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文品读

卢敏从“骨正筋柔”论治神经根型颈椎病经验

发布时间:2021-09-16点击量:125

引用:龚志贤,卢敏,吴泳蓉,刘紫羿,邝高艳.卢敏从“骨正筋柔”论治神经根型颈椎病经验[J].中医药导报,2020,26(12):191-193.

神经根型颈椎病(cervical spondylotic radiculopathy,CSR)是由于颈椎退行性变导致颈椎脊神经根受压或刺激,临床表现为与脊神经根分布区相一致的感觉、运动及反射障碍的一类疾病[1-2]。神经根型颈椎病的全病程常伴有焦虑、抑郁的情绪,身心同治神经根型颈椎病尤为重要[3-5]。卢敏教授为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从事中西医骨伤科学临床、科研及教学等工作30余年,对治疗老年性骨关节退行性病变和颈肩腰腿痛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卢敏认为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伴负性情绪状态的患者,需围绕恢复生物力线及调节情志的主线开展。卢敏根据“骨错缝、筋出槽”及情志致病病机,采用曲颈垫枕法配合五音疗法,从而达到“骨正筋柔”的目的,临床屡获良效。现将卢敏采用曲颈垫枕疗法结合五音疗法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的经验介绍如下。

1 病因病机

神经根型颈椎病归属于中医学“骨痹”“筋伤”等范畴,主要是由于素体正气不足、肝肾亏虚,外感风寒湿邪,邪气痹结于筋骨关节,筋脉失养,内因外因协同作用,导致肌肉痉挛,为本虚标实之证[6-8]。根据其病因病机特点,本病可辨证为风寒湿痹证、风湿热痹证、气滞血瘀证及肝肾亏虚证[9-11]。卢敏认为本病是由于颈项长期保持同一体位,导致颈项部气血运行不畅,经脉失养而致。现代人由于长期伏案工作、使用电子产品、长途驾驶等行为使神经根型颈椎病的发病呈逐年升高趋势,发病人群自青少年遍及中老年人群。其主要临床表现包括上肢麻木、酸胀、放射痛,病程长,病因复杂,易反复发作,目前尚无特效的治疗手段。

“骨错缝、筋出槽”贯穿着颈椎病的全病程,是导致颈椎生物力学失衡的主因,与颈椎病相关系列临床症状、颈椎椎骨的改变密切相关[12-14]。神经根型颈椎病发病的关键因素在于颈椎内、外源性稳定。颈部“筋伤”改变颈部肌群应力,破坏颈椎的外源性稳定;颈椎关节结构紊乱则导致颈椎内源性稳定失衡,是“骨错缝”的体现[15]。筋、骨相互协调是脊柱、关节保持动态平衡的基础,在人体运动中的关系密不可分,因此其防治应“筋骨并重”。

颈椎病慢性病程的过程及疼痛刺激、感觉异常的感受会给患者带来焦虑和抑郁状态,会引发患者负性情绪的产生[16-17]。随着椎间盘的退行性变,椎骨间的力学平衡发生改变,造成神经根孔狭窄,患者产生颈部疼痛、手指麻木、指尖感觉过敏及皮肤感觉减退等感觉障碍的临床典型症状体征[18-19]。负性情绪的产生,与病情、睡眠质量、工作效率相互影响、互为加重[20-21]。因此,在治疗颈椎病器质性病变时,兼顾调节情志尤为重要。

2 “骨正筋柔”证治思路

针对神经根型颈椎病以上生物力学的改变,卢敏提出基于中医慢性筋骨病防治中“筋骨并重”理论,采用曲颈垫枕法逐步改善颈椎生理曲度。曲颈垫枕法是通过颈枕辅助,纠正不良睡姿,以恢复颈椎内、外源性生物力学平衡,改善颈椎生理曲度从而延缓颈椎间盘退变,有助于恢复颈部“骨正筋柔”的生理状态的一种治疗方法[22-24]。根据力学平衡系统理论,用枕时随着卧姿、枕垫形状、高度等的改变,颈椎结构会根据应力关系自主进行调整形成不同的姿态。选择适当的枕高、枕垫材质及睡姿,有助于恢复关节内外应力平衡,改善颈椎生理曲度,通过矫正“伤筋”标本兼治地起到“正骨”作用,最终达到“骨正筋柔”,这是曲颈调枕法治疗颈椎病的原理。卢敏认为,以“筋伤”论治神经根型颈椎病,通过曲颈垫枕逐步恢复颈椎椎体的生物力线,恢复颈椎生理活动所需的姿势和体位平衡、空间定位能力及稳定性,达到“骨正筋柔”状态是治疗颈椎病的根本目标。具体治疗方法是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辨证使用中药汤剂或中成药,疼痛较甚时配合非甾体消炎止痛药,肌肉僵硬明显时使用肌肉松弛药物,同时配合局部理疗、手法、3D打印曲颈垫枕及颈部功能锻炼,并且指导按照五音调节情志。

