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运用健脾法治疗中晚期胃癌研究进展

作者:戈宝红,李东芳  发布于:2018-11-21 0:00:00  点击量:235


    [摘要] 从胃癌的病因病机,健脾法治疗胃癌的临床研究、实验研究等方面阐述了健脾法在治疗中晚期胃癌中的作用,为其临床运用提供了思路。

    [关键词] 健脾法;胃癌;中医;研究进展

    目前胃癌的发率居消化道肿瘤的第2位,也位于恶性肿瘤死因的第2位[1],由于胃癌早期症状的隐匿性,大多数胃癌确诊时已属中晚期。而在中晚期胃癌的治疗中,中医在改善胃癌患者的临床症状、提高生活质量、提高生存率以及减轻化疗副反应等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近年来,中医辨证施治成为治疗中晚期胃癌的新研究热点,而这其中健脾法研究最为深入,中医学认为,健脾法贯穿于中晚期胃癌治疗的始终,现将近年来健脾法治疗中晚期胃癌的研究进展综述如下。

1 脾虚为中晚期胃癌之基本病因病机

1.1 古籍中类似胃癌之病因病机描述 中医学中虽无“胃癌”之名,但根据其证候特点,可归属于“胃脘痛”“反胃”“噎膈”“积聚”“伏梁”等范畴[2]。对于其病因病机,东汉末年著名医家张仲景《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篇有云:“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宿谷不化,名曰胃反。”此胃反与晚期胃癌幽门梗阻的临床症状相似,且明确指出本病病机系脾胃损伤,不能腐熟水谷。金元名家李东垣对其又有所发挥,其在《活法机要》云:“壮人无积,虚人则有之,脾胃虚弱,气血两虚,四时有感,皆能成积。”再次强调脾胃虚弱是胃癌发生的重要病机[3]。《素问·平人气象论》[4]云:“平人之常气禀气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气也,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故治疗胃癌尤其是中晚期胃癌,应以顾护脾胃之气为第一要义,脾胃一败,生机顿灭。

1.2 现代对胃癌病因病机的认识 随着中医理论的不断完备、体系的不断完善,亦有中医肿瘤分支。现代中医学认为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胃健旺则五脏安和,百病不生;脾胃失和则生化乏源,脏腑不安。壮人无积,虚人则有之。胃癌的发生多是因为长时间饮食不节,或劳倦过度,或忧思抑郁,或久病失养,从而损伤脾胃,脾胃虚弱,健运失调,水湿积聚,气血运行失常,滞久则成瘀,热毒痰凝胶结于胃,积聚成块,日久酿成癌毒[5]。刘沈林认为:脾胃虚弱是胃癌病机的关键,健脾养胃是治疗之根本[6]。邱佳信等[7]亦认为脾虚为胃癌之本质,脾虚之证贯穿于胃癌于胃癌始终,且提出健脾法为治疗胃癌之主要方法。

1.3 胃癌的证型研究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治病必求于本。”病因病机是对疾病本质的抽象认识及概括。诸多研究显示脾虚贯穿于胃癌发生发展的始终。江澄等[8]通过对500例胃癌患者中医证型动态演变的回顾性研究,证实脾虚证为胃癌术前最常见的证型,占38.3%,亦为胃癌术后常见的证型,占89.1%。王克穷等[9]通过对466人1097次胃癌手术、化疗前后患者的前瞻性队列调查,以胃癌脾虚证为因变量,以临床因素为自变量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脾虚证发病率为36.65%,其中,术前、术后化疗前、术后化疗后分别为34.09%、34.77%和39.66%。王程燕等[10]对近10年来国内公开发表的有关胃癌中医证型的文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发现在胃癌术后所占比例最高的证型为脾胃虚弱型(17.76%)。龙华等[11]研究的60例中晚期胃癌患者中,脾胃虚寒占总数的21.67%,其次为胃热伤阴及气血双亏型,所占比例均为16.67%。

2 健脾法治疗中晚期胃癌的临床研究

    中医重在辨证施治,以健脾法为基准,根据患者临床症状,灵活加减,在提高患者自身免疫力、增强自身系统的免疫机制[12]、减轻化疗毒副作用、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方面有较好的优势。

2.1 提高生活质量 杨默等[13]观察疏肝健脾理气方对中晚期胃癌的治疗效果,结果发现两组患者的中医证候均有所改善,同时患者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但对病灶大小的改善并不明显,说明疏肝健脾理气方可有效缓解中晚期胃癌患者的中医症状、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廖伟[14]用健脾祛瘀化痰法联合化疗治疗中晚期胃癌与化疗组对照,结果发现观察组生活质量提高54.3%,高于对照组的28.6%(P<0.05)。也有学者研究发现健脾益胃汤辅助化疗治疗晚期胃癌可以显著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15-16]。冯鑫[17]发现六君子汤配合化疗可改善进展期胃癌的生活质量。郑剑恩[18]通过观察中药补气健胃汤联合化疗治疗中晚期胃癌的疗效,发现中药补气健胃汤能明显减轻患者临床症状,降低化疗药物毒性,改善生存质量。

