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文品读

关于针灸和整脊医学的对话

发布时间:2020-11-25点击量:536


图为欧阳晖与巩昌镇合影

(左:欧阳晖 右:巩昌镇)


欧阳晖,毕业于安徽中医学院针灸系本科,来美后于德州整脊学院攻读整脊博士学位。毕业后创建休斯敦针灸整脊诊所,在休斯敦地区行医。现任华美中医学院和美国中医学院博士生客座教授,温州医科大学中美针灸康复研究所高级特聘专家。

巩昌镇,现任美国中医学院院长,世界中医联合会翻译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世界中医联合会特色诊疗委员会副会长,温州医科大学中美针灸康复研究所专家委员会高级特聘专家,美国《国际针灸临床杂志》副主编,中国《针刺研究》杂志编委。


二〇一六年十月,欧阳晖博士应邀特来为美国中医学院博士生讲授整合骨伤学课程。课间课后,巩昌镇博士和欧阳晖博士畅谈针灸医学和整脊医学在美国的发展,以成此文。


巩昌镇:欧阳博士,你多次提到针灸标准化的问题。多样化是针灸医学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很多中医和针灸医生引以为豪。正是中医针灸的个性化治疗,因人而异,异病同治,同病异治,整体观念的这些思想,才使其区别于现代生物医学。怎么来把它标准化呢?

欧阳晖:针灸治疗上,我觉得有些病种我们可以标准化,规范化。这样有利于培养更多的新的针灸师,大家有统一的依据,达到同样的基本标准。对于一些疾病,其他学科的医生没有很好的办法,但是针灸有特效。即使是差别很大的针灸师,只要掌握处理这些疾病的基本技能,就能收到良好的效果。比如于卫东老师专长治疗失眠,我们为此专门建立了一个针灸治疗失眠的微信学术交流群,可以从单纯的针灸治疗的特效病开始,总结出一套标准化方案来。针灸的标准化有利于规模化培养,商业化运作,这样针灸才能有效地推广开来。

巩昌镇:在中国国内中医学院的标准教科书上,无论是对失眠、头痛、腰痛,还是对其他一些常见病种和症状,不是在辨经论治、辨证论治、辨病论治的基础上,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治疗方法吗?那些治疗原则、治疗方法可以算作是标准吗?

欧阳晖:这个要看情况,有的是可以,有的也只是一家之言。我们的教科书很多也只是代表一种流派。如果一家的鼻祖是学霸,那么他的学术思想就放到教科书里。有的可能实用,但是很多比较理论化。因为很多写书的人不是临床家,很多临床家太忙了,没有空去写书。所以最好是找些临床医生,把公认的理论和有效的经验,收集整理,汇编成针灸治疗特效病的标准方案。

巩昌镇:其实这些常见病,像腰痛,头疼,肩痛,泄泻,便秘,失眠,等等……我当时花了相当多的时间专门搜集了各个针灸名家的经验和主要针灸杂志刊登的针灸名家的临证经验介绍。最后,你看腰痛、失眠、中风、面瘫,有太多种针灸治疗方法了,每个病种,名家经验有几百条之多,简直多不胜数。像你刚刚介绍了于卫东老师的,那他的特色治疗会不会也是众多医家中的一家之言呢?

欧阳晖:现在开始我们不要用比较奇怪的,很少用的独门绝招。我们应该推广比较常规的,大家都公用的一些穴位。这样整理出来,可能更实用一些。针灸具有地域性。比如说在美国,美国人其实很敏感。对于很多疾病,我们只要选取常规的,共用的穴位,往往收到很好的效果。可能95%问题可以得到解决,还有5%留给高水平的,专治疑难杂病的针灸专家去解决。一个医生如果能够治疗常见病,百分之九十五有效,那就很好了。所以我们针灸师也应该像西医一样,分为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全科医生对于普通的疾病都能处理。如果处理不了,再交给专门处理疑难杂症的医生进一步治疗。这样可能会更实际一点,有利于大规模培养针灸人才,也有利于针灸的推广。

巩昌镇:你刚才讲到于卫东老师治疗失眠,如果制定一个治疗失眠的标准化方案,你觉得那是一个可能的选择吗?这样一种选择如何又和我刚才讲到的众多名家的经验相协调呢?

欧阳晖:可能,除了失眠以外,很多疾病都可以用一定的穴位来针灸,即使是一些很普通的常见穴位,也可以解决问题。

巩昌镇:制定一个标准化的方案,使得合格的针灸师都能处理大部分的病症,对于教学是很有好处的,因为针灸教学就是要让初学者毕业后掌握最基本的知识和技能。中医和针灸对于众多常见病的治疗有太多眼花缭乱的疗法,你一套方案,我一套办法,三十个专家,三十种方法,这样让初学者,尤其是外国学生难得要领。你刚刚提到于卫东老师治疗失眠,他是用脐针吗?

