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黄石玺运用毫火针验案举隅

作者:李喜梅,黄石玺  发布于:2019-1-7 0:00:00  点击量:790


[关键词] 火针;毫火针;顽固性疾病;医案

    黄石玺是广安门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国医大师贺普仁的贺氏火针针法优秀传承人。黄石玺始终工作在临床一线,从事临床医疗、科研、教学工作30余年,在田从豁、李志明、叶成鹄、高立山等老师的指导及贺普仁的熏陶下,逐渐形成了自身独特的学术见解及诊疗风格,积累了较丰富的临床经验,注重针刺镇痛、火针的研究与应用,善用毫火针为主治疗各种顽症。笔者在跟师学习中见证了很多毫火针的独特之处,现举隅如下。

1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

    患者,男,78岁,初诊:2015年9月21日。主诉“右侧胁肋部及腹背部刺痛16月余”。现病史:患者16个月前因与邻居发生口角,第2日右侧胁肋部及腹背部出现带状疱疹,疱疹较大,临床症状较重,在北京市某医院住院治疗,给予止痛和抗病毒治疗,1个月后疱疹结痂脱落出院,但仍遗有右侧胁肋部及腹背部刺痛。刻下症:右侧胁肋部及腹背部刺痛,呈阵发性加剧,衣服蹭刮诱发或加重,伴局部皮肤紧皱不适感,影响睡眠,患者坐卧不安,急躁易怒,纳可,小便正常,大便偏干。查体:形体消瘦,右侧胁肋部及腹、背部可见约7 cm×30 cm带状分布的色素沉着,触之疼痛加重,舌质暗红,苔白,脉弦细。诊断: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气滞血瘀)。治则:温通经络,活血化瘀止痛。治法:(1)毫火针5支点刺阿是穴(疱疹疼痛区域)及皮损区相应皮肤节段的夹脊穴,每周2次;(2)毫针在带状疱疹局部周缘进行透刺、密针围刺,留针20 min,每周4次;(3)起针后在疼痛点处拔火罐,放出少量瘀血。

    第2次治疗:2015年9月22日。患者自觉疼痛减轻,全身舒畅许多,睡眠有所改善。

    第5次治疗:2015年9月28日。疼痛明显缓解,自己感觉减轻50%,睡眠明显改善,情绪较前也有改善。

    第10次治疗:2015年10月10日。疼痛轻微,痛敏感及皮肤紧皱感也减轻,夜里基本不痛醒,心情也好。又继续巩固治疗8次。

    2015年10月22日就诊时,自诉疼痛基本消失,心情好,睡眠可,大便正常,停止治疗。随访4个月未复发。

    按语:本案例中患者因生气,肝经气滞,病发时又因治疗不当,使邪气郁滞,流连于肌肤,阻滞经络,不通则痛。所以治疗时用毫火针温通经络,拔罐祛瘀生新。瘀滞祛除,新血得生,经脉得通,病损处气血得复,疼痛自然减轻。我们借助毫火针对针刺部位皮肤构成轻微的烫伤,以此促进局部组织的新陈代谢和微循环的改善,从而促使神经损伤修复,达到缓解疼痛的目的[1]。拔罐是为了祛瘀生新,所以血量不宜太大,疗程不宜太长,病情缓解就可以停用。

    导师治疗神经性疼痛类疾患,以局部取穴为主,远端取穴为辅,以温通经络为治疗大法,同时又注重个体差异,对于邪实而正气不虚者,以祛邪为主,对于正虚邪恋者,以扶正袪邪为主,重在温通。