3D打印曲颈垫枕呈长方体,包括表层和内层,表层的外表面附有平滑按摩颗粒,表层材质为天然乳胶,侧睡时可根据受力变化,主动顺应颈肩曲线变化,充分填充颈部与肩部的缝隙,使头、颈、肩处于同一平面,经过曲颈调枕法的缓慢牵引可以逐步增大椎体间隙和椎间孔,解除神经根所受的机械性压迫和刺激,解除颈部肌肉痉挛,减轻对椎间盘的压力,可有效放松头皮和头部、提高睡眠舒适度、改善颈椎曲度并且放松颈部肌肉,逐步恢复颈部“骨正筋柔”的生理状态。

五行音乐疗法是一种有效改善焦虑、抑郁状态的治疗方法,能以声波的形式刺激并影响大脑半球颞叶的音乐活动中枢,提高疼痛阈值、缓解根性疼痛,消除神经根型颈椎病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并可镇静、镇痛、降低肌张力[25-26]。五音疗法是中医整体观念在五行理论基础上的发展,与人体五脏、五志密切联系[27]。《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曰:“肝主目,在音为角;心主舌,在音为徵;脾主口,在音为宫;肺主鼻,在音为商;肾主耳,在音为羽”。五音疗法将角、徵、宫、商、羽五音与怒、喜、忧、悲、恐5种人类情感通过五行基础属性连接在一起,运用“顺其脏腑施乐”的方法治疗情绪不良。怒伤肝,则用角音补之;喜伤心则用徵音补之;思伤脾,用宫音补之;忧伤肺,用商音补之;恐伤肾,可用羽音补之[28-29]。卢敏认为,神经根型颈椎病相关的焦虑、抑郁负性情绪可影响颈椎病的病情及常规治疗疗效,而五音疗法内涵是将五音与五脏、五志、五行相合,通过不同的乐调调节人的情志以达到平衡阴阳、调和气血及脏腑的目的,在治疗情绪不良方面具有简、便、廉、验、无副作用等优势[30-32]。

3 病案举隅

患者,女,50岁,2018年11月15日就诊,反复颈部疼痛伴双手麻木2年余,加重1个月伴焦虑状态。患者2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后颈部疼痛不适,伴双手麻木不适,曾多次于当地医院诊治,具体治疗不详,上述症状反复发作。1个月前,患者因长时间低头劳作后出现颈部疼痛及双手麻木加重,同时伴有夜卧不安、多梦、注意力难以集中、工作效率下降等症状。查体:颈部局部压痛,臂丛牵拉试验阳性。舌淡红、苔薄白,脉弦细。辅助检查:神经根型颈椎病症状量表20分法评分9分;焦虑评分56分。X线检查:C3/4、C6/7椎间盘向后突出。诊断:神经根型颈椎病;处方:曲颈垫枕配合五行音乐疗法。具体治疗: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通过颈椎曲度扫描仪确定患者自身精确颈椎曲度,运用3D打印技术,予患者量身定做1个3D打印的曲颈垫枕;并且指导其颈部功能锻炼。根据患者焦虑、惊恐不安的状态,五志属恐。过恐伤肾,肾气不降,选用敦厚庄重之调的宫调音乐来治疗因肾气不敛所引起的情绪惊恐不宁之病证,如《月儿高》《鸟投林》《二泉映月》等,在巳时(09∶00—11∶00),轮流播放,每日1~2次,30 min/次。患者连续使用曲颈垫枕配合五行音乐治疗3个月。3个月后复查:颈部疼痛及双手麻木感及焦虑症状有所减轻,睡眠质量有所改善。神经根型颈椎病症状量表20分法评分14分;焦虑评分44分。

按语:患者颈部疼痛不适伴双手麻木2年,经治疗疗效欠佳,症状逐渐加重并出现焦虑负性情绪。患者由于长年伏案工作,颈椎力线改变,出现神经根型颈椎病。神经根型颈椎病相关的长期反复疼痛、麻木不适感给患者带来了焦虑的负性情绪。因此,通过3D打印曲颈垫枕配合功能锻炼逐渐恢复患者的生物力线,放松颈部周围的肌肉,对于改善神经根型颈椎病根性疼痛及手部麻木,达到“骨正筋柔”状态,通过五音疗法使患者心情放松,改善患者焦虑状态。故采用具有“骨正筋柔”特色的曲颈垫枕法,辅以具有身心同治、简便廉验的五音疗法,与患者的病情相契合。

4 小   结

神经根型颈椎病病程长、易反复发作,常伴有焦虑、抑郁的情绪。卢敏重视筋骨平衡和心理治疗,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将曲颈垫枕疗法与五音疗法相结合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3D打印曲颈垫枕疗法能够有效地改善神经根型颈椎病患者的颈椎生理曲度,改变颈椎的力学平衡,配合理筋手法,指导患者功能锻炼,进而有效地缓解颈肩部疼痛及上肢、手指麻木等症状,改善椎间孔挤压试验、感觉、肌力,改善手的功能,配合五音疗法使患者心情放松,改善患者焦虑状态,进而疼痛改善、功能提高,达到身心同治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CHU H R, HU J, SUN K, et al.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of acupuncture-moxibustion for cervical spondylotic radiculopathy[J].World Journal of Acupuncture-Moxibustion,2017,27(1):3-11.