欧阳晖:不完全是脐针,脐针也是比较特殊的一种针法。我们还是建议用常规的针法,不一定非要脐针,就用常规的穴位和针法也能获得好的疗效。

巩昌镇:太好了!你跨越了两大领域,东方的针灸医学和西方的整脊医学。接下来,我们又有了新的问题:对于某些疾病,属于整脊治疗的,你完全可以用针灸技术代替;亦或属针灸治疗的,同样用整脊技术也能有疗效。你拥有两个执照,跨越这两个领域,都在临床上使用,这样的状况多吗?

欧阳晖:这样的病例确实不少。

巩昌镇: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好吗?

欧阳晖:比如腰痛的治疗:同样是腰痛,用整脊来处理,可能会好,用针灸来处理,可能也会好。用不同的方法来处理,都有疗效。但是有些疾病,两者之间并不能完全互相替代。针灸主要是针对止痛,特别针对消炎疗效显著,对于肌肉痉挛的也有很好的缓解作用。轻微的关节错位,在止痛解痉之后,可能就会自动复位。但是比较严重的或者长期慢性的错位,就必须用整脊手法才能整复过来。这种情况针灸不能完全代替整脊手法。所以我的观念一直就是,针灸也好,整脊也好,它们都是很好的疗法,但是任何一种方法都不是万能的。所以说,整合各种疗法的优点来治疗是最好的。在美国绝大部分州,针灸师还不算医生,我们针灸师临床治疗上有优势。针灸师不只是针灸治疗师,更应该是医生。虽然受执照限制,但只要稍作变通,如使用推拿、点穴等等,各种手法只要能够起到治疗作用就行。实际上美国整脊医生也不仅用整脊手法,也在用针灸,理疗等等各种疗法。整脊医生在营养学方面做得最早,最深入,也最好。

巩昌镇:治疗失眠、腰痛大部分针灸医生都做得比较好啊。我从未听说过针灸医生对这些病症的疗效表示怀疑或者信心不足的。

欧阳晖:对,这就是针灸治疗的特效病,可以标准化。对于针灸师技术要求并不是太高,只要你是针灸师,经过正规针灸学习,治疗失眠,一般效果都不错。所以一些针灸能够治疗的特效疾病,我们可以提议,大家公认,然后推出标准化方案。

巩昌镇:目前中医在国内的标准化趋势很强劲,在这一方面的工作做得更加前卫,更加全面了。我们在美国是否可以借鉴?

欧阳晖:中国的中医搞标准化好像阻力还挺大,我也听说过好多人不敢提标准化,害怕中医变西医化了。一提出来马上很多人就攻击。

巩昌镇:还真存在这个问题,一提标准化,一提现代化,很多人立刻就产生一种反应,是不是要西医化了?

欧阳晖:不应该这样。我觉得中医不要搞得那么玄,太强调病人的个体性,或者医生的个人能力,这样把中医都逼到只能治疗疑难杂症的墙角,放弃了治疗广大普通疾病的机会,只能治其他医生看剩下的疾病。至少对于某些疾病,针灸应该可以成为首选的主要治疗方式。比如失眠,首先想到针灸,这样就很好,不应该被层层的医生过滤,错过最佳的治疗机会。

巩昌镇:你看先前我们谈到的腰痛,针灸医生认为很拿手,整脊医生也认为很拿手,连理疗师也认为很拿手,而这些领域你都涉足专业,你认为他们之间应如何权衡比较,同时上吗?还是选一种?在什么情况下选什么方式来治疗比较好?

欧阳晖:这就得看情况了。同样是腰痛,病因和类型很多。比如腰肌紧张,加之疼痛得厉害,还有炎症,这种情况不适合马上整复,最好是先用针灸。如果腰痛过了急性期,这个时候最好结合使用整脊。

巩昌镇:什么时候用理疗呢?

欧阳晖:首先要看是什么样的理疗方法了。比如,对急性腰扭伤,不宜整复的急性腰扭伤,用电刺激或者超声的效果就特别好,对消减炎症,缓解肌肉痉挛也有帮助。这种时候用理疗效果比较好,理疗和针灸类似。但用整脊就很不合适。因为这种时候病人紧张拒按,触碰不得,更难整复。关于现在很多医生喜欢使用的电针,我觉得应该要看情况。

巩昌镇:根据你的经验,什么时候应该使用电针,什么时候不应使用电针?

欧阳晖:实际上我基本不使用电针。病人多,针灸和整脊效率更高,电针用不上。更主要的是电针的适应性(adaptation)明显,类似于药物的适应性。使用电针之后,经常会发现第一次效果很好,第二次效果没有那么好,第三次可能就没效果了。当然,高水平的针灸师除外,比如陆飙老师的扎跳,扎跳后通电可能解决电针的适应性问题。然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达到很好的扎跳水平的。

巩昌镇:电针的效果退变那么大吗?

