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构建个性化老年中医体质辨识重要性的探讨

作者:陈 燕,林 静,洪 净  发布于:2018-11-2 0:00:00  点击量:134


    [摘要主要介绍了目前中医体质辨识方法和应用现状,从人口老龄化、老年人健康问题、中医体质调理优势3方面阐述老年中医体质辨识的重要性,提出为老年提供个性化中医体质辨识,以促进老年健康管理发展。

    [关键词中医体质辨识;老年;健康管理;个性化

    体质分类是中医体质学研究的基础与核心内容,是从复杂的体质现象中总结出一般规律,最终建成体质分类系统[1]。王琦把人体体质按照中医规律分为9种基本体质类型:平和质、气虚质、阳虚质、阴虚质、血瘀质、气郁质、痰湿质、湿热质、特禀质[2]。中医对于每一种偏颇体质都有一套建立在中医理论和临床经验基础上的调整对策。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老年人健康问题更加凸显,而中医“简、便、验、廉”[3]的优势特点对老年人健康促进有着重要意义。而中医的体质辨识可以为疾病的预测和健康指导提供依据[4]。笔者就中医体质辨识应用现状及老年人群中医体质调理的必要性进行简单综述,具体如下。

中医体质辨识方法

    中医体质辨识是以人的体质为认知对象,根据不同的个体体质状态,因人制宜选择相应的健康指导方法来进行干预[5]。目前中医体质辨识方法主要是王琦为主的课题组编制的《中医9种基本体质分类量表》和《中医体质分类判定标准》。该方法以自评为主,受试者通过填写《中医9种基本体质分类量表》,可初步确定体质,再对《中医体质分类判定标准》9个量表中相对应的体质量表进行量化评分,从而做出准确判断。徐立军等[6]采用《中医体质量表》对862例肝胆结石患者进行中医体质辨识,发现肝胆结石患者的体质主要以湿热质、痰湿质和气虚质这3种偏颇体质为主,并提出保持良好的饮食习惯和合理的膳食结构可减少肝胆结石疾病的发生。还有梁翠梅等[7]采用标准化的《中医体质量表》对130例代谢综合征患者进行中医体质辨识,痰湿质占多数,并存在性别差异。近年来中医体质辨识方法在临床中逐渐得到应用,其效果也得到了医疗界和受试群众的普遍认可。

中医体质辨识应用现状

    随着体质辨识理论的完善以及其重要性的凸显,体质辨识正被广泛应用于临床、流行病学调查、健康管理及公共卫生等中。

2.1  临床应用  体质辨识在临床上的应用较为广泛,有研究显示胆囊结石及高脂血症与中医体质相关,胆囊结石患者的中医体质以痰湿质为主[8],朱燕波等[9]采用标准化中医体质量表和体质类型的判定分析法对高血压患者实施中医体质辨识,研究原发性高血压有意义的主要体质影响因素,结果表明高血压与体质具有相关性,不同患者存在体质的差异有其规律性,表明体质差异在疾病中的真实存在。有研究通过对糖尿病患者进行中医体质测评,为患者提供针对性、个体化治疗方案,定期监测血糖调整药物,同时制定个性化饮食方,推荐个性化运动方式、综合给予健康教育,可有效降低血糖,达到控制并发症的目的[10]

2.2  体质流行病学调查  体质辨识已被广泛运用到流行病学调查中,主要包括一定范围的普查和针对特定人群的体质调查。据姚实林等[11]采用标准化的9种中医体质量表进行调查分析,结果显示9种体质在人群中的分布存在一定的差异性,兼夹体质在人群中占有一定的比例。为更好地了解特定人群的体质分布情况,对特定人群的体质调查也逐渐增多。王洪彬等[12]对更年期女性进行中医体质调查,结果显示平和质的女性出现更年期症状多以轻中度为主,而兼夹体质的女性出现更年期症状多以中重度为主。

2.3  健康管理  中医健康管理的基础是体质辨识,符合中医“治未病”的思想理论。马晓峰等[13]认为中医体质辨识与现代健康管理不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有很好的结合点,论述了体质辨识在健康管理中体质辨识的应用及意义。王玉霞等[14]将中医体质辨识运用到代谢综合征患者的健康管理中,研究显示经中医体质辨识后制定的个性化健康处方干预的社区干预组不良的生活方式明显改变,其知识、健康管理水平显著提高,代谢综合征的各项指标明显改善。彭莉丽等[15]在应用中医体质辨识对社区老年人健康管理进行干预,结果显示基于中医体质辨识的健康管理在社区老年健康管理中的干预效果与常规的健康管理相比获得的满意度极高,且对老年人生存质量的提高有很好的效果。

2.4  公共卫生  王琦教授提出的“体质三级预防概念”,针对不同人群制订相应的预防保健措施,从大面积人群治未病角度提供方法与途径,为中医药服务于公共卫生提供了应用范式。中医体质辨识已被纳入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中,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财政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出关于做好2013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工作的通知[16],要求将中医药健康管理服务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范围,进一步发挥中医药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的作用,2013年起开展老年人中医体质辨识服务,发挥体质辨识的优势。