2.2 减轻化疗副反应 樊江丽等[19]观察胃复方对中晚期脾虚瘀毒型胃癌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结果示治疗组骨髓抑制及消化道反应较对照组轻(P<0.01),表明胃复方健脾益气能减轻中晚期胃癌患者化疗所致消化道反应及骨髓抑制。王玉[20]观察扶正健脾法治疗中晚期胃癌化疗副反应的疗效,结果发现治疗组在改善化疗所致的恶心呕吐、腹泻、便秘等胃肠道反应及一般状况方面均优于对照组(P<0.05),表明扶正健脾法能减轻患者化疗后不良反应,尤其是消化道反应。贾媛媛等[21]研究发现健脾益气法配合化疗能明显减轻晚期胃癌化疗后的不良反应。陈强松等[22]应用自拟健脾抑瘤汤联合化疗治疗晚期胃癌,结果发现其具有增效减毒的作用。

2.3 提高生存率 张巍等[23]用养胃抗瘤冲剂(黄芪、人参、白术、淫羊藿、白花蛇舌草等)联合化疗治疗中晚期胃癌,随访评价其3年生存率,结果提示治疗组3年生存率(56.7%)高于对照组(48.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养胃抗瘤冲剂健脾养胃能延长患者生存期。薛兴存等[24]采用单因素分析方法,将86例早期胃癌术后患者分为单纯化疗40例和健脾益气化瘀与化疗结合治疗46例,结果治疗组3、5年存活率均高于单纯化疗组。孙姗姗等[25]观察以健脾为主的中药对胃癌术后无病生存期(DFS)的影响,结果发现中药组(中药+化疗)1、3、5年无病生存率分别为94%、76%、67%,高于对照组(化疗)的82%、47%、39%。

2.4 降低复发转移率 戴超颖等[26]采用藤梨根汤(藤梨根、黄芪、茯苓、白术、太子参、薏苡仁等)联合化疗治疗胃癌与单纯化疗组对照,并对治疗后3个月进行随访,结果发现,在后期随访复发、转移及加重情况藤梨根汤治疗组较对照组为轻(P<0.05或P<0.01)。梁建等[27]对608例胃癌患者进行系统评价,结果显示在复发转移率方面健脾益气为主的中药结合化疗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OR=0.58,95%CI=(0.37,0.92),P=0.02]。孙太振[28]利用健脾解毒汤合化疗与单纯化疗组对照,观察1、2、3年累计复发转移率,结果发现对照组复发转移率均高于治疗组(P<0.05)。

3 健脾法治疗胃癌的实验研究

    王瑞平等[29]观察健脾养正消癥方对裸鼠胃癌移植瘤及转移灶的生长转移及相关基因的影响,结果显示健脾养正消癥方高、低剂量组小鼠瘤体平均瘤重明显小于模型组(P<0.01),且健脾养正消癥方作用于裸鼠胃癌移植瘤及其肝转移灶后,侵袭转移相关基因中MMP-2,MMP-9,MMP-14,VEGF表达下降,RECK基因表达上升,表明健脾养正消癥方的作用机制可能是通过下调P-STAT3、MMP-2、MMP-9、MMP-14、VEGF因子,上调RECK因子表达水平起到抑制肿瘤侵袭转移的作用。苑伟等[30]研究健脾法在抗肿瘤作用与调节非特异性免疫相关的机制,结果发现全方组、健脾组、非健脾组NK细胞杀伤活性、血清IFN-r含量、NKG2D受体表达量均高于生理盐水组(P<0.01),5-FU组则无变化,健脾组与全方组相比,上述指标均无统计学差异,非健脾组NK细胞杀伤活性及血清IFN-r含量均低于全方组(P<0.01),说明健脾为基础的复方对皮下移植瘤小鼠具有抑瘤和增强宿主非特异性免疫的作用,且健脾组分在其中起主导作用。除此之外,王克穷等[31]研究发现四君子汤可能通过抑制VEGF的表达起到抑制肿瘤血管生成的作用,并能延长小鼠生存期。通常认为,细胞凋亡有3条通路:即死亡受体通路、内质网通路和线粒体通路。在肿瘤的细胞凋亡线粒体途径中,p53、Bcl-2、Bax蛋白扮演着重要角色,敖慧等[32]采用免疫组化法研究参术胶囊对脾虚胃癌小鼠细胞凋亡线粒体途径上游基因的影响,发现参术胶囊通过调节p53、Bcl-2的表达,将其健脾益气的功效在分子水平得以体现。

4 结   语

    胃癌是以胃脘部饱胀或疼痛、纳呆、消瘦、黑便、脘部积块等为主要临床表现的恶性肿瘤,亦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中晚期胃癌生存期短[33],在中晚期胃癌的综合治疗中,中医治疗其疗效已被广泛认可。中医是在整体观念的指导下,以辨证论治为诊疗特点的医学体系[34],治疗中晚期胃癌着重于人体自身的稳态,达到“阴平阳秘”之内环境的平衡,强调带瘤生存,优势在于能个体化治疗。众多临床及基础研究均表明中医健脾法能够改善中晚期胃癌患者的生活质量、提高生存率、减轻化疗副作用、降低复发转移率,诱导胃癌细胞凋亡。中医治疗胃癌方面的研究空间还有很大,今后可以挖掘单味药物作用于胃癌的机制及作用靶点,使中药的作用在分子水平上得以体现,为中药临床的应用提供依据。

参考文献

[1]陈灏珠.实用内科学[M].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109.

