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杜思敬及《针经摘英集》的针法学术特色

作者:付丹丹,张立志,许能贵  发布于:2018-10-3 0:00:00  点击量:204

[摘要] 探讨杜思敬及《针经摘英集》的针法学术特色,其重视针法,尤重于毫针刺法,略于灸法;强调针效反应,认为得气是针刺有效的关键;认为针刺同时配合病灶刺激以“透气”则增效;秉承《内经》呼吸补泻手法和强调针灸亦需要辨证施治。杜氏虽非临床医家,但其以文人的角度总结收集医方;研读《针经摘英集》不仅可以学习针刺治病之法,并可跳出医者之角色,从其他角度体会针法之理。

杜思敬(12351320年),字享亮,号醉仙,又号宝善老人,铜鞮(今山西沁县西南)人,早年做官,晚年辞官开始综合金元各大医家之说,编录医书《济生拔萃》。《针经摘英集》是元代杜思敬从多种针灸文献中辑录,改编而成的一部针灸医书。本书虽非针灸学大著,但我们亦可从其中窥探金元时期的针法特色。《针经摘英集》主要记载针灸相关内容,全书共收录针方69首,虽字数不多,但理、法、方、穴整齐,临床价值高。明代高武在编纂《针灸聚英》[1]时,引用《针经摘英集》中的多数针方并归于相应的腧穴主治中,因此,对明代以后的针灸产生了深远影响,现将其学术特色探讨如下。

1 重视针法,尤重毫针刺法

金元时期的针灸发展繁荣,重视针灸的创新和总结,并呈现很多针法、灸法的专书[2-3],如何若愚的《子午流注针经》、王国瑞的《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而此书亦是一本针灸的专书,其记载的针方以针刺为主,灸法为辅。全书记载的69个针方中,提到灸法的仅有14处,如“治肾虚腰痛久不已,刺足少阳经肩井二穴,次针足少阳经肾俞二穴,在背俞部第十四椎下两旁相去各一寸五分,与脐平。针入五分,留七呼,可灸,以年为壮”,“治臂膊疼痛不可忍,刺足少阳经肩井穴,手阳明经肩髃穴,次曲池穴,得气先泻后补之。灸亦大良,可灸三壮”。可见对于疾病的治疗针刺为首选,灸法是配合或者作为替代方法。在针刺为主的针方中,又以毫针针刺为主,虽本书在第1篇中便记载了“九针式”,但仅用到了其中的铍针(三棱针)和燔针,如记载三棱针刺血的治疗“颔肿如升,喉中闭塞,水粒不下”,采用三棱针点刺少商穴,使其“微出血”,或在“手大指背头节上”用三棱针排刺三针,使其出血,以及治疗“喉痹”时,于“喉中痹上”点刺出紫血。而应用燔针处为治疗“卒心痛不可忍”时,以“燔针针任脉巨阙穴”和治疗“男子脏气虚惫,真气不足,一切气疾久不瘥,不思饮食,全无力气”时,用“燔针针任脉气海一穴”。

2 强调针效反应

针效反应即针刺后出现的反应与疗效之间的关系。《灵枢·九针十二原》中云:“刺之要,气至而有效”,强调针刺得气与针刺疗效的关系。《针经摘英集》亦将针刺的“得气”作为评判针刺疗效的指标,且对得气的表现感受进行了详细而又生动的描绘。如“治偏正头痛……次针足少阳风池二穴,在脑后风府两旁同身寸之各二寸。针入七分,吸气五口,顶上痛有效”,即针刺风池穴,使足少阳经的经气传至头顶,并直达病灶,从而治疗偏正头痛。又如“治卒心痛不可忍,刺任脉上脘一穴……其穴下针另患人觉针下气行如滚鸡子入腹为度”,描述得形象细致。然而得气的表现也并非只有一种,比如杜氏记载了治“五噎,黄疸,醋心多睡,呕吐不止”时,选用足少阴经通关穴(黄龙祥作通谷穴)时,人可出现的针效反应有4种之多:一为“脾磨食”,二为“腹中作声”,三为“流入膀胱”,四为“气流行入腰后肾堂间”。总之,杜氏秉承《灵枢》精神,重视得气和针效关系,有很高的临床实用价值。

3 针刺同时配合病灶刺激以“透气”

《针经摘英集》中另一大特色是强调针刺的同时,配合病灶的刺激,同气相求,以引经气到达病灶。如“凡小便不通勿便攻之,先针关元一穴,讫时,别使人揉少腹,刺三阴交二穴,即透矣”。即治疗小便不通的疾病,在针刺关元穴后,让人揉动患者的病灶——少腹,再针刺三阴交穴,达到“透”气的效果,使经气传达到少腹部。又如治疗“伤寒结胸”时,让人用手在患者“心蔽骨下正痛处左伴揉之”,再用毫针针刺支沟穴。