2 顽固性头痛

    患者,女,54岁。初诊:2015年1月12日。主诉“头痛1年余,加重1周”。现病史:患者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枕部疼痛,逐渐蔓延至头两侧及前额部,劳累、受寒或着急而诱发,初期服用尼莫地平、去痛片类药物能够缓解,但疗效不能维持,后来逐渐加重,在当地医院行头颅CT、脑血管超声检测均未见明显异常,血压正常。西医诊断为血管神经性头痛,经中西医治疗后未愈。近1周因气候寒冷,头痛加重,服用止痛药物无效,常规针灸治疗疗效不显著特慕名而来。刻下症:后枕部、头两侧及前额部疼痛剧烈,紧缩感,项背僵硬,频频恶心欲吐,畏风寒,纳可,眠差,二便调。查体:颈部及神经系统检查未见明显异常,太阳、百会、翳风穴有压痛,舌质暗淡,舌边有瘀斑,舌下络脉粗胀迂曲,舌苔白润,脉弦紧。诊断:头痛(风寒侵袭,瘀阻脉络)。治则:祛风散寒通络,活血化瘀止痛。治法:(1)毫火针3支点刺太阳、百会、率谷、翳风、头维、颈3~4夹脊穴,每周2次;(2)毫针针刺百会、大椎、印堂,双侧太阳、率谷、翳风、头维、上星、风池、颈3~4夹脊穴、列缺、合谷,留针40 min,每周4次;(3)在百会、双侧太阳、大椎处的针柄上放2 cm长艾炷,燃毕再放2柱,约40 min。治疗结束后患者即觉头痛减轻,颈部觉舒,心中大喜。

    第2次治疗:2015年1月13日。头痛减轻,但仍有紧缩感,上述治疗不变。

    第4次治疗:2015年1月19日。头痛明显缓解,头部压痛点消失,项背僵硬感消失,无恶心,睡眠改善。继续按上述方法治疗,巩固疗效。

    第10次治疗:2016年1月30日。头痛基本消失,颈背觉舒,畏风寒改善,进行最后一次治疗。随访半年头痛未再发作。

    按语:头为人之首,身之巅,“头为天象,六腑清阳之气,五脏清华之血,皆会与此。故天气六淫之邪,人气五贼之变,皆能相害”。寒邪侵袭头部经络,致经气阻滞,不通则痛,风为阳邪,其性清扬,易侵袭人体上部,故发为头痛。“病久、痛久则入血络”。

    对于此患者的治疗导师重“火”、重灸,其治则以“通”为主,纠正人体失衡状态,使经气平和。毫火针纠正其头部血液供应的病理状态,并通过其通经驱邪和温度效应等起到即刻止痛的作用,且疗效在3 d内保持并加强[2]。因患者寒象较为明显,我们又应用温针灸增强其温通作用。

3 牛皮癣

    患者,女,60岁。初诊:2015年6月8日。主诉“右侧腰部皮癣,瘙痒难忍2年余”。现病史:患者无明显诱因觉右侧腰部皮肤瘙痒,出现粟粒至绿豆大小丘疹,曾多次前往医院就诊,口服中药、西药,外涂百多邦,效果不佳,瘙痒未能控制。刻下症:右侧腰部皮肤瘙痒,夜间严重,甚者无法入睡,生气或进食辛辣食物易诱发,平素脾气急躁,食欲正常,二便调。查体:右侧腰部见9 cm×3 cm皮损,色紫暗,皮损处皮肤肥厚坚硬,并有苔藓样改变,抓痕明显,边界清楚。舌暗,苔白,脉弦。诊断:牛皮癣(气滞血瘀)。治则:祛瘀通滞,祛风止痒。治法:火针放血拔罐:用5支毫火针均匀点刺皮损处,随后迅速拔火罐,至血自然停止,放出大量瘀血,一周治疗2次。嘱咐患者忌食辛辣刺激的食物。

    第2次治疗:2015年6月11日。患者诉治疗当天晚上奇痒无比,但第2天觉瘙痒减轻。

    第4次治疗:2015年6月15日。瘙痒明显缓解,发作次数减少,晚上能安然入睡,皮损变薄。

    第7次治疗:2015年6月26日。基本无瘙痒感,皮损基本恢复,与周围皮肤相平、颜色基本相同。治疗结束。随访3个月未复发。

    按语:牛皮癣以阵发性瘙痒和皮肤苔藓样变为特征,属于皮肤科疑难病,其缠绵难愈,常迁延数年之久,易复发。中医认为其发生与情志不遂、风热侵袭、过食辛辣等因素有关。病位在肌肤腠理,基本病机是风热外袭或郁火外窜肌肤,日久耗伤阴血,化燥生风,肌肤失养[3]。首先火针疗法借助火力强开其门,使内热火毒之邪直接外泄;其次,火针直接导火热于体内,使火热在体内持久扩散达到温运气血的作用;再者,火针开门泻邪,直接疏通腠理,使风邪从表而解;同时加上拔罐放血,祛瘀生新,可以改善皮损处的血液循环,从而达到祛瘀止痒的作用[4]。

