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文品读

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地区传统医学和中医针灸的现状与发展

发布时间:2021-03-01点击量:74

引用:朱伟坚,张之薇,杨小冬.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地区传统医学和中医针灸的现状与发展[J].中医药导报,2020,26(15):1-3,13.


桑给巴尔(Zanzibar)是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的组成部分,位于东非印度洋上,由两个较大的珊瑚岛——桑给巴尔岛、奔巴岛,以及邻近的20多个小岛组成,面积约2657平方公里,首府为桑给巴尔市,总人口约160万[1]。其中来自于非洲大陆的班图人占3/4以上,其他主要为阿拉伯、印度和巴勒斯坦人[1]。目前岛上中国人约有300多人,主要为中国驻桑给巴尔总领事馆的工作人员、中资机构员工和中国(江苏)援外医疗队员。桑给巴尔约98%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基督教徒约为1%。官方语言为斯瓦希里语[1]。桑给巴尔于1963年宣告独立,1964年成立桑给巴尔人民共和国,同年与坦噶尼喀组成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根据中国历史记载,早在南宋时期,中国已经与桑给巴尔的居民有贸易往来,如《宋史·外国列传》中记载熙宁四年(1071年)和元丰六年(1083年),层檀国(即桑给巴尔)曾两次派使节访问中国。1963年桑给巴尔独立后不久就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多年来,两国在多个领域开展了广泛的交流和合作。中国也在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卫生、人力资源培训等方面提供了很多援助。桑给巴尔和中国的友谊可谓源远流长了,桑给巴尔地区的传统医学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内涵,中国的传统医学瑰宝中医针灸从1964年来到桑给巴尔以后获得了很大发展和广泛支持。笔者通过与桑给巴尔卫生部官员的交流和咨询,相关文献的查询,以及对纳兹莫加医院针灸科门诊历年来治疗病例数据的整理分析等方面对桑给巴尔地区传统医学和中医针灸的发展状况进行了总结,为推动和促进中桑传统医学的交流和发展提供参考。

1 医疗政策

桑给巴尔地区自独立以后经济发展缓慢,工业基础薄弱。政府财政收入较少,导致政府每年用于医疗卫生领域的投入非常有限。所以,桑给巴尔地区的医疗卫生条件比较落后。公立医院普遍设施陈旧,医疗物资匮乏。很多地区缺医少药,长期依赖国外援助。医院收入偏低,导致医疗人才的流失严重。目前桑给巴尔全岛拥有12所公立医院和158所卫生所[2]。截至2017年末,全区有临床医生207人,护士1065人[3]。桑给巴尔卫生部负责管理整个地区的医护人员,对于符合资质要求的医护人员会颁发行医执照。按照桑给巴尔卫生部的要求,在取得相应的学习或培训证书后需要在医院实习满一年才可以获得行医执照,对于在国外获得的学习或培训合格证书也都予以认可,获得证书后通过注册执照就可以在医院工作或者开设私人诊所。

桑给巴尔的传统补充疗法中包括桑给巴尔传统医学、传统印度医学、传统中医学等。其中传统中医学包括针灸、推拿、拔罐、刮痧、中草药等。目前,对于桑给巴尔传统医药的管理和研究还在起步阶段,行业规范还没有制定。2008年,桑给巴尔政府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合作发布了桑给巴尔传统和替代医学政策[4],旨在重新建立适合本国特色的传统医药体系。但是,各项工作实施比较缓慢。现在只有桑给巴尔卫生部下属的一个传统医药管理办公室负责管理桑给巴尔传统医药方面的一些事务。虽然桑给巴尔传统医学的从业者都是通过祖辈经验传承而来,绝大部分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培训和考核,有时甚至只被称为传统疗法治疗师(Traditional Healer)。但是,由于很多地方特别是农村地区缺医少药,传统医学疗法又有着悠久的历史,所以前往就诊者还是很多。卫生部对于传统医学的从业者也会注册审查然后颁发执照。

