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周耀庭谈埃博拉出血热防治思路

作者:陈 诚,李 明,指导:周耀庭  发布于:2019-2-6 0:00:00  点击量:239

[摘要] 周耀庭教授根据埃博拉出血热典型临床特征,从中医的角度论述了该病的病因病机,提出了辨证思路及相应的防治方法。

[关键词] 埃博拉出血热;周耀庭;中医药防治

埃博拉出血热是由丝状病毒科埃博拉病毒感染所引起的一种急性出血性传染病,自暴发以来,已经造成了非洲西部地区的巨大灾难。由于暴发突然,短时间内无特效药物。埃博拉出血热主要的临床表现为发热、出血及多脏器损害等,可通过接触病毒携带者体液、分泌物、排泄物等感染,具有高传染性、高流行性、高死亡率等特点,潜伏期为2~21 d,被列为生物安全级别最高的第4[1-2]。本病自暴发以来,迅速肆虐西非地区,疫情主要集中于几内亚、尼日利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4国。由于疫区国家的医疗卫生条件相对较差,民众预防意识不高,目前尚无有效药物或疫苗。

面对严重疫情,目前的主要治疗方法是对症与支持疗法。现阶段国际上治疗埃博拉出血热应用最多的药物是“ZMapp”和“TKM-Ebola”,此两种药物虽有过治愈埃博拉患者的相关报道,但因不确定因素太多,尚未批量生产,且使用此类药物存在诸多隐患。一是病毒的突变速度非常快,往往在研制出针对病毒的有效药物之后,病毒已经迅速发生了突变,导致已研制的药物丧失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埃博拉病毒虽出现了数十年,疫苗研制一直不成功的重要原因。二是在埃博拉出血热暴发以后,由于时间不足的客观因素,其研制过程中对药物可能导致的后遗症并不能完全掌握,轻易使用可能会导致严重后遗症。例如2003年暴发的SARS[3],因盲目使用激素治疗,产生了大量SARS后遗症(股骨头坏死)患者。中医学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抗击各种传染病的历史经验,《温疫论》《伤寒温疫条辨》《疫疹一得》等著作都是防治急性传染病的珍贵结晶[4],并形成了非常完备的辨证论治体系。中医药治疗有其独特优势,据资料[5-7]显示,清瘟败毒饮、普济消毒饮、犀角地黄汤等中药方剂,对许多不同类型的病毒性传染病有都能起到很好的抑制作用,具有调节免疫、广谱抗病毒的特性,且中药经过千年反复尝试,很少存在后遗症的现象。在抗击2003年全球重大传染病SARS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3年的人感染禽流感中,运用中医药治疗取得了显著疗效,帮助控制了疫情的发展,获得了国内外的广泛认可[8]。周耀庭教授临床60余年,从事温病学教学40余年,擅长运用温病学理论指导临床治疗,他一再强调,如果我们能汲取以前的宝贵经验,正确地辨证论治,中医药的防治方案对控制埃博拉出血热的疫情发展必定会起到重要作用。

1 埃博拉出血热病因病机

埃博拉出血热主要症状表现为高热、头痛、乏力、肢体疼痛,内外出血,脏器功能衰竭,病情进展迅速,极易传染,致死率为50%~90%[9]1976年,埃博拉出血热在非洲的扎伊尔西北部和苏丹南部的“埃博拉河”周边首次爆发,从此闯入人类视野,成为一种严重威胁人类生命安全的恐怖传染病[10]。虽然在中医古籍上无埃博拉出血热的记载,但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曾暴发多种传染病,俗称“瘟疫”,中医对于瘟疫已有系统的归纳和总结。瘟疫专著《松峰说疫》[11]中记载,瘟疫可分为三种类型,“初不因感寒而得,疠气从口鼻而入始终一于为热”,此为热疫;“不论春夏秋冬,天气忽热,众人毛窍方开……众人所病同,且间有冬月而发疹者,故亦得以称焉”,此为寒疫;最后一种为杂疫,“其症千奇百怪,其病则寒热皆有”。

