括吕聪明版本和阮文议版本,其受众也大都为海外中医学生和临床中医师。在针灸穴位的翻译中,几乎所有的译本都在穴位名称后标注了穴位编号,虽然穴位编号不尽相同,但仍表明译者默认读者应该熟悉穴位编码。

构建中医药文化国际传播的提升策略

基于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的特点分析,笔者认为,为了提升中医药文化国际传播的效果,在进一步做好中医药典籍西语翻译方面,我们需要实现以下方面的提升策略:

1)强化多语种对比研究,提升翻译质量。中医经典文献在西语世界的译介和传播往往离不开核心语言(如英语、法语)的桥梁作用,借鉴现有的影响力大的核心语言译本进行转译,不失为一个高效的中医典籍在西语等非英语世界的传播方法。由于中医药小语种翻译人才的缺乏,转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中医药典籍翻译的门槛,同时利用原有译本的影响力进行宣传。

2)依托出版社,推动中医典籍翻译出版效果。中医经典文献在西语等非英语国家中的译介和传播要依托中心国家并且有地区辐射能力的出版社。中国政府赞助的“大中华文库”等官方项目虽然也包含了中医药典籍翻译,但研究[33]发现其传播的效果不甚理想。在《黄帝内经》西语译本出版社中,曼陀罗出版社虽然规模不大,但利用其影响力将《黄帝内经》译本在阿根廷再版,这无疑是个良好的推广模式。中医经典文献翻译如能与中心国家影响力大的出版社合作,并从中心国家辐射到相关语言市场,将取得更好的翻译传播效果。

3)重视中医名词术语多语种翻译的信息化、数据化建设。中医药术语的标准化和推广一直以来都是中医药经典文献翻译和中医药文化对外传播的难点,2011年世界中医药联合会和欧洲中医基金会出版了《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西对照国际标准》[34],从实践情况而言该国际标准推广情况并不理想。严瑶等[35]的研究提出借鉴欧盟多语种互译术语语料库模型,建立中医术语多语种语料库,这个建议与上文第一点的讨论有异曲同工之处。中医术语多语种语料库的建立能够促进中医术语资源的信息化、数据化,推广更加便捷并能保证时效性。

4)借力中医典籍翻译,促进海外中医药教育。中医经典文献译介和传播应该更好地服务于海外中医药教育。中医经典文献的学习和阅读并非易事,其读者受众有限。在西语等非英语世界的中医药文化对外传播中,海外中医学生、临床中医师是最直接参与者,其学习和临床实践的效果是中医药文化最好的宣传工具。中医经典文献翻译的译本选择、翻译策略应多考虑海外中医药教育需求,如能和当地中医教育机构进行合作则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医药文化海外传播不应局限于英语世界的传播,摸清中医经典文献在西语世界的译介与传播状况,是研究中医药文化海外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笔者全面梳理了《黄帝内经》现有各类西语译介,包括节译本、全译本和编译本共计8个版本,并对其译者、出版社和术语翻译特点等信息进行了概要介绍。《黄帝内经》西语译介客观分析了中医经典文献西语译介和传播的4个特点,并从强化多语种对比研究、推动中医典籍翻译出版效果、中医名词术语多语种翻译的信息化数据化建设及促进海外中医药教育等方面提出提升策略,从而更好地推动中医药文化的海外传播。

 

参考文献

[1] 兰凤利.《黄帝内经素问》英译事业的描写性研究(1)[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424(10)947-950.

[2] 兰凤利.《黄帝内经素问》英译事业的描写性研究(2)[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525(2)176-180.

[3] 王银泉,周义斌,周冬梅.中医英译研究回顾与思考(19812010)[J].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1422(4)105-112.

[4] 王银泉,余静,杨丽雯.《黄帝内经》英译版本考证[J].上海翻译,2020(2)17-2294.

[5] 潘霖,宁全,杨渝.国内《黄帝内经》翻译研究的现状、问题和对策(20002019):基于文献计量和战略坐标分析[J].中医药管理杂志,202129(3)7-13.

[6] 訾晓红.中医药海外传播与译介研究:现状与前瞻(20092018)[J].上海翻译,2021(3)18-23.

[7] 雷孟笃.西班牙汉学研究的现况[J].汉学研究通讯,2007(26)36-47.

[8] 劳尔·拉米雷斯·鲁伊斯,魏京翔.20102015年西班牙“中国学”研究现状与趋势[J].国际汉学,2016(3)186-192.