目前桑给巴尔地区对中医药管理相对松散。少量中草药的使用不需要注册登记和审查。但是,如果需要大规模进口和销售中草药或制剂则需要到卫生部相关部门如桑给巴尔食品和药品管理局(ZFDA)申请获得许可后才可以办理。对于开办中医针灸的诊所也需要先获得培训的证书然后在桑给巴尔卫生部注册后获得执照。相对来说现在坦桑尼亚大陆对中医药的管理比较严格。中医针灸诊所的开办和任何中药进口都要注册登记,甚至包含中药成分的牙膏和浴皂都要办理药品注册和专营手续,待审查合格颁发证书后才允许开立和销售[5]。

2 临床治疗

桑给巴尔气候温暖湿热,有着丰富的植物资源,其中许多香料植物如丁香、肉桂、豆蔻等是非常宝贵的草药原料。 但是,桑给巴尔的传统医学还停留在原始状态,当地有一些民间医生依靠传统的方法会采用一些本土的植物草药来为患者治病,但药物质量没有保证,效果也不确切。所以,桑给巴尔传统医学的地位在当地并不高。目前,桑给巴尔本土的传统医疗活动只限于在私人诊所里,在各医院里都没有开设相关的科室。根据桑给巴尔传统和替代医学委员会2019年度报告显示目前桑给巴尔地区注册的传统医学诊所有33家,传统疗法治疗师有443人[6]。他们主要采用的治疗方法有按摩疗法,放血疗法及草药的内服、贴敷和熏洗等。常见的治疗病种有脑梗死或脑出血后偏瘫、退行性关节炎、急慢性腰背部疼痛和一些精神性疾病等。

中医针灸在桑给巴尔有着很好的口碑,针灸和中药制剂在当地也非常受欢迎。但是,当地能提供中医针灸治疗的医院很少。目前只有在首府桑给巴尔市最大的公立医院—— 纳兹莫加医院(Mnazi Mmoja Hospital)有固定的针灸科。另有三家私人诊所。三家私人诊所中有一家是原该医院退休的针灸医生所开,另外两家为韩国的针灸医生所开。纳兹莫加医院针灸科只有门诊,没有病房,主要为整个桑给巴尔岛居民提供免费的针灸治疗服务,并同时接待医院住院病房的会诊。针灸科没有设置固定的针灸医生,平时有3名左右的护士负责日常的诊疗工作。此外,从1964年8月开始,中国(江苏)援桑给巴尔医疗队就派遣了各科的专家援助桑给巴尔地区的医疗卫生服务,其中就有针灸科的专家。他们来到了纳兹莫加医院工作。从那时起中医针灸就被带到了桑给巴尔,至今已经连续了超过55周年。在我国援外针灸科医生的努力和带领下,针灸科的门诊就诊病例人数不断扩大。据统计,2014年门诊治疗总人次为2798人次,到2019年增加到了3331人次。针灸治疗病种也在逐渐扩大,从2014年的14种扩大到2019年的25种。儿童治疗病例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从2014年的0人次扩大到2019年的243人次。这些都表明中医针灸的影响力在桑给巴尔地区不断扩大。广大民众对中医针灸的认可度越来越高。针灸科的治疗病种涉及内外妇儿各科,主要有内科病症:脑梗死、周围性面瘫、周围性神经炎、糖尿病末梢神经炎、眼睑下垂等;妇科病症:围绝经期综合征、原发性不孕症等;儿科病症:小儿遗尿症、小儿脑瘫等;男科病症:阳痿、不育症等;痛症:偏头痛、颈椎病、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症、退行性膝关节炎等。针灸治疗的方法也多种多样,除了常用的体针、拔罐外,还有耳针、腹针、头皮针、腕踝针、小针刀、穴位注射、放血疗法等。每一位援外医生都把自己掌握的针灸技法带到了桑给巴尔,使桑给巴尔针灸科本地的医护人员全面学习了针灸相关的各种技法,拓宽了眼界,促进了中医针灸的交流和推广。