欧阳晖:对,所以电针实际在临床上应用的不是太多。即使有医生用,也是为了提高收费。在美国,加电针收费就提高一些;在中国,加电针收费成倍提高。

巩昌镇:我注意到了,中医科班出身的医生基本上不用或少用电针,西医针灸的医生广泛使用电针。韩济生院士就做了很多针灸研究,他的研究就全部用的电针。

欧阳晖:对于你的问题:为什么科研的用电针用的很多?我的答案是:因为电针对操作者技术要求不高,具有可重复性,所以比较适合用于科学实验研究。

巩昌镇:这里边很有意思,他们的研究低频率的时候释放内啡肽,高频率的时候释放强啡肽,很精确的,似乎也很科学—— 科学的方法、科学的语言,科学的解释。

欧阳晖:但临床上不一样。实际上,基础研究很多是为了研究而研究,和临床脱离得很远。临床没有那么简单,并不是说针灸的作用就是一种物质的释放,它是非常复杂的过程。来美后,我也专门做过数年的针灸科研工作。针灸临床,不仅涉及一个穴位,而是多个穴位,一组穴位,这在科研上是很难很难研究。所以绝大部分研究的文献只局限于一两个穴位。

巩昌镇:我浏览并整理过大量的针灸实验研究文献,情况确实是这样。研究文献中总是合谷穴啊,足三里穴啊,内关啊,三阴交穴啊。

欧阳晖:主要就是足三里穴,合谷穴,内关穴几个代表性的穴位。我也做过针灸的科研,特别是针灸对胃肠道的影响。我还有论文发表在挺好的消化学杂志上,其中用的最多的就是内关穴。但是那时的研究也只局限于一两个穴位,多了就很难说清楚,很难得出阳性的效果。所以我觉得这样的研究脱离临床太远,这也是我后来决定回到临床的原因。

巩昌镇: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研究,但却好像跟临床没有那么多关联性,更没有获得针灸临床界的广泛认可。但是他们的研究却对现代医学对针灸医学的认可影响深远。

欧阳晖:现在针灸在美国被广泛的接受,首先要感谢广大针灸科研人员的巨大贡献。近几十年来,针灸的科学研究,取得了很大进展,但也存在不小的局限性。从事针灸科研的人员,大部分不是专业的针灸师,也不是中医师,更可能都不是临床医生。非临床针灸师从事的科研结果,跟临床实际相差很大,距离遥远。从事针灸科研,只有几个真正是中医师,屈指可数。所以我说那些研究拿出来并没有很大的价值,拿出来去说服外国人,说服西医可能还可以,但临床价值有多高,很难说。真正的有价值的针灸,中医方面的临床科学研究,应该是大规模的,多方面的。有时候可能没有即时显效,但是样本大到一定程度,这才是对针灸临床真正有价值的研究。可喜的是,现在已经出现了一批中医出身的科研工作者。他们继承了中医知识和思维,又掌握了生物医学科学研究的技术,而且还了解医学发展的最新动态。比如纽约的李永明博士,马里兰的劳力行博士,加拿大的李灿辉博士等等。他们的针灸科研成果会把人类对针灸的认识推向一个更实际的高度。

巩昌镇:可是临床研究文献中经常会出现真针灸与假针灸没有显著差异的情况啊。

欧阳晖:这个不要怕。只要达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有差异。

巩昌镇:什么叫达到一定的程度啊?什么程度?

欧阳晖:就是样本达到一定的数量,大样本就会有差异。

巩昌镇:十几年前德国发表的那一批研究,那些研究的样本够大了吧,上千人参加。

欧阳晖:其次就是针灸师的原因。

巩昌镇:参加的很多都是西医大夫,他们没有系统的针灸训练。

欧阳晖:对,他们连最基本的训练都没有,所以我对他们的结果非常怀疑,而且不只是我一个人,基本上针灸界的同行都觉得他们做的实验本身操作就有问题。

巩昌镇:你怎么评价最近刘宝延他们关于便秘的研究?

欧阳晖:我没有仔细看他们的文章,但是我觉得非常好,也是一个突破口吧。因为胃肠道这方面我还是挺熟悉的,在便秘方面,针灸对胃肠动力的影响非常明显。

巩昌镇:这些作用是通过什么途径呢?

欧阳晖:应该是通过对迷走神经的刺激。比如说吧,针刺合谷穴,我天天在做针灸,合谷是常用穴。合谷针刺下去之后,你马上能听到肠鸣音,非常明显。

巩昌镇:如果扎足三里穴呢?

欧阳晖:也有相同的效果,但相对来说,合谷好像在肠蠕动方向更强烈一些。

巩昌镇:都是多功能的穴位。合谷和足三里都是功能很多的穴位。

欧阳晖:还是有些明显不同,合谷穴对牙痛肯定是有效的,合谷对胃肠道的动力的促进作用特别明显。合谷穴在手上,是大肠经的穴位。大肠经把手和面部联系在一起。所以经络不是没有道理的。你把经络打破重建可以,但你完全否定还是不妥的。