老年中医体质辨识的重要性

3.1  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健康问题愈加凸显  国际人口学会编著的《人口学词典》定义: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达到7%、或60岁以上人口比例达到10%的人口结构称为“老龄化社会”[17]。目前,我国拥有世界最大的老年人口群体,老年人占全球老年总人数26.6%,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且每年正以3%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整体而言,在21世纪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将一直维持在一个较高的发展水平[18]。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已成我国社会发展关键问题,人口老龄化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老年人的疾病和健康问题[19],健康问题日益显著。

3.2  老年心理、生理机能下降,健康愿望强烈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各器官和组织细胞逐渐发生形态、功能和代谢等一系列退行性变化,严重影响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机体功能逐渐下降[20],是一个疾病高发群体。据统计,2010年末全国患有2种以上慢性疾病人数高达43.8%2014年《深圳居住老人养老服务需求调查报告》显示老年人认为所面临困难的首位是“对健康状况担忧”(占55.6%[21]。因我国养老模式为“9037”,90%老年人主要采用居家养老,由于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的水平不高及现代健康管理的知识教育普及程度较低,社会化服务缺失,相当部分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未能做好老年人一些常见慢性病如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及慢性阻塞性肺气肿等的预防和定期体检,多是在老年人健康出现问题时才去医院就诊治疗,往往贻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严重影响了老年人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的提高。有调查表明老年群体需求依强弱程度排列为“健康需求、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日常生活料理需求和经济需求”[22],可见健康愿望最为强烈。

3.3  中医健康调理优势突出,老年中医体质辨识发展滞后  中医学无“亚健康”这一说法,但是中医学的“未病”学理论的形成较西医学早得多[23]。“治未病”强调环境与人的和谐统一的积极生活方式,主张“饮食有节,起居有常”“避免刺激、稳定情绪”“合理膳食、不可偏嗜”等。其养生方法简单易行、贴近日常生活,增强老人抵抗力,提升正气,更能满足老年人的健康管理需求,对维持老年人口健康、促进慢病管理有独特的优势[24]。李秀娟[25]通过中医体质辨识养生为特色的非药物干预包括养生指导、穴位按摩指导、推荐适宜的饮食对血压正常高值人群进行干预,干预后老年人的高血压发病率、体重指数、血脂、血糖均可降低,说明中医体质辨识对于防治老年人常见疾病具有良好的效果。然而中医体质辨识工作开展有近10年,已是一个较成熟的中医流行病学调查方法,但关于老年人中医体质辩识方面的工作刚进入起步阶段[26],亟待更深层次的研究。

为老年提供个性化中医体质辨识,促进老年健康管理发展

    熊水根等[27]对老年人体质的研究中,平和质比例仅占总人数的40%,且随着年龄的增大,平和质所占比例呈逐渐下降趋势。老年人年龄渐长,人体正气日益衰减,脏腑功能也在逐渐减弱,不仅出现气血阴阳的虚衰,亦会形成“因虚而至实”的病理基础,故而偏颇体质渐占优势,对某些疾病具有潜在的易患性和倾向性。可见老年人健康问题形势严峻,而老年人的慢性疾病与体质有密切的关系。鉴于此,提出以下几种对策。

4.1  开展体质辨识后的持续跟进工作  由于老年的记忆、理解能力等生理、心理机能下降。因此主张在获得人群的体质辨识信息后,结合现代健康管理手段和方法,分别为“未病”和“已病”以及“康复”老年人群提供个体化的中医药养生保健技术和方案,并定期进行效果追踪[28]

4.2  干预方法与辨识结果相结合  做到准确辨证,准确辨识体质,合理制定干预方法,结合体质辨识结论丰富干预手段。老年人体质常是几种体质的兼夹、较为复杂[29]。因此,在调理老年人体质时,既要辨清其体质类型,针对性地尽早调理,但又并非阴虚仅补阴,阳虚仅补阳,还应尽可能地寻求到其体质产生的根本原因,这样才能很好地改善老年人的体质。

4.3  完善家庭社会支持,改善患者周围环境  有研究显示[30]社区家庭支持对老年人躯体和心理健康有影响,社会支持水平越高,得到的家庭支持越多,家庭功能越好,老年人的躯体和心理健康状况越好,老年人渴望的到救治的愿望更为强烈。应完善老年人的社区家庭支持系统,从而提高中医药管理水平,促进体质辨识在老年人群中的应用。

4.4  促进临床推广,提高双重效益  提倡将体质辨识和临床工作密切结合起来[31],使体质辨识不仅仅停留在健康风险评估、健康管理,更重要的是体质辨识工作随着干预方法的多样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中医体质辨识价值得到提升。

  

    体质辨识,在注重调节人体整体机能的基础上,更加重视个体体质及个体之间的差异性,适应个体化医学发展的需要[32]。它是中医治未病的前提和基础,突出了因人制宜的思想,弥补了西医体检的不足,是制定健康干预的依据,是实现个性化针对性的健康管理的前提[33]。因此我们可以发挥传统医学独特的优势,运用中医体质辨识方法,结合当前临床应用,以中医“治未病”为理念,遵循9种体质规律,针对老年人群的生理机能,为老年人提供个性化体质辨识,做到针对性促进自我体质管理与疾病防控,实现老年中医健康管理发展,提升老年人健康水平和生活水平,促进中医走向健康管理前沿。

参考文献

[1] 柳璇.《老年版中医体质分类与判定》量表研制与初步应用分析[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3.

