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文品读

谭富园的中医跨文化沟通与传播策略探析

发布时间:2022-09-13点击量:52

引用:戚瑜清,刘珊,郑洪.谭富园的中医跨文化沟通与传播策略探析[J].中医药导报,2022,28(6):1-4.


一名成功的行医者必须与患者有良好的沟通,并对患者开展适当的宣传教育。中医医生在西方行医,克服普通的语言交流障碍并不难,而最具挑战的是文化差异上的隔阂。现代有很多关于中医药对外传播的教材、典籍等文本双向翻译,均比较注重理论和学术[1-2]。但在行医时,中医医生面对的不是学习者和研究者,而是普通的患者。中医医生与患者之间有效沟通,可推动西方民众了解中医中药的策略。

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谭富园在美国行医,诊治了众多西方患者,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他用英文撰写了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一书并出版。书中内容并非探讨医学理论,而是着重记录其行医经历,并向美国民众宣传中医,由此留下了中医在跨文化环境下行医的早期宝贵资料。笔者就其中所体现出来的沟通与传播策略试作探析。

1 谭富园与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简介

谭富园,1851年出生于广东顺德龙江里海吉原坊,曾在当时的北京太医院医学馆学习。1890年谭富园接受其在美国行医的舅舅黎普泰邀请赴旧金山,早期担任黎普泰的助手,在黎普泰去世后开始独立行医。1895年谭富园在洛杉矶创办富园医局[3]。

在19世纪末,美国的排华运动正处于高潮,种族主义、文明优劣论等言论在社会中宣扬,媒体认为华人在语言、文化、宗教等方面与美国相互排抵,中医学被媒体视为不科学的医学[4-6]。但谭富园凭借其出色的医术,治愈了众多美国患者,赢得了很高的社会声誉。作为中医,他不具备美国的行医资质[7],因此曾被西医控告,经多位患者写信求情,才免于获罪。可见他与美国患者之间具有良好的医患关系。

谭富园医名远播,吸引了很多咨询者,使得美国民众开始对中医学产生兴趣。为宣扬中医药,谭富园计划在洛杉矶创办东方医学院(An oriental medical college),向美国人讲授中医学课程。他的想法得到了朋友与患者的支持,故谭富园收集整理之前公开发表的文章,于1897年编写并出版了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一书。此书名可译为《东方医学的科学》或《东方医学之真义与方法》[8]。全书共有20章,介绍了中医历史、中医理论知识、各科临床常见病的诊治理论,3名中医师谭富园、黎普泰、黎文(黎普泰之子)的教育经历、诊疗事迹,以及创办东方医学院的计划等内容。

2 谭富园的跨文化沟通特点

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记录了谭富园在美国行医的真实情况。作为医生,他能够立足的最根本原因是中医的良好临床疗效。但由于此书并非面向医学专业人士,故并不致力于系统阐述中医学理论,书中具体的医疗经验记载也不多。此书最主要的目的是向美国社会宣传中医,也体现了谭富园与美国患者沟通方式的特点。

2.1 注重借理阐释 谭富园虽在临床上取得了良好疗效,但因美国患者大多不了解中医,未接受过中医诊疗的美国人对中医能够治疗疾病这一观点,仍抱有怀疑态度。为了说明中医作用的原理,谭富园根据受众的特点和思维方式[9],有时借用西方医学、科学和常识来阐明中医理论。例如他尝试结合西医生理知识,以通俗的语言,向读者阐述中医五脏功能。

例1  The lungs belong to the mineral element. They are in the upper part of the chest. They look like an umbrella. They are connected with the nostrils. They have eight leaves or lobes, six in front and two in the back. There are nine divisions of the pipe through the throat which connect the lungs with the nose and are called in English the trachea. The lungs are joined to the heart by large veins. The power in the outside heat of the lungs can control the air of the body and the power in the inside heat can control the large intestine, and the large intestine belongs to the mineral element also.