巩昌镇:我们针灸教学使用的是古典经络理论,我们教的也是分布在经络上的经典穴位。我们花大量的时间教授经络的走向,穴位的准确位置,穴位的功能,穴位的组方,这些经典穴位的特异性。但是针灸界否定经络的,否定针灸穴位的特异性作用的也不乏其人。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欧阳晖:我在中国和美国都学医行医过,在见识上有一些广度。我做过科研,也做过教学,因此也有一些深度。个人行医经历上也一直没有离开过针灸。据我所见,针灸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只是针灸的效果相对比较缓和,从科研上来讲,不像药物那么强烈,不容易验证。西药都是提纯的化学物质(purechemicals),使用后反应迅速而强烈。针灸的缓和的作用,更符合人的生理规律。那些很强的化学反应,往往没有很好的自然效果,却有非常多的副反应,有时候把身体的情况搞的更糟糕。针灸相对来说,比较缓和,而不是那么剧烈。比如麻药,打下去马上就不痛了,没感觉了。针灸还要通过脑啡肽这些物质,慢慢地起作用。针灸也有起效快的时候,如果直接刺激到神经,效果就非常快。另一方面,做针灸的研究,为什么容易出现假阳性,或者有时候很有争论啊?因为针灸的起效,相对比较缓和,短时间内可能不是那么明显。针灸不像一个西药用上后马上有反应,而是缓和地起效。即使是这样,有些穴位的作用,还是非常非常明显的,比如内关穴。早在二十年前,1997年的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的研讨会(National Consensus Conference by NIH),已经有结论了。那时候的结论肯定针灸有效,但是针灸起效的机理还有待研究。两种情况已经确认,一个就是合谷穴治疗牙痛;一个是内关穴治疗呕吐,而且是任何情况导致的呕吐。内关治疗呕吐,已经成为证明针灸有效的一个范例。

巩昌镇:西方也做了大量的研究,很多种临床研究报告,就是内关穴对各种不同的呕吐,妊娠的呕吐,放疗化疗导致的呕吐等等。

欧阳晖:对,所有呕吐。内关对所有呕吐都适用。很符合西方人的思维。

巩昌镇:这是最常用的经典穴位是吧,管用。

欧阳晖:嗯,我们可以找出一批穴位或者穴位的组方,对一些特效病来研究。不需要对每种病都这样,一种疗法对每种病都有效也不可能。

巩昌镇:是的,不可能,没有一个穴位,或者一个固定的组方能做到。

欧阳晖:但我们可以找出一批特效的穴位,治疗一些常见针灸特效的病种,比如失眠,抑郁症,腰痛,头痛,颈痛,肩痛,膝痛等等,还有各种痛症。这些都是美国针灸诊所常见的针灸治疗的特效病种。

巩昌镇:针灸的适应症多了,我和陈少宗教授编著的十卷本《中华针灸临床精粹系列丛书》包含了七百多个病种呢。

欧阳晖:比如头痛,我对头痛有些体会。

巩昌镇:但是如何把头痛划分到分得那么细致呢?

欧阳晖:我治疗的头痛,把它范围更缩小,更规范化。脑创伤(TBI,Traumatic Brain Injury)后头痛的针灸治疗就是一个规范化的典型例子。头痛是脑创伤后最明显,最典型的一个症状。我们用针灸治疗这种头痛效果非常好。

巩昌镇:跟常规的头痛针法有什么差别吗?

欧阳晖:我用的就是公认的经络辨证,选择的常规穴位。我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总结,把针灸治疗相对标准化、规范化。学起来容易,用起来有效。比如头痛,根据头痛的部位,经络走行,选穴治疗,效果非常好。

巩昌镇:你治疗的头痛病人被《纽约时报》报导,对主流人群影响很大。

欧阳晖:是的。这个病人苦于头痛等脑创伤后遗症状,经过各种西医治疗,包括药物在头上注射了一圈,没有缓解。在我的诊所接受针灸治疗,效果非常好。后来,这个病人被《纽约时报》报导,成为针灸治疗疼痛优于药物的实例。

巩昌镇:再请问,你觉得针灸来到美国之后,做出了哪些独特的贡献?来到美国之后,你也是参观著名的诊所和医院,你觉得针灸来到美国之后有哪些独特的发展?

欧阳晖:针灸来到美国以后,我觉得最独特的贡献最主要的就是治疗痛症,第二个就是治疗焦虑症,抑郁症等。还有对不孕,癌症,等等的,和西医结合的治疗。

巩昌镇:痛症和情志方面的疾病占据了针灸适应症的一大块。

欧阳晖:实际上,痛症和情志方面的也有一定联系。

巩昌镇:那么针灸到美国之后是如何发展的?

欧阳晖:我觉得针灸到美国来实际上也是一个简单化、规范化推广的一个过程。美国人的思想就是简单实用,借助工具。针灸针那么软,针刺进去要有一定技术要求,于是美国人广泛地使用了管针。

巩昌镇:针管是美国人发明的吗?

欧阳晖:我不知道。

巩昌镇:但中国的针灸医生还没有使用,是吧?

欧阳晖:我在中国时没有用。无痛针灸非常非常重要。无痛针灸完全解除了人对针灸的恐惧感,是针灸复兴的主要原因之一。刚来的中国医生,过分追求针感,结果把病人都吓跑了。

巩昌镇:中国人也怕疼的。我就害怕。

欧阳晖:中国人也怕疼,中国人对针灸的感觉就是痛。和美国的针具越做越细相比,中国的针具相对比较粗,而且现在似乎有越用越粗的趋势,各种特殊针具不断涌现,如新九针、银质针、针刀。有时候做一次针灸()就是一次小手术。在中国,确实有一些人不怕痛,喜欢针灸,但是普通群众对疼痛的畏惧就把广大的占多数的普通中国人排除在外了。

在美国不一样,美国针灸师首先就是宣传针灸无痛。让大家试一下,针刺进去没事,一点感觉也没有,消除大家的恐惧。这就是针灸能在美国发展推广的主要原因。试想一下,有事没事,身上扎满了针。这就是最开始针灸给美国人的感觉,跟巫术没什么差别。现在经过反复的宣传,美国人了解到针灸是医学,相信针灸的美国人越来越多。接受针灸过的美国人甚至占到百分之七,这个数字因该超过了中国针灸的普及率。

巩昌镇:也就是说针灸复活在美国开始了!