    皮肤病的皮损修复,对于现代医学来说是一大难题,导师在治疗皮肤类疾病时以“祛瘀生新”为大法则,推崇火针疗法。

4 顽固性面瘫

    患者,男,37岁。初诊:2015年10月8日。主诉“左侧口眼歪斜5个月余”。现病史:5个月前患者晨起发现左侧耳后疼痛,继而出现口角向右侧歪斜,前往北京市某西医院就诊,查头颅CT正常,给予营养神经的药物治疗,告诫不能行针灸治疗,治疗1个月无效,之后患者曾贴过膏药、服用偏方均无效,后经人介绍黄石玺教授善用毫火针治疗面瘫,遂来就诊。刻下症:口角向右侧歪斜,左眼闭合不完全,流泪,面部肌肉发紧,左侧齿颊间存食,左耳后疼痛,纳眠可,二便调。查体:左侧额纹消失,眼睑闭合不全,眼裂3 mm,鼻唇沟变浅,不能蹙眉、皱额,饮水漏水,鼓腮漏气。舌淡,苔白,脉沉。House-Brackman面神经功能分级量表评为V级。诊断:面瘫(风寒阻络)。治则:通络牵正,温养面容。治法:先以毫火针2支点刺左侧翳风、阳白、攒竹、太阳、颧髎、下关,再针刺以上诸穴及地仓透颊车、双侧合谷穴,针刺后太阳穴及下关穴的针柄上放置点燃的2 cm长艾条,留针20 min。前3天每日1次,之后隔天1次。

    第4次治疗:2015年10月14日。前已治疗3次,觉面部肌肉舒适很多,左耳后疼痛消失,眼裂1 mm,流泪减少,左侧齿颊处存食好转。

    第10次治疗:2015年10月25日。症状明显改善,中度面瘫,有额纹,用力后可闭眼,但眼睑闭合无力,晨起仍感左侧面部稍微发紧,每次针灸后缓解,左侧眼睛无眼泪溢出,口角轻度流涎,House-Brackman面神经功能分级量表评为III级。

    第20次治疗:2015年11月14日。静止状态已看不出是面瘫患者,但大笑时仍有口角歪斜,噘嘴时左侧口角及上下唇稍欠丰满,余诸症消失,患者想继续治疗巩固疗效。

    第30次治疗:2015年12月16日。症状基本痊愈,最后1次治疗。House-Brackman面神经功能分级量表评为I级。随访3个月未复发。

    按语:针灸治疗面瘫疗效确切,但一些顽固性面瘫患者因病程较长,多表现为虚实夹杂,使用一般针刺已较难起效,而火针对经络的刺激强而持久,吾师更善用温针灸治疗面瘫,以温养、修复颜容,对面部受损神经、血管及组织起到很好的修复作用,进而使面部肌肉功能得到恢复[5],加之毫火针操作方便及重复性强,目前有望成为治疗顽固性面瘫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之一。

    对于此类面瘫的治疗导师重在强通,调动面部气血,提升肌肉功能。

5 痛   经

    患者,女,26岁。初诊:2015年11月14日。主诉“经期下腹疼痛11年余,加重1年”。现病史:15岁月经初潮,第1次月经来潮时即觉下腹疼痛,但疼痛轻微,之后疼痛逐渐加重,甚者需服用止痛药,近1年来,由于压力较大,每次月经时下腹疼痛较剧,无法工作,服用止痛药效果亦不明显,抱着试试的心理求助针灸治疗。刻下症:乳房胀痛,心情烦躁,自诉每次月经来的1~3 d下腹疼痛剧烈,绞痛,喜温拒按,伴恶心,血块多,色紫黑,量少,持续7 d,周期正常,平素纳眠可,四肢冰凉,二便调。诊断:痛经(寒凝胞宫)。治则:调和冲任,暖宫散寒。治法:用毫火针3支点刺关元、中级、归来、子宫;用毫针针刺上述穴位并加双侧血海、足三里、三阴交、太冲;每次针刺完在下腹部放艾灸盒。我们选择月经来潮前7 d开始治疗,每天治疗30  min。2015年11月21日进行第1次治疗,患者11月28日月经来潮,电话诉疼痛较前明显减轻,服用1粒布洛芬后能正常上班。