[9] 张焱,李应存,张丽,等.中医典籍文献历史文化探源及其在海外的传播与译介[J].中医药文化,201914(2)10-20.

[10] 李照国.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201357.

[11] SUSSMANN D J. Acupuntura Teoría y Prática[M]. Buenos Aires Editorial Kier1974.

[12] PADILLA J L C. Nei King Ling Shu[J]. SEMA Revista 1980-1981.

[13] ANONYMOUS. 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Ling Shu (Canon de Acupuntura)[M]. Madrid Las Mil y Una Ediciones1982.

[14] SHUAI X. 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Ling Shu(Canon de Acupuntura)[M]. Madrid Editorial Dilema2004.

[15] SHUAI X. 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Ling Shu (Canon de Acupuntura)[M]. Buenos Aires Ediciones Continente2009.

[16] SHUAI X. 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Ling Shu (Canon de Acupuntura)[M]. Madrid Mandala Ediciones2013.

[17] GARC?A J. L?NG SH? (Eje Espiritual) Canon de Medicina Interna del Emperador Amarillo[M]. Madrid JG Ediciones2002.

[18] NGUYEN V N TRAN V D NGUYEN C R. Huangdi Neijing Lingshu Tomo I (Del libro I al libro III)[M]. CANAS R M AGUILERA V Trans. Madrid Editorial Dilema2019.

[19] NGUYEN V N TRAN V D NGUYEN C R. Huangdi Neijing Lingshu Tomo II (Del libro IV al libro V)[M]. CANAS R M AGUILERA V Trans. Madrid Editorial Dilema2020.

[20] NGUYEN V N TRAN V D NGUYEN C R. Huangdi Neijing Lingshu Tomo III (Del libro VI al libro IX)[M]. CANAS R M AGUILERA V Trans. Madrid Editorial Dilema2021.

[21] ANITA B. Nguyen Van Nghi (阮文义 1909-1999) Pioneer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the west in the 20th century[J]. Chin Med Cult20203(2)74-79.

[22] 艾媞捷,琳达·巴恩斯.中国医药与治疗史:插图版[M].朱慧颖,译.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

[23] 曾睿林,吴凯,戴翥,等.中医西学博物馆:中医在西方的纪实[J].中华医史杂志,202151(5)313-320.

[24] NGUYEN V N TRAN V D NGUYEN C R. Huangdi Neijing Volume I Lingshu (Books 1-3 with Commentary)[M]. Laura Campbell Illus. Debra Moortgat Trans. Sugar Grove NC Jung Tao Productions2005.

[25] SANS T M. 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Su Wen (Primera Parte)[M]. Madrid Mandala Ediciones1990.

[26] SANS T M. 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Su Wen (Primera Parte)[M]. Madrid Editorial Dilema2004.

[27] SANS T M. Hoang Ti Nei King (Emperador Amarillo Canon de Medicina) Su Wen (Primera Parte)[M]. Buenos Aires Ediciones Continente2009.

[28] LU H C. A Complete Translation of Yellow Emperors Classics of Internal Medicine (Nei-jing and Nan-jing)[M]. Vancouver Academy of Oriental Heritage1990.

[29] GONZALEZ R G YAN J. Medicina Tradicional China El primer canon del Emperador Amarillo El tratado clásico de la acupuntura[M]. Mexico Editorial Grijalbo 1996.

[30] GARC?A J. S? W?N (Preguntas Sencillas) Canon de Medicina Interna del Emperador Amarillo[M]. Madrid JG Ediciones2005.

[31] ZHOU C HAN Y. Huangdi Neijing Gráfico Para Cuiar la Salud[M]. Beijing Editorial Delfin1997.

[32] HEILBRON J. Towards a sociology of translation[J]. Eur J Soc Theory19992(4)429-444.

[33] 殷丽.中医药典籍国内英译本海外接受状况调查及启示:以大中华文库《黄帝内经》英译本为例[J].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201740(5)33-43.

[34] 拉蒙·马利亚·卡尔杜克(Ramón María Calduch),王奎,贺兴东.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西对照国际标准:西班牙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1.

[35] 严瑶,周敏康.基于对《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西对照国际标准》研究的中医术语西班牙语翻译分析[J].中国科技术语,202123(3)68-74.

(收到日期:2022-09-01  编辑:刘国华)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