[2] SHIMOHATA K,HASEGAWA K,ONODERA O,et al. The clinical features,risk factors,and surgical treatment of cervicogenic headache in patients with cervical spine disorders requiring surgery[J].Headache,2017,57(7):1109.

[3]顾丽丽,曹新添,廖云华,等.超声引导下选择性颈神经根阻滞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的临床观察[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8,24(4):311-313.

[4]张少群,李义凯.国内颈椎病误诊的文献计量学分析[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16,31(12):1367-1370.

[5]马彦,崔丽英,管宇宙,等.神经根型颈椎病与腕管综合征的关系[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5,48(2):120-122.

[6]朱佳玲,李胜.从“五体痹”辨证分型探析推拿治疗颈椎病[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7,23(8):1124-1125.

[7]李振辉,张俐.神经根型颈椎病保守治疗机理的研究概况[J].中国中医骨伤科杂志,2015,23(2):73-75.

[8]赵军,王庆甫.三分法在颈椎病颈项部筋伤诊治中的应用[J].中医正骨,2014,26(2):65-67.

[9]张淳,张军,唐东昕,等.孙树椿从痿证、痹证论治脊髓型颈椎病[J].中国中医骨伤科杂志,2007,15(6):61-61.

[10]邱买发,肖伟平.中医辨证治疗颈椎病的体会[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4,14(2):53-55.

[11]罗敏然,邓柏颖.化脓灸治疗颈椎病96例[J].中国针灸,2014,34(9):867-868.

[12]詹红生.颈椎相关疾病手法诊疗及研究中的若干问题探讨[J].中医正骨,2018,30(3):1-3.

[13]吴志伟,宋朋飞,朱清广,等.“筋骨平衡”理论在颈椎病推拿诊疗中的应用[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8,33(8):193-196.

[14]张明才,石印玉,黄仕荣,等.“骨错缝筋出槽”与颈椎病发病关系的临床研究[J].中国骨伤,2013,26(7):557-560.

[15]张明,周敬杰,陈杰,等.颈部康复体操联合Mulligan手法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的疗效观察[J].中华物理医学与康复杂志,2018,40(9):686-688.

[16]牛永利,赵俊龙,杨海云,等.综合医院慢性躯体疾病所致疼痛患者焦虑和抑郁状况调查[J].国际精神病学杂志,2016,43(2):310-312.

[17]李莉,金昌德,邱婷,等.焦点解决模式对改善颈椎病患者焦虑状态和社会支持水平的效果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2,28(34):82-84.

[18]胡飞虹,吕专专,蔡张滢,等.个性化疼痛干预策略对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恐动及恐惧回避信念的影响[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8,18(10):1850-1851.

[19]应航,詹红生,陈立,等.颈椎间盘压缩力学性能改变与终板蛋白多糖变化关系的实验研究[J].中国脊柱脊髓杂志,2003,13(10):612-614.

[20]严由伟,刘明艳,唐向东,等.压力源及其与睡眠质量的现象学关系研究述评[J].心理科学进展,2010,18(10):1537-1547.

[21]邵黎,许爱萍,韩雪松.根管治疗患者的疼痛感觉与心理健康状况的相关性研究[J].武警医学,2008,19(10):918-919.

[22]侯桂红,毛晓艳,毛书歌.可调式三屈位垫枕治疗退行性腰椎滑脱的疗效观察[J].中医药导报,2018,24(20):111-113.

[23]刘占国,张江平,李瑞晓,等.蠲痹柔筋汤合垫枕调曲法治疗颈型颈椎病42例临床观察[J].内蒙古中医药,2017,36(19):22-23.

[24]陈晓华,陈春杏.垫枕功能锻炼联合中药热敷护理治疗胸腰椎屈曲型压缩性骨折疗效研究[J].中国实用医药,2018,13(20):192-193.

[25]张海华,许能贵,李知行,等.针刺配合五行音乐治疗女性抑郁症的临床观察[J].中国针灸,2018,38(12):44-48.

[26]黄华.中医五行音乐在治疗混合性焦虑抑郁障碍中的应用[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7,11(9):183-184.

[27]李航,郭德步,柳灵芝.传统音乐疗法的中医理论分析[J].中医文献杂志,2010,28(3):30-31.

[28]林法财,贺娜娜,黄德弘.浅探《黄帝内经》中五行音乐疗法[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11):4161-4162.

[29]李江波,耿少辉,包宇,等.我国传统音乐疗法的追本溯源[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9,34(6):2644-2647.

[30]秦晓华,吴苏丹,胡芳,等.五行音乐疗法对下肢创伤性溃疡病人换药疼痛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7,15(34):4272-4274.

[31]陈晓霞.中药熏洗联合五行音乐对肝肾亏虚型膝骨关节炎患者功能的影响[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8,7(10):21-24.

[32]林法财,吴云川.基于“以情胜情”理论探讨五行音乐疗法[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8,33(7):2733-2735.

(收稿日期:2019-10-20 编辑:蒋凯彪)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