欧阳晖:所以我觉得美国对复兴针灸的贡献是关键的。欧洲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美国的德国、法国移民,思想很开放。很多人求诊之前已经知道很多,你不用解释就可以做。

巩昌镇:针灸在美国还有哪些方面的发展?

欧阳晖:那就是健康保健。对身体健康方面,美国人比较舍得投资。美国人相对来说不光在针灸上,在其他方面也有超前意识。在保健方面,针灸起到了独一无二的作用。针灸可以非常有效地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美国人已经认识到,有病针灸可以治病,没病针灸可以保健。

巩昌镇:针灸能够有效地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美国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吗?

欧阳晖:这一点美国人应该有所的认识。我认为针灸的作用的机理就是有效地刺激了免疫系统。免疫系统是人体自愈过程的一个启动装置。针灸和其它外治方法不同的是,通过针刺刺破皮肤,实际上造成了微小的创伤,免疫系统就被激活了。免疫的激活,启动了一个非常复杂而影响深远的人体自我调整和自我修复的进程。这就是针灸独一无二的效果。在中国好像治未病可能只能在黄帝内经中看到,普通人并没有这个概念。

巩昌镇:我们讲中医的时候,总是说最好的医生治未病。

欧阳晖:在中国我们中国人可能讲的太多了,已经麻痹了。

巩昌镇:也可能与发展阶段有关系,你看东南沿海中医和针灸就复兴起来了,这些收入高的地区都复兴起来了。其实你讲课也讲到过,在一些边远地区,我不管西药还是什么,你给我一些药,能解决问题就行。那里的人们还没有条件顾及毒副作用。

欧阳晖:服用西药就是解决一些很基本的,急性的问题可能效果比较好,立竿见影。但是很多长期的慢性的问题,还是要针灸。

分析为什么针灸和中医在美国得以复生,推广发展,针灸和中医的定位有主要关系。在中国,中医针灸的定位和西医一样,完全独立,所以中医必须跟西医平行地竞争。其实中医的强项不是在急诊,或者创伤。在中国,中医院如果想跟西医医院竞争,必须有比较强的急诊、外科。结果变成中医院以西医为主的急诊科,外科方面越来越强,治疗慢性病的中医特色科室反而不如这些西医科室。中医针灸在美国的情况不一样。中医针灸在美国的定位更偏向是一种非独立的治疗方法。这样也有好处:至少急症,创伤不是来这里,就是说已经帮我们过滤掉了,然后我们就可以专心于擅长治疗的疾病。

巩昌镇:你这个观点比较新颖,看法比较独特。中医在中国和美国不同的定位问题。中医针灸在中国的定位更加显著,反而发展受到一定的牵制,在美国的定位是非独立的治疗方法,却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欧阳晖:所以一个行业执业者的权限和责任也是成正比的。一个医生,你有多大的权力去诊疗某种疾病,就得担负多大的责任。担负的责任很多医生就因此而束手束脚。相比之下,美国针灸处于一个从属的地位,反而能够专注地治疗特效疾病。

巩昌镇:的确如此,癌症病人,我们的定位是辅助治疗;体内体外受孕,我们的定位还是辅助治疗。

欧阳晖:对。这样才能充分发挥针灸的特点。在美国,相对来说,针灸的病人,病例很完整。这些病人已经看过了各科的医生,所以资料很齐全,能够比较放心的,发挥我们的特长去看病。所以定位很重要。美国中医针灸定位在治疗慢性病,更适合保健。这样的定位看来更有利于针灸的发展。

巩昌镇:我们请你来教骨伤。骨伤在西医上是比较大的手术啊。无论是整脊,还是针灸我们也都有骨伤。这样的骨伤和西医的骨伤有什么不同呢?西医的骨伤科主要是手术,无论是看整脊大夫,还是看针灸师,那么我们所说的骨伤跟西医有很大的差别啊。

欧阳晖:的确有很大的差别。西医(Medicine)传统上就是以药物和手术为主要手段治疗疾病。西医说不叫骨伤,叫骨科,实际上是骨外科,是外科的一个分科。所以西医骨科的主要治疗手段还是外科手术。中医骨伤分为骨科和伤科。骨科主要是骨折的治疗,很多是牵扯到外科。这实际上是中医的讲法,西医只说骨科。我们其实做的最多的是伤科,伤科主要是软组织损伤。先前,刚刚我们讲到急诊,创伤。其实急诊创伤只占平常病人门诊量的很少的一部分,可能是百分之五。我们没必要把重心放在那上面,那也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应该把重心放在我们擅长的方面。就像举重比赛一样,一个90公斤的重量级运动员和一个50公斤的袖珍运动员,肯定没办法同台竞争。举重比赛要分级,我们要找到自己的正确位置。急诊创伤之后,还有很多康复治疗可以做,中医针灸骨伤有特长。