而这一针刺方法,与董氏奇穴中的“动气针法”,即董金昌先生认为人体有自然抗能并有相对平衡点,故针刺治疗时采用患侧远端的穴位,得气后一边捻针,一边让患者活动患处或配合深呼吸引导气至病所,疼痛或其他症状便可立即缓解如出一辙[4]。之后动气针法在针灸中的临床应用多以治疗疼痛性疾病为主[5]。之后又有医家提出运动针刺法(互动式针法、动静针法)边针刺边进行相关部位活动或者精神活动,从而调动患者自身调节阴阳的能力,达到较好疗效[6]。无论是动气针法还是运动针法,其治疗疾病谱主要是疼痛性疾病,而杜氏记载的针刺同时配合病灶刺激以“透气”的针法不仅可以治疗疼痛疾病,在内科疾病中应用同样有效,值得现代针灸医家在扩大此类针法的疾病谱上进行思考。

4 针刺补泻尤重呼吸

金元时期注重针刺的补泻手法,其总体原则依据《灵枢·经脉》所载“实则写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的原则,在杜氏所收录的医方中,主要运用的是呼吸补泻。

呼吸补泻手法首载于《素问·离合真邪论》:“吸则内针,无令气忤,静以久留,无令邪布,吸则转针,以得气为故,候呼引针,呼尽乃去,大气皆出,故命曰泻……呼尽内针,静以久留,以气至为故,如待所贵,不知日暮,其气以至,适而自护,候吸引针,气不得出,各在其处,推合其门,令神气存,大气留止故命曰补。”即在患者呼气时进针,吸气时出针,针气相顺为补,吸气时进针,呼气时出针,针气相逆为泻。窦汉卿在《金针赋》[7]中指出:“原夫补泻之法,妙在呼吸手指。”

杜思敬在其“用针呼吸法篇”中云:“呼不过三,吸不过五,呼外捻针回经气,吸内捻针行经气”,即呼吸、向外捻针为补,吸气、向内捻针为泻,在这一总原则指导下,医方中的补泻操作则是通过呼吸配合内外捻针的交替进行组合而成,如“治伤寒结胸者……此支沟、行间穴下针至分数,内捻针令病人五吸,次外捻针三呼,又次内捻针五吸讫,长呼一口气出针”。5 强调针灸的辨证施治

中药讲究辨证论治,而针灸多以症状、疾病来选穴,而在《针经摘英集》中记载的针方中,不仅强调配穴,同时注重辨证,如治疗“卒心痛不可忍”时,先刺“任脉上脘一穴”,然后再针“气海一穴、足少阴涌泉二穴”。在此基础上,辨证为“无积者”,则以此方留针“食顷”的时间即可,如辨证为“有积者”,则“先饮利水,后刺之”即可。如果这些治疗均不奏效,则可“刺手厥阴包络经间使二穴”“手少阳三焦经支沟二穴”与“足阳明经三里二穴”,同时如果合并有“灸冷心痛”的症状,则宜用燔针针刺巨阙穴。此一针方理、法、方俱全,并考虑疾病各方面特点,辨证选穴,并详细描述此疾病的兼杂症状,并给出治疗方案。又如在“治伤寒饮水过多,腹胀气喘,心下痛不可忍”篇中,杜氏给出基础方“刺任脉中脘、气海二穴”,但当此疾病合并有“少腹上有气冲者”则先针“足阳明经天枢、气冲、三里”等穴位,再针“足太阴经三阴交”穴。中医强调辨证论治,这一原则在中药配伍方面得到很好的体现,而在针灸学方面却显不足,杜思敬在此书中难能可贵的体现针灸辨证选穴的思想,需为当代针灸医师所参考和重视。

综上所述,杜氏及其所辑录的《针经摘英集》成为金元时期针灸学术特色的代表之一。其重视针法、强调“得气”和针效关系、针刺配合病灶刺激以及其呼吸补泻思想都对后世针灸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对现今我们学习和应用针灸亦有启发作用。

参考文献

[1] 高武.针灸聚英[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61.

[2] 常英.金元时期针灸学术特点的研究[D].石家庄:河北医科大学,2011.

[3] 闫杜海,李成文.宋金元时期针灸学的发展[J].河南中医学院学报,200318(5)79-80.

[4] 杨维杰.董氏奇穴针灸学[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95.

[5] 郭鑫,王寅.动气针法的针灸临床应用[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420(2)229-230.

[6] 王元.运动针法应用概述[J].四川中医,201331(7)169-172.

[7] 徐凤.针灸大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862-63.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