这段文字以读者既有的解剖知识为基础,阐述了肺脏的生理结构,简略增加了中医的特色。肺五行属金,肺主气,与大肠相表里。而中医基础理论中的“肺主宣降”“通调水道”“肺朝百脉”等内容则被省去,更强调中医生理知识与西方医学生理知识的共通性[10]。

例2  But the nature of quinine is to condense; it cannot remove malarial poison through the outside of the body, that is, through the skin, and that is what is necessary. But we use herbal remedies, the power of which is to expand, and also to wake up the natural power (the vitality of the patient )to help the medicines. The two work together and remove the malarial poison which goes out of the body through the skin. If the poison returns to the skin it soon disappears, so that there is nothing poisonous left in the system after a cure.

书中记载当时《华尔街日报》一篇文章中的内容:化学家Walter T. Scheele已经通过显微镜发现了引起疟疾的病原微生物,并附有图片。谭富园借此来阐述中医对疟疾的认识。疟疾有3个阶段,从人体皮肤到神经、肌肉,由表及里,逐渐加重,治疗则是使用中草药将疟疾毒素从神经、肌肉中去除,通过皮肤汗腺排至体外。继而,谭富园详细介绍了西药奎宁与中草药这两类药物对人体产生的不同作用。美国医生使用奎宁治疗疟疾,虽可以缓解部分情况,但该药物不能将疟疾毒素排出体外,即便治愈后仍有毒素留在体内,反而可能引起其他疾病;而中药治疗则可以将疟疾毒素通过皮肤排出体外,且体内不会留下毒素。

2.2 突出比较特色 在美国应用中医,中医医生需要很好地突出自身特色。谭富园通过中西医之间的对比来阐明中医特色。他在书中列举了当时美国社会上的一些常见疾病,以通俗的语言向读者解释各类疾病的病因病机、发展预后等情况,并对比中西医的治疗思路和方法,指出中医药在治疗思路、处方用药及疾病预后等方面均有优势。19世纪末美国多数临床医生仍是基于体液学说治疗疾病,认为须排除体内“坏”的或“腐败”的液体以恢复体液的平衡,故常使用药物或物理方法来放血、发疱、出汗、通便、催吐等方式以实现治疗目的[11]。谭富园向读者介绍中医学也有清除体内毒素(clean the system/purge)的类似治法,以及温煦(warm the blood)和补养(strengthen)的治法,且可通过服用草药茶达到上述目的。另外,草药茶还可以替代一些外科手术治疗。谭富园解释外科手术是治疗疾病的最后手段,虽然可以切除病灶,但无法根治疾病,而中医在整体观指导下,通过内服中药调理病变脏器,使机体各脏器生理活动协调平衡,以消除局部区域的病变,达到治疗疾病、恢复健康的目的。

在用药方面,富园医局使用的中药超过3 000种[12]。这些中药采集自中国的高山和山谷中,安全可靠,而西药则有一定的副作用。为了说明中药的可靠性和安全性,他还向读者讲述了中国古代神农尝百草的故事,同时向读者说明“药食同源”是中医药的特色之一。

例3  The theory of Chinese medicine, in general, is that a substance which can be used for food is suitable for use as medicine, and that a substance which would be poisonous or otherwise injurious as food is not only useless as medicine, but actually hurtful.

书中还列举当地人日常饮食习惯,指出“roasted or fried meats”(烤肉或油炸肉食)、“eating more meats than vegetables”(肉类多于蔬菜)和“drinking cold drinks and eating raw fruits”(饮冷和生食水果)等对身体产生不利影响。谭富园认为在治疗期间,须选择有益的饮食以帮助药物共同作用于人体,节制对药物作用有妨碍或无益的食物,而这些都是美国医生忽视的内容。

2.3 强调理念优势 长期疗程(continued medication)和治未病思想(preventive medicine)是中医治疗疾病的理念优势。谭富园指出,普通人患病时希望通过医生的诊疗尽快治愈疾病,但对于慢性疾病来说,这样的想法却是“幼稚而轻率的”[12]。谭富园认为,疾病治疗是一个长期逐步的过程,患者不可能在几天或几周后恢复到正常的身体状态12]。所以,中医通过饮食调整、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持续的药物治疗来治愈疾病。