    2015年12月20日开始第2周期的第1次治疗,12月29日月经来潮,疼痛明显缓解,可以不用服用止痛药。

    2015年1月23行第3周期的第1次治疗,2015年1月31日月经来潮,腹痛基本缓解,血块少,量较前有增多。患者又巩固了2个月经周期。随访半年没有复发。

    按语:中医认为原发性痛经的两大病机是“不荣则痛”和“不通则痛”,而火针不仅具有针刺调理脏腑阴阳的功效,同时又借助火热之力直接激发经气,温通经络,鼓舞气血运行,两者结合则使经脉通畅、气血调和。

    导师治疗痛经以“通”和“温”为两大法则。经前治疗有疏肝解郁、调理冲任、温经活血的作用,而且“毫火针”针细,可重复操作性强,患者的痛苦小,易被患者接受[6]。

6 结 语

    火针疗法古代称为“焠刺”,最早记载于《黄帝内经》,火针被称之为“燔针”“焠针”“大针”等。火针是集针刺和温热于一体的治疗方法,其火热之力可直接激发经气,温壮阳气、鼓舞气血运行。吾师在临床中不断摸索、学习,并用1寸普通不锈钢针灸针(针身长25 mm、直径0.35 mm)代替传统火针,从中发现毫火针有很多优势,特别对于临床中一些常规针灸治疗效果欠佳的疾病,用火针治疗效果明显。吾师常教导我们,要继承而不泥古,创新而不离宗,只要是对患者有利的都可以为我们所用。毫火针的应用不仅给传统的火针带来了新的生命,也给一些患者带来了治疗的信心。

    从现代医学角度看,火针疗法能对人体大脑皮层、植物神经系统、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泌尿系统、内分泌系统、免疫系统等都能产生功能调整作用,并通过增强机体的细胞与体液的免疫功能,促进代谢与细胞修复,这种积极的作用,有益于增强人体的抗病能力,恢复人体脏腑功能活动,使经络气血运行通畅,稳定阴阳相对平衡的健康状态。因此,火针疗法可以治疗临床许多疑难病症以及各种虚证[7]。

    毫火针具体操作:75%的酒精常规消毒施针部位,左手持止血钳夹95%捏干的酒精棉球,点燃后移至针刺部位10~15 cm处,右手拇、食、中指夹持1寸针灸针2~5支,将针尖针体下部置于火的外焰烧,直至针体下1/3烧至通红,迅速垂直刺入腧穴,并迅速出针,时间约半秒钟,根据情况可在施针部位点刺1~3次[8]。至于在治疗中选择毫火针支数不同,是因病而异,选择1~2支者,多为治疗点在穴位上,选择3~5支者,多为皮肤病皮损面积大,需多次毫火针治疗者,以减少患者的进针痛苦。毫火针既保留了火针的优点和特点,也克服了传统火针的某些缺点,从而使火针在临床的应用更加广泛和普及[8]。

参考文献

[1]黄石玺,毛湄,蒲晶晶,等.毫火针配合温针灸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临床研究[J].中国针灸,2014,34(3):225-229.

[2]张和平.火针治疗风寒头痛49例[J].中国针灸,2002,22(3):192.

[3]王华,杜元灏,王瑞辉,等.针灸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296-297.

[4]慈洪飞.毫火针散刺治疗局限性神经性皮炎[J].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15,32(3):362-363.

[5]张迪,王珑,姜凡,等.近10年火针治疗面瘫的研究进展[J].中国中医急症,2015,24(9):1601-1603.

[6]杜敏,韩怡菊.毫火针治疗寒湿凝滞型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药科学,2015,5(1):119-110.

[7]郑学良,申俊军,彭静山,等.中华火针疗法[M].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51.

[8]黄石玺.火针针具及临床操作改良[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7,13(3):231-232.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