3 医学教育

桑给巴尔地区目前有4所开设医学专业的学校,分别是桑给巴尔国立大学(State University of Zanzibar)、桑给巴尔健康科学学院(Zanzibar Colleage of Health Sciences)、桑给巴尔卫生学院(Zanzibar School of Health)和桑给巴尔大学(Zanzibar University)。其中桑给巴尔卫生学院和桑给巴尔大学是私立学校,另外2所是公立学校。桑给巴尔大学中的医学专业只有护理学专业,其他3所学校有多种医学专业的课程。但是,目前所有大学都没有开设桑给巴尔传统医学专业,也没有中医针灸学方面的课程。所以,医院对于针灸科医生的培养和再教育也主要是依赖于中国。自1983年以来,中国国家对外经济及贸易合作部(现为中国商务部)先后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东欧及南太平洋地区的100多个国家及10个国际组织提供了多边援助,培训了包括中医学在内的数十个专业的数千名学员[7]。从1998年开始,由中国商务部主办,山西省卫生厅国际交流中心负责承办的中国政府人力资源援外培训项目“发展中国家针灸及推拿技术临床应用培训班”,以及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承办的“发展中国家中医药技术培训班”,为包括桑给巴尔在内的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培养了大批中医针灸人才。培训课程包括中医基础理论及诊断方法、中药及方剂、中医针灸、推拿等[7-8]。由于在纳兹莫加医院针灸科工作的都是在其他科室工作多年后转过来的护士。所以,她们刚开始工作时对针灸科的理论和实践操作都非常陌生,中国政府组织的此项培训对她们来说就非常重要了。在最近的5年中,针灸科就有3人曾参加过此项培训。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的培训,但是对其业务水平的提高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通过培训使他们对中医针灸有关的理论和实践操作都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此外,最重要的是通过每一期中国援外医疗队针灸科医生的手把手的言传身教,为科室的工作人员详细讲解中医针灸的的各项技能,从中医理论到临床操作,使他们在临床工作中逐渐理解和掌握各种常见疾病的针灸治疗操作。同时,偶尔也有一些来自加拿大、韩国等地的针灸医生来短期的学习和交流。援外医生此时又担负起临床带教老师的责任,把中医针灸的神奇魅力展现给来自远方的同道。

4 科学研究

桑给巴尔地区目前还没有一家传统医药方面的研究机构或者实验室,传统医药的使用仅限于临床经验治疗方面,传统医药的科研还处于空白阶段,规范的临床研究和药物制剂生产还需要很长的过程。桑给巴尔传统医药委员会和桑给巴尔卫生部在8月31日的传统医学节会组织每年一度的非洲传统医药研讨会,邀请本土从事传统医药活动的专家和其他国家如印度、德国、中国的专家共同讨论桑给巴尔传统医药的发展和面临的挑战,以及如何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等。桑给巴尔地区目前的中医针灸科研还处于起步阶段。由于从业人数较少,还没有成立专门的中医针灸方面的学会和科研机构。中国援桑医疗队员在临床诊疗和教学工作的同时也在积极推进桑给巴尔地区针灸的科研发展。目前有两名针灸医生发表了关于针灸治疗桑给巴尔地区急性腰扭伤和呃逆患者的临床报道[9-10]。此外,还有一名援外医生撰写和出版了传统中医与中国针灸的英文专著[11],为桑给巴尔地区中医针灸的传播和推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5 传统医学产业

桑给巴尔是药用植物的宝库,大部分传统药物的使用还停留在原始的初加工状态,传统药物的制备和销售数量较少,基本上以自用为主。本土传统医药的优势还没有开发。目前只有丁香这一种香料植物的种植和采摘、加工具有一定的规模。现在桑给巴尔的奔巴岛大约有450万株丁香树。当地农民通过手工种植和采摘、晾晒丁香,然后送到当地的一家丁香的加工厂。这家工厂负责丁香的收购和丁香油的提炼和销售。从18世纪末引入桑给巴尔至今,丁香仍是桑给巴尔的主要出口商品和外汇来源之一。