中医学除了在疗效上的优势外,还有重视预防的特点。谭富园在书中指出美国每年患者数量不断上升,患者并不能被治愈,缺乏预防医学的理念是原因之一。故其希望向美国民众传达“治未病”的理念,重视健康,即在疾病早期阶段通过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或进行中药治疗,以阻止疾病的发生发展,减少患者的痛苦。例如书中第20章不仅提出了饮食原则,而且详细列出了适合不同体质、疾病的饮食清单。

例4  For purposes of convenience in reference we divide our list of foods into two bills of fare. No.1 is for weak people or those in a somewhat advanced stage of disease, or those who are taking strong medicines. ...When patients are stronger and their digestion is better, and there is little or no fever, the following foods may be added to those mentioned above: Young chicken, turkey, squirrel, venison and a small amount of ham. Soups made from turtles are allowed to all patients, except those who are troubled with a cough.

谭富园列出两份食物清单,第一份是为体质虚弱或正在服用中药的人群准备的,第二份则是提供给体质较强、消化能力较好的人群的,可在第一份食物清单的基础上增加肉类等食物,并且针对所患疾病的差异,有不同的忌口和饮食指导。除饮食之外,第20章还包含四季衣着、运动锻炼等其他方面的保健指导。

3 谭富园的跨文化传播策略

3.1 普及为主的受众策略 中医药海外传播是跨文化传播,涉及中西方文化差异,要求传播者在传播过程中将受众的理解放在首位,打破文化壁垒所造成的理解障碍[13-14]。普通大众的认知是由表及里的,更倾向于接受有趣简练的内容和语言。谭富园在向西方大众介绍中医药时,将中医药特点提炼为“pulse diagnosis”(脉诊)、“herb teas”(草药茶)、“preventive medicine”(预防医学)、“diet”(饮食)、“continued medication”(持续治疗)等具有代表性的词汇,并在本书中反复强调,加深读者印象,便于其传播。

中医古文语言简洁深奥,晦涩难懂,且某些概念、术语具有浓厚的中国文化特色,西方读者不易阅读和理解,甚至在中国生活和学习多年的西方人也很难理解和翻译中医古籍。考虑到上述原因,谭富园在编写中医教材时,在内容和形式上进行了简化和改变,避免了一些带有本土特色的术语,如省略了阴阳、五行的哲学概念,望、闻、问、切的具体诊断方法,以及方药配伍原则等方面的知识,不强调学术性,而注重科普性[15]。

例如他强调了中医是通过脉诊来诊断疾病的,这是西医所没有的诊法。他并没有对中医脉诊的原理进行详述,而是采用了比喻的手法,将人体的脏器和经脉形容为多个南瓜的根和茎叶:在南瓜植株狭小有限的空间里,根和茎叶的联系互相交织覆盖,难以分辨茎叶与根的对应关系,若以五行分类,明确根系与茎叶颜色的对应关系,就可以根据茎叶的颜色追溯到其所属的根系[12]。又如谭富园在介绍中医病因学说时,从日常生活中描述风、寒、暑、湿、燥、火六气的生成原因,以及六淫致病的症状,但并没有详细论述中医理论中六淫致病的特性,而是将六气简化为日常可接触之物,减少了中医形而上的印象,而更着重于现实性。

例5  The fourth form is damp air, and is that which is found in low altitudes and about swamps, and soon after rainstorms. This is the external source and origin of malaria.

以“damp air”(湿邪)为例,谭富园阐述了湿邪之气来自于低海拔或沼泽湿地,或是暴雨之后,是疟疾的病因,但没有介绍湿气重浊、黏滞等特性。

3.2 坚持主体的文化策略 在跨文化传播当中,传播主体也不应一味迎合受众的文化背景,适当地突出自身文化特色,反而更能获得受众的尊重。因此,谭富园经常正面讲述中华医药的文化特色与优势。与中医古籍、教材比较,以故事的形式讲述中医药相关知识,兼具医学、人文和叙事性,更加生动活泼,更易被大众接受和传播[16]。谭富园在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中增加了一些历史故事,如介绍了中医药发展历史中的神农和黄帝两位人物,以及《素问》和《灵枢》。

例6  The name of the first“holy man”who was a wonderful physician was Son Non. ...He had learned more plainly than any body else that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included in five kinds of elements. He divided these five natural elements into water, vegetation, fire, earth and mineral. All herbal Medicines are chosen and classified according to their relations to these five natural elements.

