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文品读

二陈汤加味治疗肺部多发结节1例

发布时间:2020-05-28点击量:218

引用:陈太全.二陈汤加味治疗肺部多发结节1例[J].中医药导报,2019,25(16):138-139.

肺结节(sarcoidosis)是一种病因未明的多系统多器官的肉芽肿性疾病[1],常侵犯肺、双侧肺门淋巴结、眼、皮肤等器官,其胸部受侵率高达80%~90%[2]。其性质包括有结核、肿瘤、炎症性结节。目前,激素和免疫抑制剂仍是治疗肺结节病的首选药物。但其疗程长,副作用大,影响治疗进程,且长期服用激素有可能导致二重感染。笔者在肿瘤科曾遇1例,治以中药化痰活血散结,效果明显,现报告如下。

1  病例摘要

患者,男,46岁,2017年12月15日初诊。主诉:反复咳嗽10月余。患者自诉于2017年2月淋雨受凉后出现咳嗽,伴左侧胸部隐痛、咽部异物感,起初自行在院外口服药物治疗,效果欠佳。患者于8月11日到我院五官科住院治疗。入院查体:各浅表淋巴结未扪及肿大,心肺腹查体无异常,余无特殊。五官科检查:会厌舌面可见一半球形凸起,余无异常。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8月11日胸部CT示:左肺上叶尖后段及下叶背段、后基底段见结节状、斑片状、条索状密度增高影,双侧各叶、段支气管通畅。纵隔及双侧肺门区域未见肿大淋巴结影。双侧胸膜未见明显增厚,胸腔未见明显积液。8月12日查血常规、凝血功能、肝功能、血糖均无明显异常。8月14日痰液结核菌涂片检查:阴性。于8月20日在局麻下经纤维喉镜行会厌新生物摘除术,术后病检示:会厌黏膜慢性炎。术后予以抗炎治疗及雾化吸入,症状无缓解。于8月24日复查胸部CT示:左肺上叶尖后段及下叶背段、后基底段见结节状、斑片状、条索状密度增高影,较8月11日片无明显变化。(见图1)

患者于9月16日到我市某三甲医院呼吸科住院。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胸部CT示:双肺感染(左肺为重);肝右后叶点状低密度影。(见图2)给予头孢替胺联合左氧氟沙星抗感染、止咳等治疗,患者症状缓解不明显。于9月26日复查胸部CT示:双肺病灶无明显吸收。疑诊肺结核,给予异烟肼、利福平、吡嗪酰胺三联药物抗结核治疗2月余。

患者于11月21日到我院复查,胸部CT示:左肺上叶尖后段、下叶背段、后基底段、外基底段及右肺下叶内基底段慢性感染性病变,较8月24日片未见明显变化;左肺上叶前段及下叶后基底段空洞形成。(见图3)纤维支气管镜检查未见异常。

经人介绍,于12月15日就诊于我科。刻诊:阵发性咳嗽,伴左侧胸部隐痛、咽部异物感,无咯血,无潮热、盗汗,无手足心热等不适;舌质红,苔中根部黄腻,舌下络脉明显迂曲,脉滑。既往患有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10年余,现已治愈,余无特殊病史。家族中其弟因患肝癌于半年前去世,其哥因患肺癌于2月前去世。西医诊断:左肺多发结节性质待定,感染?肿瘤待排?中医诊断:肺积(痰凝血瘀型)。治以燥湿化痰、消癥散结,拟方二陈汤加味。处方:金荞麦300 g,壁虎80 g,法半夏100 g,制天南星80 g,陈皮80 g,茯苓100 g,枳壳80 g,制马钱子15 g,牡蛎150 g,僵蚕150 g,蝉蜕80 g,五灵脂150 g,姜黄80 g,三棱80 g,莪术80 g,郁金80 g,黄芩80 g,天花粉80 g,人参60 g,麻黄50 g,远志80 g,合欢皮80 g,稻芽150 g,炒麦芽150 g,菟丝子80 g,炙甘草30 g。1剂,打成细粉,装入胶囊,每粒含药0.5 g,口服,6~8粒/次,3次/d。