[2]张元清,舒鹏.运用健脾法治疗胃癌研究进展[J].辽宁中医学院学报,2014,16(2):69-71.

[3]陈光顺,潘虹.立足“阳主阴从”探析胃癌的辨治思路[J].新中医,2013,42(12):10-11.

[4]南京中医药大学.黄帝内经素问译释[M].4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

[5]周岱翰.中医肿瘤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1:229.

[6]王鹂.刘沈林教授从脾论治胃癌经验[J].中医药通报,2013,12(6):25-26.

[7]邱佳信,贾筠生.健脾法为主治疗晚期胃癌的探讨[J].中医杂志,1992,33(8):23-25.

[8]江澄,赵晶磊,林胜友.胃癌中医证型动态演变的回顾性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3,33(1):44-46.

[9]王克穷,马娟,于明洋,等.胃癌脾虚证的前瞻性队列研究及相关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2,31(8):1725-1727.

[10]王程燕,谢长生.6970例胃癌辨证分型临床报道的统计分析[J].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15,37(3):58-61.

[11]龙华,李忠.中晚期胃癌中医证候学特征的研究[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0.

[12]吴颉,葛信国.中晚期胃癌中医治疗进展[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15(1):214-216.

[13]杨默,李慧.疏肝健脾理气方联合化疗治疗中晚期胃癌疗效观察[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5,27(1):79-81.

[14]廖伟.中西医结合内科治疗中晚期胃癌临床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5,46(15):21-28.

[15]王红丽.健脾益胃汤辅助化疗治疗晚期胃癌临床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5,30(7):129-130.

[16]刘涌涛.健脾益胃汤辅助化疗治疗晚期胃癌对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J].临床医学文献杂志,2015,11(2):2083-2086.

[17]冯鑫.中药配合DCF化疗方案治疗进展期胃癌临床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5,54(15):82-97.

[18]郑剑恩.补气健脾汤联合化疗治疗中晚期胃癌43例临床观察[J].浙江中医杂志,2015,50(2):92.

[19]樊江丽,李东芳,焦蕉,等.胃复方联合化疗对中晚期脾虚瘀毒型胃癌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医杂志,2015,50(2):120-123.

[20]王玉.扶正健脾法治疗中晚期胃癌化疗副反应20例总结[J].湖南中医杂志,2013,29(4):50-51.

[21]贾媛媛,邹玺,胡守友.健脾益气法联合化疗治疗晚期胃癌的临床观察[J].中国中西医结合消化杂志,2014,22(12):703-705.

[22]陈强松,陈奕,裴润谅,等.健脾抑瘤汤对晚期胃癌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2,10(12):129-130.

[23]张巍,劳微微.养胃抗瘤冲剂联合新辅助化疗方案治疗中晚期胃癌的临床疗效分析[J].中医药导报,2015,21(12):46-48.

[24]薛兴存,郭锐.健脾益气化瘀方配合西药治疗早期胃癌术后疗效观察[J].陕西中医,2012,33(7):843-844.

[25]孙姗姗,赵爱光,杨金坤,等.健脾为基础的复方辨证治疗对胃癌根治术后无病生存期的影响[J].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11,19(6):6-7.

[26]戴超颖,金莉.藤梨根汤治疗胃癌患者110例临床疗效分析[J].中国中医药科技,2014,21(6):698-700.

[27]梁建,蒋曼君,邓鑫,等.健脾益气法为主的中药结合化疗治疗胃癌的系统评价[J].辽宁中医杂志,2013,40(4):630-633.

[28]孙太振.解毒健脾汤预防胃癌根治术后复发转移临床观察[J].新中医,2011.40(10):82-83.

[29]王瑞平,朱超林,刘包欣子,等.健脾养正消癥方对裸鼠胃癌移植瘤及肝转移灶的生长转移及相关基因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5,21(3):164-168.

[30]苑伟,陈彬,赵爱光,等.健脾复方对人胃癌细胞株MKN-45裸小鼠皮下移植瘤模型非特异性免疫功能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3,28(9):2766-2770.

[31]王克穷,张振兴,张天瑶.四君子汤对胃癌细胞植入小鼠术后复发细胞内VEGF及生存期的影响[J].福建中医药,2012,43(1):43-44.

[32]敖慧,彭成,邓青秀.参术胶囊对脾虚胃癌小鼠细胞凋亡线粒体途径上游基因的影响[J].中国药理学通报,2013,29(7):1033-1034.

[33]周际昌.实用肿瘤内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1:589-600.

[34]薛瑞,陈海富,李宜放.近五年晚期胃癌中医诊治概况综述[J].中医临床研究,2014,6(9):105-109.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