周耀庭教授自西非疫情暴发以来,一直非常关注疫情的动态,并根据自己多年的临证经验,对埃博拉出血热疫情的病因病机及治疗方案提出自己独到的观点。周教授认为埃博拉出血热是一种外感疫邪引起的具有强烈传染性和流行性的“瘟疫”。染病者的体温显著升高,按照寒热属性来分,应属于“热疫”范畴,患者多伴有体内外出血和脏器的衰竭,表明热毒性质明显。本病另外一个明显症状是“肢体疼痛”,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寒邪”“湿邪”均可引起,考虑到本病暴发疫区地处西非,属于热带季风气候,全年降水量多,湿度较大[12],所以周教授认为患者“肢体疼痛”是由“湿邪”引起。因此综合判断埃博拉出血热的中医病因是外感热毒夹有湿邪。

周教授认为本病外感湿热疫毒,来势猛,起病急,初起时即高热烦躁,“卫气同病”。随后在较短的时间内,患者持续高热,头痛、乏力,四肢酸痛,皮肤黏膜出现斑疹或出血点,甚至鼻衄、呕血、吐血、尿血、血便,大面积的脏器出血,脏器衰竭,出现精神呆滞、神志不清、意识障碍。疾病传变迅速,由卫气传入营血分,热毒内闭,正气消耗殆尽,气阴欲脱。

2 中医防治

2.1 预防原则 埃博拉出血热是由一种可同时感染灵长类动物与人类的烈性传染病毒,人类在接触到带有埃博拉病毒的体液、血液及排泄物之后极易感染[13]。在面对传染性强、致死率高的疾病时,如何做好预防工作成为重中之重。周教授认为,埃博出血热暴发的两大关键要素是“埃博拉病毒”和“易感人群”。埃博拉病毒在疫区广泛存在,但并非所有民众受到感染,仍有大量健康者的存在,说明民众的身体素质也是影响是否患病的重要因素之一。《黄帝内经》中曾提到“不施救疗,如何可得不相染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在面对埃博拉出血热时周教授建议要坚持“远离发病源、增强自身体质、阻断疾病传播”的原则。

2.2 预防方法 根据预防原则,周教授给出了相应的预防方法。首先,鉴于埃博拉病毒最初来源于灵长类动物,而一些疫区民众又有捕食野生灵长类动物的习惯,所以在疫区尤其应摒弃此类饮食方式,杜绝病毒从口而入;另外,疫区民众民族众多,许多传统丧葬方式习俗不利于切断埃博拉病毒的传播,也应及时加以纠正。其次,针对已经感染的患者需在短时间内做好严密的隔离措施,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然后从人体本身着手,加强培固正气,强壮体质,调摄精神,使心态平和,提高自身的免疫能力。周教授说,面对严峻的疫情,应该做到“无病防病”。可使用《松峰说疫》[11]中记载防避瘟疫的方剂,如“避瘟丹,以苍术、乳香、甘松、细辛、芸香、降真香各等分,糊为丸豆大。每用一丸焚之,良久又焚一丸。烧之能避一切秽恶邪气”。或者服用解表清热、化湿和中、清热解毒的方剂,如藿香正气散、清暑益气汤、银翘散、甘露消毒饮等。

2.3 治疗方法 周教授认为临床上与埃博拉出血热比较相似的病种是流行性出血热,二者的主要症状均为高热、出血、脏器损伤[14],其治疗经验可以为埃博拉出血热提供一定帮助。周教授根据埃博拉出血热的病情表现,将病情分为3个时期。

2.3.1 初期 本阶段的病情主要表现为高热头痛,舌红、咽痛、肢体疼痛,面红目赤,腹痛、呕吐泄泻。病位在卫分和气分,属“卫气同病”,治疗以清热解毒,芳香化湿,理气止呕为要。临床治疗时应用金银花、连翘、生石膏、板蓝根、黄芩、川连等大量清热解毒药物,务求卫气双解;藿香、佩兰芳香化湿,防风、羌活祛风胜湿解肌;法半夏、橘皮、竹茹、丁香理气止呕,苍术、猪苓、茯苓燥湿止泻。