此例介绍了神农尝百草的故事。神农氏研究草药,根据五行进行分类,明确各类草药的功效以用于治疗各种疾病。谭富园在坚持中华文化的核心立场基础上,根据受众文化和接受度进行适当改编与诠释,向西方读者宣传中医药发展历史久远,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经验传承[17]。

另外,在日常养生知识方面,谭富园向读者讲述了中国古代楚王好细腰的故事,表示美国女性穿着紧身衣服的时尚追求会对身体造成不良影响和导致妇科疾病,呼吁女性穿着宽松舒适的衣服,一方面贴合美国女性现实问题[18],另一方面引入中国文化,在古代中国也曾讨论并解决了穿着的问题,以求引起读者的文化共鸣。

3.3 多元公开的渠道策略 虽然临床疗效的口碑相传是最好的传播渠道,但这种以人际沟通为主的传播范围较窄且过于被动[19]。因此谭富园一改华人很少在公开媒体发声的做法,充分利用美国媒体和出版物,扩大传播面与影响力。富园医局曾在当地报纸上刊登广告,而且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中收录的部分文章也曾发表在报纸上。

谭富园非常善于结合美国社会的关注点来进行宣传。晚清时期,中医在中国执业,并不需要考取资格证。一般情况下中医以师承为主,没有学校教育的学历。清同治六年(1867年),当时的太医院复设医学馆,是当时唯一的中医教育机构[20]。谭富园在出国之前有幸在其就读并获得了证书。这份证书在中国仅仅是取得进入太医院的资格。但在美国,谭富园充分利用了这份证书,在报刊广告中登载。在他的著作中也大幅刊出清晰图片,并且特别强调这是中国最高医学学府的证书。虽然这并不能使其取得美国行医资格,但对赢得患者信任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女权运动迅猛发展,西医器械检查侵犯女性隐私这一话题在当时受到关注[21-22]。谭富园在报刊广告中就以当地女性作为患者,中医师一手搭在对方的手腕上来进行诊断,强调中医脉诊方便,有助于保障女性隐私,以此突显对女性的尊重,得到了当地女性的认同。

在美国排华的情况下,中医经常被排斥[5]。当地医生除了攻击谭富园非法行医外,还声称他使用蟾蜍、蜥蜴等不洁净的材料作为治疗药物。对此,谭富园利用媒体直接进行回应。

例7  Dr. P. C. Remondino, took occasion to make a bitter attack upon the Chinese System of Medicine in the course of which he made the vulgar charge, which has been disproved hundreds of times, that Chinese physicians are in the habit of using unclean things, toads, lizards and other disgusting materials in their practice. ... We reprint herein these testimonials to show that only pure, herbal substances have ever been employed by Dr. Foo in his practice.

谭富园坚决反驳无理指责,并提供了美国好友为他写的证明信,强调中医的优势之一是使用天然纯净无毒的草药。

另外,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收录了大量书信,附于各章节之中。这些书信中有些是谭富园的当地好友与其对中医药的探讨交流,表达了对中医学在美国传播的支持;有些是经由谭富园治愈患者的感谢信,以病患的视角向大众讲述患者的求诊经历,表达其对中医学疗效的信心和对谭富园的感谢。这些书信经书籍发表,也成为了中医药文化的最好宣传。

4 讨   论

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一书是谭富园美国行医的见证。在19世纪美国排华的环境下,其行医所面对的困难远甚于今日。谭富园以卓越的疗效、良好的沟通和传播策略,在深入了解西方文化和美国医疗需求的基础上,向美国大众传播中医药疗效,使得许多美国人改变了对中医的看法,消除了对中医药的误解和偏见,也使富园医局的名声大振。谭富园成为了当时洛杉矶著名的中医,这对近代中医在美国得以生存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23]。同时其开办诊所,雇用配药人员,为华人提供了职业谋生。疫病流行时期,谭富园为华人群体提供了健康保障,免受疫情殃及。谭富园以中医药可靠的疗效,吸引了美国的律师、记者、商人等群体就医。以上各因素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改善在美华人与当地民众的关系[24-25]。