巩昌镇:你这个观点很值得思考。中国把中医放在西医平行的位置上,反而不利于它的发展。美国看似是在夹缝中生存,但是找到了它合适的定位。

欧阳晖:扬长避短,正确定位很重要。

巩昌镇:我们总是号称针灸是一个全科医学,是一个覆盖很多病种的医学体系。那么这样一来给人的印象就是什么病都能治的,又对什么病都不精。

欧阳晖:实际上可以解决的。针灸不应该是一个科室,应该是一种治疗方法。分科不应该分出独立的针灸科,针灸治疗应该是到各个科室里边。比如说,骨伤科医生学习针灸,使用针灸治疗骨伤科疾病,肯定比针灸医生泛泛地治疗所有疾病要好。所以这是分科的问题。

巩昌镇:你讲到这里正好,哈佛大学的附属癌症医院为癌症病人提供针灸服务。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也增加了科室里的针灸服务,他们是什么科?

欧阳晖:胃肠科。

巩昌镇:在胃肠科里增加针灸的服务。美国的针灸发展到了进入西医院里的科室里。在胃肠科,在妇科,在神经科,在精神科,那些著名癌症医院都设有针灸,在癌症病人接受治疗的时候再介入针灸。就是这个思路了。

欧阳晖:对,针灸医生不仅是全科医生,还应该是专科医生。针灸医生,可以是全科医生,即使独立行医,针灸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深入治疗各个专科的疾病。刚才讲的这些方向都是发展的一些方向,无论是在胃肠疾病,还是癌症疾病,不孕,而痛症就更不在话下。

巩昌镇:针灸进入美国四十年有余,虽然听上去一路高歌,但是也有很多阻力和压力。在美国发展针灸,你觉得有什么压力和阻力呢?

欧阳晖:在美国发展针灸最大的压力可能还是来自其他行业,抢饭碗。确实其他行业看见针灸效果。这也是我为什么学习整脊医学,相对来说整脊行业强大一些,整脊医生的生存环境要好一些。尽管如此,古老的针灸在中国面临困境,被西医行业挤压到了角落的时候,在美国却获得一片天空,寻找到第二春。美国不仅是继承了中国的针灸,而且发展了中国的针灸。

巩昌镇:你接受过系统的整脊学习和训练,基本上是在现代医学的基础上,解剖,生理,病理方面。但是你在讲课的时候用到很多完全是传统的中医思维,像是一源三岐,还有就是用大运河比作冲脉,带脉,这是非常典型的中医思维。你首先经历了完整的中医教育,后又经历了系统的整脊教育,难能可贵的是你的中医思维还保持得那么完整、系统,给大家分享一下经验好吗?

欧阳晖:就我个人而言,受到先入为主的教育经历的影响。一般来说,我们这些中医西医结合的医生,有些是西学中,有些是中学西,经历了中医和西医是两种思维方式。西医比较具体,比较精确,相对比较容易理解和掌握。中医则比较抽象,比较概括,相对比较难理解和难掌握。所以西学中的人有可能用西医的思维研究中医,就难以真正的理解和掌握中医的精髓。中学西的人就不一样。像我一开始就学中医,家里也是中医出身,所以我已开始就建立了中医思维,不容易被西医思维所同化。学医就像学习语言一样。母语是中文,再学英文,学会了英文也不会忘记中文。同样的道理,先中后西的教育经历,使我还能保持中医思维的主要原因。所以在教整合医学的时候,我就是特别注意,教学西医只是利用现代生物医学的优势内容,比如解剖等。但是思想方法不能被西医所同化,而要保持完整的中医思维。今天讲有关西医的知识,我特别紧扣当前最新的信息来更新我们自己的知识。中医的方面,则要保持原汁原味的中医,纯的中医。对针灸来说是纯的中医针灸。主张辩证,而且针灸的辩证应该就是经络辩证。这对中医,对针灸,不仅是针灸,包括对其他中医外治法,都是最主要的。

巩昌镇:但是我注意到无论是夹脊穴还是背腧穴,你特别强调它们的解剖结构。十七椎,你反复讲到这个穴位。通过这个穴位,你来回强调我们的古人对解剖非常地了解。这一点是不是,经过整脊医学的训练之后,才有这样更深刻的分析和理解。

欧阳晖: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在学医过程有几个反复。从学校到临床,再从临床到学校,经历几个反复的学习,我一直在思考。有了临床经验之后再学习同样的内容,层次和高度就不一样了。所以我实际上一直在研究思考中医,特别是经络方面的古人留下的东西。我发现他们的解剖其实挺好。比如这个穴位十七椎下。在其上,有十二个胸椎加上五个腰椎共有十七节脊椎,古人已经掌握得非常精确。从督脉上的穴位到夹脊穴,背腧穴,它们的功能和主治与现代西医的神经节段分布,高度吻合。