2.3.2 极期 本阶段除初期的高热、身痛、吐泻以外,还出现脏器损伤及内外出血,具体表现为结膜充血、鼻衄、吐血、脏器出血、血便和皮下出血等。此时病情明显加重,是病情最为严峻阶段。疫毒太盛,入血分破血妄行,治疗以清热解毒,凉血止血为要,临床治疗宜气血两清。治疗用藿香、薄荷清热透邪,石膏、知母、黄芩、黄连、金银花、连翘清热解毒,赤芍、牡丹皮、生地黄、大青叶凉血止血;玄参、石斛、生地黄滋阴凉血。可适当加入1~2 g的犀角(可用水牛角代替),以汤药冲服,以增强清热凉血止血作用。

2.3.3 恢复期 本阶段主要表现为仍有发热、但热势不高,继发性的头痛和昏睡,精神萎靡,食欲差。此时患者已经基本度过生命危险期,处于气阴两虚,余毒不尽的状态。治疗应继续坚持清热解毒,同时益气养阴。白茅根、芦根清热生津除烦,金银花、连翘、黄芩清解余毒;玄参、麦冬、石斛、五味子、浮小麦气阴双补,另加人参、黄芪增强补气之功。如果患者服上药后,病情平稳,症状基本缓解,则可减适量减少清热药,加大扶正药,上方去芦根、白茅根,加茯苓、白术健脾益气,乌梅、白芍敛阴生津。

3

在塞拉利昂,有中国医疗援助队的医生使用中医药对患者进行治疗,观察表明中医药的早期介入可以缓解患者的疲乏、呕吐、腹泻、疼痛等症状,对于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有明显效果[15]

参考文献

[1] Hoenen TGroseth AFalzarano D et al. Ebola virusunravelling pathogenesis to combat a deadly disease [J]. Trends Mol Med 200612(5)206-215.

[2] HalfmannPKimJ HEbihara Het al. Generation of biologically contained Eblla viruses[J]. Proc Nalt Acad Sci USA2008105(4)1129-1133.

[3] 邱南海,张文龙.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后股骨头坏死的病因及治疗[J].中国组织工程研究,201317(30)5525-5530.

[4] 陈玫芬.疫病之中医预防研究[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15-6.

[5] 张祺嘉钰,孙毅,张恩户,等.清瘟败毒饮治疗感染性疾病的实验及其临床研究[J].海峡药学,201527(5)99-100.

[6] 李会丽.普济消毒饮加减结合常规疗法治疗流行性腮腺炎32例临床观察[J].中医药导报,201319(1)99-100.

[7] 吴莹,金叶智,孟建,等.犀角地黄汤合银翘散含药血清抑制流感病毒感染大鼠肺泡巨噬细胞致炎物质的研究[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029(12)1974-1978.

[8] 肖倩倩,张福利.中医治疗突发传染病的优势回顾及构建温病学防治传染病体系之思考[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9)2860-2863.

[9] Sullivan NYang ZYNabel GJ. Ebola virus pathogenesisimplications for vaccines and therapies[J]. J Virol200377(18)9733-9737.

[10] 郭雅玲,王超君.埃博拉出血热的防控策略及其研究进展[J].国外医学:医学地理分册,201536(1)5-8.

[11] 刘奎撰.松峰说疫[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741205.

[12] 尹周安,贺圆圆,袁振仪,等.埃博拉出血热的中医防治策略构思[J].中医药导报,201420(10)4-7.

[13] 罗芳,刘增加,张军民.埃博拉出血热的发病机制及其防治[J].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432(5)470-473.

[14] 刘纳文,才真.流行性出血热中医辨治体会[J].新中医,200840(5)103-104.

[15] 杜宁.解放军援塞医疗队中医抗击“埃博拉”显优势[N].中国中医药报,2015-01-07(003).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