服药期间起初自觉微微发热、遍身微汗出,后来逐渐消失。曾于12月20日到我省某大学附属医院门诊检查,行胸部CT示:左肺下叶背段结节及左肺较多散在分布结节、片条影,系感染性病变可能,肿瘤性病变待排。行纤维支气管镜检查提示管腔未见异常;活检提示小灶区炭末沉积及纤维组织稍增生。血常规、PCT、输血前全套、肿瘤标志物、G试验、GM试验、结核IGRA检查阴性。胸腹部增强CT示:左肺多发结节及条索影,部分结节内见空洞影,增强扫描结节不均匀强化,系感染性病变可能,肿瘤性病变待排;右肺上叶前段小结节,炎性可能;肝右叶少许低密度小结节影;右肾小囊肿。

服药1个月后,于2018年1月16日再到该附属医院住院检查,胸部CT示左肺病灶较2017年12月20日片有所吸收。肺穿刺结果示:肺组织慢性炎,局灶见坏死伴纤维及组织细胞增生。抗酸染色检查阴性。患者拒绝再次纤支镜检查,返回本地继续坚持口服中药胶囊。

2诊:2018年5月24日。咳嗽,胸痛,咽喉不适感均已消失。胸部CT示:左肺上叶尖后段、下叶背段、后基底段、外基底段及右肺下叶内基底段慢性感染性病变,较前次片明显吸收。(见图4)遂继续服药,巩固疗效。目前已恢复正常工作。


16-陈太全1.jpg

图1 2017年8月24日肺部CT  

16-陈太全2.jpg

图2 2017年9月16日肺部CT

16-陈太全3.jpg

图3 2017年11月21日肺部CT 

16-陈太全4.jpg

图4 2018年5月24日肺部CT

2  讨    论

随着现代影像诊断技术不断进步,肺部结节在临床比较多见,但其诊治一直是临床上的难点、讨论的热点。其病因复杂,就其性质而言,有炎性结节、结核结节、癌性结节[3],但临床表现缺乏特异性,诊断有一定的难度,治疗没有特殊有效的方法,给患者身心带来很大的负担[4]。

中医学并无”肺结节”之名,现代多认为本病应类属于“咳嗽”“喘证”“肺积病”“瘰疬”等范畴[5]。本病基本病机为气虚痰瘀,痹阻肺络。外感六淫、情志内伤、饮食失宜、劳逸失度等皆可导致气滞水停而为痰,痰气互结,日久血行受阻而成,由表及里,侵及肺胸,痰瘀痹阻肺络而发为结节。故痰瘀合而为患是本病最重要的致病因素,且为本病迁延不愈的主要原因。因此,应以豁痰解毒散结贯穿疾病治疗的始终。

本例患者,家族中其他两兄弟均因癌症去世,先天禀赋不足,加之情志所伤,悲忧过度,使肺气受损,水失通调,痰湿内生,又因淋雨受凉,外感寒湿,内外相合,凝滞气机,血行不畅,痰凝血瘀,形成肿块,结于肺部,病程日久,痰郁化热。故方中用金荞麦清热化痰,善除肺中之痰热;壁虎活血化瘀,软坚散结,化有形之瘀血;法半夏、制天南星、陈皮、茯苓共奏燥湿化痰之功;制马钱子通络止痛,散结消肿;蝉蜕、僵蚕化痰散结;牡蛎咸寒软坚;五灵脂、姜黄、三菱、莪术行气止痛,破血消癥;麻黄宣肺利水,引邪外出;远志、合欢皮、郁金解郁安神;人参、稻芽、麦芽健脾助运,消食化积,顾护脾胃。诸药合用,共奏燥湿化痰、消癥散结等作用。须知血瘀之病,非一般草木之品可解之,古人云:“搜剔络邪,需籍虫类”[6],故运用壁虎、僵蚕等虫类药物,此为本方特色之一。

对于肺部结节性质难以明确,西医又无更优的治疗方案时,中医药化痰活血散结无疑给这些患者提供了一种选择,值得推荐。


参考文献

[1] 葛均波,徐永健.内科学[M].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93-94.

[2] 李璇,陈文莉.中医辨证治疗肺结节1例报告[J].湖南中医杂志,2017,33(11):106-107.

[3] 周清华,范亚光,王颖,等.中国肺部结节分类、诊断与治疗指南(2016年版)[J].中国肺癌杂志,2016,19(12):793-797.

[4] 王龙,张苑.结节病的药物治疗进展[J].同济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38(5):128-131.

[5] 刘新新,郑心.郑心教授运用肺康方加减治疗肺结节病经验[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28):179-180.

[6] 赵峰云,张盼盼,郑小伟.肺结节病临证辨治体会[J].浙江中医杂志,2018,53(2):121.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