[2] 王琦.9种基本中医体质类型的分类及其诊断表述依据[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528(4)1-8.

[3] 王健,兰天野,王月,等.民间医药绝技发掘、保护与加快民间中医药师成长的思路与对策[C].中华中医药学会民间传统诊疗技术与验方整理研究分会第五次学术年会论文集,201245-46.

[4] 尹剑宏.中医体质辨识对健康体检的意义及应用[J].大家健康,20137(5)20

[5] 陈涛,张颖莹.中医体质辨识在健康体检中的应用探讨[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120(18)61

[6] 徐立军,程友花,曾勇,等.肝胆结石患者中医体质类型分析[J].中国医药导报,201310(22)118-120.

[7] 梁翠梅,孙颂歌,胡慧,等.代谢综合征的中医体质类型调查分析研究[J].江苏中医药,201648(5)31-32.

[8] 郝文立,王帅.胆囊结石与高脂血症及中医体质的相关性研究[J].重庆医学,201645(19)2632-2634.

[9] 朱燕波,王琦,邓棋卫,等.中医体质类型与高血压的相关性研究[J].中西医结合学报,20108(1)40-45

[10] Konkimalla V B Efferth T. Evidence-based Chinese medicinefor cancer therapy.[J].Ethnop-harmacol2008116):207-210.

[11] 姚实林,吴芳斌,许霞,等.1003例中医体质类型流行病学调查分析[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726(1)10-12

[12] 王洪彬,崔建美,赵舒,等.更年期女性Kupperman评分与中医体质相关性研究[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37(4)277-279.

[13] 马晓峰,王琦.论体质辨识在健康管理中的应用及意义[J].中华中医药学刊,200725(11)2265-2266

[14] 王玉霞,任翠梅,李润杰,等.中医体质辨识融入社区健康管理对代谢综合征的防治效果分析[J].中国全科医学,2012159(2)459-461

[15] 彭莉丽,彭卉婷,苏秀青,等.探索应用中医体质辨识在社区老年人健康管理中的干预效果[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610):1379-1380.

[16] 李菁.北京市社区中医预防保健服务现状调查研究[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4.

[17] WHO.World Health Statistics 2013[ER/OL]. http//www. who. int/ gho/ publications/world health statistics/2013/en/.

[18] 顾梦洁.OECD国家长期护理津贴制度研究[D].合肥:安徽师范大学,2014.

[19] 穆光宗,张团.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及其战略应对[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505):29-36.

[20] 仇冰玉.农村老年人健康影响因素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5.

[21] 赵华,李洋.河北省老年人体质状况分析[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34(3)756-758.

[22] 唐韵.完善深圳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研究[D].南昌:江西财经大学,2015.

[23] 吕林,梁超,于正,等.中医药调理亚健康状态的优势[J].甘肃中医,2010,2310):8-10.

[24] 谢新敏.中国传统伦理文化对中医“治未病”理论体系的影响[D].哈尔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1.

[25] 李秀娟.以中医体质辨识养生为特色的社区非药物干预对血压正常高值老年人群的影响[J].世界中医药,20127(4)345-347.

[26] 徐凤励,赵凡平,郁斌,等.上海市程家桥社区老年人群中医体质辨识分析[J].河北医学,201117(5)663-666.

[27] 熊水根,刘春燕,胡亮明,等.新建区社区老年居民中医体质辨识分析[J].江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283):30-3235.

[28] 熊运波,刘勤,齐玉龙.我国老年健康管理模式构建[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32(2)662-664.

[29] Fernanda Borges Carlucio da Silva. Sociodemographic profile and health condition of elderly patients attended at a community primary health center[J]. Journal of Clinical Gerontology & Geriatrics 2016(7)93-98.

[30] 陈长香,田苗苗,李淑杏,等.应对老年人健康问题的家庭社区社会支持体系[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333(23)5963-5965

[31] 姚丽君,胡春蓉,师晶丽,等.体质与体质评估在康复医学中的思考[J].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58):1617-1622.

[32] 孙理军,柏云飞.体质辨识在治未病中的地位及作用[J].现代中医药,201535(6)58-61

[33] 于晓彦,汤少梁,王高玲.中医药“治未病”健康管理服务发展现状及推广对策研究[J].江苏中医药,2014,4611):70-73.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