巩昌镇:我发现你在课上来回讲到这一点。

欧阳晖:为什么我们现在失传了呢?现在我们的中医好像对于解剖并不是很重视。以中药方剂为基础的内治学派占领了中医,包括针灸。对针灸的影响太大了,把针灸引入了歧途。

巩昌镇:针灸作为一门独立医学失去了它独特的地位。 在你的整个教学过程中,你反复强调经络辩证的问题,从经络上辨出病症来,然后进行治疗。经络辨证在针灸医学中占据着核心地位。

欧阳晖:作为针灸骨伤等的外治法的基础,经络实际上是中国古代的解剖。经络不仅仅是尸体解剖,而且是活体解剖。因为尸体解剖不存在气,西方人称作能量(energy)。活体解剖把活人的这个气感都包含进去了。

巩昌镇:活体怎么解剖呢?

欧阳晖:活体没法解剖,但是扎了针之后,医生和病人就能感觉到气的流动。气(能量)流动的管道就是经络。所以说经络是中国古代医家的活体解剖。

巩昌镇:这是个很新颖的观点。你把经络和解剖联系起来了。另外你讲课引用的一幅图,有关进化和退化,给我的印象很深,能谈谈吗?

欧阳晖:人类进化的过程,也是一个退化的过程。一方面人类的智力在发展,另一方面人类的本能在退步。智力的发展,不断地发明工具,制造工具和使用工具,这也导致了人类严重地依赖工具。结果人类体能的下降,动物本能的感知力逐渐退化了。世界是公平的,获得一些东西的同时,都伴随失去一些东西。古人没有现代工具的时候,他们自身的动物的本能的感知能力远比现代人强。不管是否真实,扁鹊透视人体的传说,说明如果不借助工具,古人动物本能的感知能力远比今人强。所以他们能够感知很多今人无法感知的东西。我不是崇古,也不是说古人一定比今人强。古人发现经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证明经络的存在是世界难题,否定经络更应该慎重。

巩昌镇:你讲到肾经的时候,在内踝下边画了一个圈。在各条经络中,这是唯一的一个环,你强调这个环有什么意图吗?

欧阳晖:这说明了肾经的特殊性,元气的发源流淌于此。元气不仅是有阴,而且有阳,是阴和阳的结合体,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这里包含着是非常伟大的哲学思想。

巩昌镇: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思想,怎么从踝骨下边那个圈中体现出来呢?

欧阳晖:这是很有意义的。肾经从涌泉穴发出,从无到有。肾经属水,属阴。肾经之始,始于阴。但是始之于阴,只有肾阴。肾阴上升,逐渐壮大,从荥到输,最后到合。从小溪到比较大的河流,最后汇流入海。成溪的时候已经变得很大,但是还没办法进一步壮大。为什么呢?还缺了一点什么,缺的是什么呢?缺了一点肾阳。所以它在转圈,徘徊,等这个肾阳。到了照海这个地方,肾阳出来了。照海这个穴名非常形象。肾阳一出来,就像大水之上,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照在海面上。一眼望去尽是无边的海水,冉冉升起的红日温煦着冰凉的海水。

巩昌镇:你这不是有点类似于明代医家张介宾的思想啊。

欧阳晖:我在中医学院读书时,就跟诊白良川老师。他不仅有理论,而且善于运用到实践中。以后临床中的很多思考是受他的影响和启发而来的。

巩昌镇: “从阴引阳,从阳引阴”虽然最早见于《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李东垣在《脾胃论·阴病治阳、阳病治阴》又有发展。张介宾在《景岳全书》构造的左归丸、右归丸就更是把这一思想发展到顶峰了。

欧阳晖:肾阴、肾阳在照海穴周围的表现可以用取类比象的方式来解释。古人肯定有这种想法,不然为什么命名为照海呢?所以你可以想象那种情景。

巩昌镇:你原本就有这种思想还是后来在课上发挥出来的?

欧阳晖:我早就有这种想法,不然怎么会有那个太阳和海水的图片呢?大水之上,因为太阳刚刚升起,阳光并不热烈,所以冷冷的。但是你至少看到了太阳的光亮,对以后再发展壮大有好处。特别是肾,我反复强调,肾是元气的起源。所以想想看,古人这些非常奇妙的东西,你能把它全部否定吗?我在国外转了一圈,有时候想想还是觉得是很伟大的东西。

巩昌镇:你在国内时就有这种体会吗?

欧阳晖:原来是比较朦胧的,随着我临床经验的丰富,加之我这些年的学习和思考,积累起来,逐渐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巩昌镇:十七椎这个概念第一次是在《千金要方》中提出的。十七椎这个穴位概念解剖性很强。这还不是最早的,因为《千金药方》是唐朝的。我们现在强调的,包括内经里就有很强的解剖概念,但是那时候的解剖和现在的解剖毕竟是有差别的。

欧阳晖:他们还是有解剖概念,而且有可能当时他们解剖已经很好了。不过后世医家忌讳赤身露体,特别清朝以后,更不能触碰身体。后来汤药为主的内治法当道,才把外治法比如针灸骨伤推拿等等排在后面,忽略了解剖等基本知识。如果说汤药内治不需要解剖,搞针灸搞骨伤的人,不熟悉解剖能行吗?