6 结语和展望

桑给巴尔地区的传统医学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群众基础,虽然治疗方法相对单一,使用草药的种类也不多。但是,在桑给巴尔漫长的社会发展进程中为维护当地人民的健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随着西方现代医学的传入,传统医学也面临着巨大的冲击。一方面是现代医学治疗方案越来越科学和规范化,另一方面也在于传统医学自身发展缓慢,缺点逐渐显现。比如治疗不规范,疗效不确切等缺点使大众对传统医学疗法的认可度在慢慢降低。目前,桑给巴尔地区卫生部对传统医学从业者有着比较宽松的政策,只要通过注册申请就可以获得营业执照。但是,从业人员仅限于在私人诊所工作。由于目前开设传统医学专业课程的学校非常少,所以学习和培训主要依靠家族面授传承。传统医学相关的研究也由于没有正式的研究机构或者实验室而一直处于空白阶段。医药相关产业长期建立在单一的丁香种植、采摘和粗加工方面。桑给巴尔地区的中医针灸自1964年中国援外医疗队针灸医生到达以后出现了快速的发展,治疗病例人次和病种逐年增加。但是,目前仅有一家医院开设针灸治疗门诊。当地针灸医生的培训和培养主要依赖于中国商务部的人力资源援外培训项目和援外医生的带教。中医针灸的科研主要在于针灸治疗几种常见病的临床报道。

未来建议桑给巴尔政府和卫生部能重视传统医学的重要潜力,注重传统医学文献古籍的发掘整理,在大学中开设相关的课程和专业或者建立一所专业的传统医学院校,培养一批桑给巴尔传统医药的人才,增加传统医药方面的投入,积极开展草药的研究和开发,扩大草药的栽培和种植,并加强与中国各中医药大学的交流和学习,尝试开展联合办学,重点培养一批当地的中医针灸专业的医生,鼓励多家医院开设传统医学和中医针灸科室,为桑给巴尔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此外,也建议中国援外医疗队根据桑给巴尔实际情况调整援助方向和援助模式,如由单纯的临床治疗援助模式转变为培养人才,完善公共卫生体系,提高全民卫生意识,改善生活卫生环境等[12]。希望通过中桑两国的共同努力,使桑给巴尔地区的传统医学和中国的中医针灸在桑给巴尔能更好地全面发展。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桑给巴尔总领事馆.桑给巴尔简介[EB/OL].(2018-01-19)[2020-05-12].http://zanzibar.chineseconsulate.org/chn/sjbegk/t1527188.htm.

[2]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桑给巴尔总领事馆.桑给巴尔教育卫生[EB/OL].(2018-01-19)[2020-05-12].http://zanzibar.chineseconsulate.org/chn/sjbegk/t1527190.htm.

[3]江苏省卫生健康委国合处.桑给巴尔卫生健康情况(2017)[R]//江苏援外医疗队工作手册,2018:3.

[4] Revolutionary Government of Zanzibar. Zanzibar traditional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policy[Z].2008:1-14.

[5]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坦桑尼亚国内传统医药及中医药市场分析[EB/OL]. (2002-10-23)[2020-05-12].http://tz.mofcom.gov.cn/article/ztdy/200210/20021000044676.shtml.

[6] Traditional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Council.The annual registration report of Zanzibar (2019)[R].2019:3.

[7]王岫.一根银针连四海:第三届中医针灸技术国际培训班在太原举行[J].今日山西,2002(1):28-29.

[8]谭欣.发展中国家中医药技术培训班开班[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1,19(9):814.

[9]夏阳.针刺水沟为主治疗非洲人急性腰扭伤68例[J].针灸临床杂志,2011,27(10):28-29.

[10]庞俊,阿卜杜勒·哈默德,韩志勇,等.辨证取穴治疗呃逆21例[J].江苏中医,2001,22(6):34.

[11] BASI O.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M].Dar Es salaam:Battawi& Brothers Investment,2012:1-286

[12]李波,巴璐,朱立国,等.江苏省援外医疗发展回顾与建议:基于援马耳他与桑给巴尔医疗队情况比较[J].中华灾害救援医学,2018,6(3):121-125.

(收稿日期:2020-05-18 编辑:刘国华)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