谭富园长期生活于美国,熟悉美国的生活习惯、气候环境、习俗文化和医学观念等,能娴熟地应用英语沟通和写作,这是他能在美国传播中医药的基本条件。同时,他有着高超的医术,以中医疗效作为保证,为其传播中医药奠定了最牢固的基础。此外,他以普通民众为对象,不注重对中医知识翻译的学术化、标准化,而力求结合西方文化语境来阐述中医,以贴近生活的方式来打破文化壁垒,实现跨文化沟通和传播中医药。谭富园通过化被动为主动,排除当地民众学习中医的困难,促使他们对中医药产生浓厚的兴趣,其沟通与传播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参考文献

[1]程颜,李在斯.国际化视阈下中医典籍翻译与传播发展研究[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8,13(10):1466-1469.

[2]文庠,田镇源,吴勉华.国际中医药教材建设若干问题的思考[J].世界中医药,2015,10(5):776-779.

[3]蔡捷恩.中医药之路[M].蔡颖毅,周好,整理.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8:82-95.

[4]周波.从封闭走向融合:美国华人文化研究[D].广州:暨南大学,2007.

[5]沈燕清.中医药业在美国的发展与传播[J].南洋问题研究,1999(4):61-67.

[6] ROYS C K. Chinese medicine in America[J]. Calif State J Med,1913,11(3):114-118.

[7]海外华人中医药群集体.国际中医药发展和立法情况概览[J].中医药导报,2016,22(9):1-5.

[8]刘圣宜,宋德华.岭南近代对外文化交流史[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575.

[9]龚谦,黄杨.跨文化交际视角下中医术语英译原则研究[J].中医药导报,2017,23(18):123-124,133.

[10]李照国.中医基本名词术语英译研究[M].西安:世界图书出版西安有限公司,2017:92.

[11]约翰·杜菲(John Duffy).从体液论到医学科学:美国医学的演进历程[M].张大庆,李天莉,甄橙,等,译.青岛:青岛出版社,2000:67,170.

[12] TANG F Y. The Science of Oriental Medicine[M]. Los Angeles:Foo and Wing Herb Company/Geo.Rice & Sons,1897:14,85,210.

[13]李海英,郑林赟.文化差异背景下的中医药海外传播策略研究[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21(2):134-139.

[14]常馨月,张宗明,李海英.2014—2019年中医药文化国际传播现状及思考[J].中医杂志,2020,61(23):2050-2055.

[15]马彦敏,孟静岩,马佐英,等.中医理论术语的模糊性对中医科普文本易读性的影响[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7,23(10):1397-1398.

[16]龚妍,余静,杜雪琴.传播学视域下中医故事的英译及对外传播策略[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20,18(23):3-5.

[17]徐爽,莫锦利.讲好中医故事:构建中医对外传播的新体系[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84):343-344.

[18]高璐.西方女性紧身胸衣形制演变与结构研究[D].上海:东华大学,2017.

[19]梁惠惠,王珍.信息时代中医跨文化传播的方式探讨[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7(1):38-41.

[20]黄旭.清代太医院制度探究[D].兰州:兰州大学,2009.

[21]黄虚峰.再探二十世纪初美国女权运动迅猛发展的原因[J].历史教学问题,2001(2):34-37.

[22]塔玛拉·谢尔顿.一百多年前的美国中医,靠什么吸引了大批中产人白女性?[EB/OL].[2019-11-07].https://www.guancha.cn/TamaraShelton/2019_11_07_524290_s.shtml.

[23]闵锐武.中国海洋文化史长编-近代卷[M].青岛: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13:475.

[24]潮龙起.美国华人史:1848-1949[M].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0:82-84.

[25]李永.排拒与接纳:旧金山华人教育的历史考察(1848-1943)[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5:173.

(收稿日期:2022-01-20 编辑:蒋凯彪)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