巩昌镇:我发现东海岸的针灸医生们正在加强他们的解剖知识啊。

欧阳晖:海外行医还是以针灸为主。很多中国来的中医医生或西医医生都是重新开始学针灸做针灸。不谈中医理论,西医医生似乎比中医医生更快掌握针灸技术,靠的就是对解剖知识的熟悉。

巩昌镇:你的手很厉害,你对经络理论和解剖知识强调得很厉害,这就是针灸医生最重要的两部分了。说实话,一个针灸医生的应该两条腿走路才行,两条腿走的得应该很平衡。

欧阳晖:我教学生就强调解剖和经络这两方面,这是我们临床疗效的基础。

巩昌镇:如果光懂气血流动,解剖方面不懂也不行,如果你光懂解剖,没有中医理论也会偏歪。

欧阳晖:针灸医生研究的就是人体,我们的知识应该建立在实质性的物质上,解剖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光有尸体解剖还不够,没有灵魂的尸体不是完整的人体。经络就是活体的解剖,经络理论是尸体解剖的最好补充。

巩昌镇:这是很好的一个理论点。

欧阳晖:所以关玲主任认为针灸应以结构为基础,黄龙祥老师提出经络重构。重建针灸经络的理论基础,我没意见。更新知识是必须的。但是完全否认经络,我觉得那是不对的,完全按照原来的经典,那也是不对的。知识是需要不断更新的,不然我也不会再到整脊学院学习。四年整脊学院的学习,我最大的收获还是解剖,特别是需要动手的局部解剖。在整脊学院,解剖这方面课程,相比一般的西医学院还要多,局部解剖时可以分组解剖尸体。当时我在国内做过针灸和骨伤科医生,已经有了临床经验,掌握了一定的手术技巧。所以一般都是我在解剖尸体,其他美国和中国的学生围着看。局部解剖的课程,不仅让我详细地感知了人体,而且充分锻练了我的双手。这对我以后靠手法技巧为生的职业生涯的帮助是至关重要的。

巩昌镇:另外我觉得你今天重新复习奇经八脉,两天讲这个主题好像出现了两个不同的结果,好像把学生一下子带进来了。

欧阳晖:我接受过中美两边的教育,教课也算有了一些经验。有时候第一次介绍的知识不一定会引起学生的共鸣,但是如果重复一下,那同学们就会有印象了。因为我教过不同层次的学生。我带过硕士班的学生,没有什么基础,不能引起共鸣。我也带过博士班的学生,他们都是有一定临床经验的医生了。但还是要讲,第一次有了印象,第二次,第三次,学生就能慢慢领悟到了。悟性很重要,中医非常讲究悟性。悟性怎么来的呢,需要长期反复的刺激,长期反复的琢磨。

巩昌镇:脊柱是整脊医学的核心,在针灸医学中也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你今天还讲到中西医对脊柱的认识。

欧阳晖:今天我比较了脊神经的节段和经络穴位,与人体全身的关系。在美国,整脊医学(Chiropractic)和整骨医学(Osteopathic)初始的的理论基础都是建立在脊柱和神经之上的。在中国,经络理论也把督脉,华佗夹脊穴,背俞穴等和五脏六腑联系在一起。脊柱正常的结构维护着人体全身的生理功能,脊柱退行性改变对人体全身产生的病理影响。因此,中西方在脊柱对全身的作用的认识上是高度一致的。美国的整脊医学和中国中医的思想观念的高度一致性,提示了整脊医学是整合中西医观点的最佳学科之一。

巩昌镇:中医针灸根源于中国传统文化,但是现代科学的发展又对中医针灸发生了深刻的影响。 你是一个兼顾中西的杰出代表, 在您看来,中医针灸在哪些方面还能沿着中国传统文化思维继续发展,又在哪些方面会沿着现代科学的方向得到长足发展?

欧阳晖:不敢说是杰出代表。我在中国学医行医过,在美国也学医行医过,愿做一个桥梁,沟通中美两国整脊医学的桥梁。西方人的思维偏于具体化,精细化,所以我们看到西医出现这么多专科,越来越专,精,深。这是西医的优势,特别表现以鉴别疾病为基础的诊断上。在人类对疾病的认识上,西医一直领导着现代医学的主流。但是西医专科医生在越来越精深的同时,似乎很容易失去宏观视野。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一个具有宏观视野的医生。除了西医的各个专科医生外,西医体系下的全科医生似乎还不能胜任这个角色。而且治疗上,以诊断疾病为指导的西医治疗往往缺乏处置手段。在精准医学时髦的今天,我们知道临床疾病的误诊率远高于我们的想象。东方人的思维偏于抽象化,宏观化,特别表现在认识人体的整体思维上。而且治疗上,以辨别症状为基础的中医治疗,不受疾病诊断的限制,而且方法手段可谓丰富多样。因此,精确诊断是西医的优势,整体治疗是中医的精华。整合中西医观点的优势部分,我倾向于精确诊断,整体治疗。

巩昌镇:谢谢欧阳博士。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