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中美中药概念差与译差

作者:王伊明  发布于:2018-8-14 0:00:00  点击量:657

    [关键词] 中药概念;译差;FDA;食物;药物

    经常见到:某某中药被美国FDA批准上市。对这句话中国人与美国人的理解不相同。此“药”非彼药。在美国“中药”不是“药”。

1 美国对食物和药物的概念认识

    FDA(Th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管理食品和药品的官方机构。吃的东西在美国只分两类:食物,药物。

1.1 食物(Food) 功能是疗饥营养,基本自然或加工产品,少量化学品。摆在食品店里,大家随便买,不需要其他条件。

1.2 药物(Drug) 功能是治病愈疾,全是化学品,基本没有自然产物,必须西医实验室里以化学方式证明其能治病。大部分由医生处方给患者,只有药店可以买到。管理法规上是把人当作“化学人”“物理人”,只有化学药和手术刀能够“治疗”人的疾病。    

1.3 药品有“毒” “毒”是指药品治疗疾病时产生的副作用,伤肝,伤肾,脱发,食欲不振,头晕,恶心,咳嗽……仔细看看那些药物说明书,哪个化学药物是没有“毒”的?人们还是照样吃,因为它能“治病”。即便仅仅控制症状,不能治愈疾病。患者有知情权与选择权,即:必须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让患者知道,这个药“有毒”(柔和的称为副作用),这叫知情权;吃不吃是患者的选择,没产生副作用,那很好,有副作用,别怪没告知,这叫选择权。还有一层意思,如果怕副作用而选择不吃,那么病情加重,甚至死亡与医生无关。患者经常要面对“无奈的选择”,在疾病的风险与药物的风险之间作出决择。

1.4 食品不能有“毒” 食品不能有“药物”的作用。中药,目前为止,尚没有被美国官方认可的在实验室里以化学方式证明其能“治病”,所以不能归于药品类别,只能归到食品类别。在官方概念里中药和食物是一类,它不能“治病”,被统称为食品补充剂(supplement)。

2 中国对食物和药物的概念认识

    古代东方概念中吃的东西分两大类,是食物与药物,那时候的药物仅仅是未经化学加工的自然品,大部分是植物药,也有少部分动物药与矿石等,简称为中药或者草药。那时候的中药,现在称为自然药物,中国人凭着应用自然药品治病繁衍了拥有巨大智慧的东方民族。

    自从两三百年前,西方药物闯进中国,东方人在观念上,把吃的东西分为3大类:(1)食物;(2)自然药物(中药);(3)化学药物(西药)。或者说药物有两类:中药、西药。这里的中药,东方人概念中其实是药物(medication),而不是食品补充剂(supplement),强调它们是以治病为目的的。几百年前中国人来到美国,希望沿用自己习惯的中药,既可自用也可治人。可是中国人概念中的草药在美国没有这个分类,将中药作为美国人概念中的药物进口是根本不可能的。中医先驱们为了让中药能够进入美国市场,就把中药称作食物(food)或者食品添加剂(supplement),也对,大枣,枸杞,桂圆……皆是药食通用,这才打开了美国的中药市场。也就是说中药,作为“吃的东西”,最开始进入美国,就分到了“食品”这个类别里,至今仍然沿用这个类别的管理规定。

    概念上比较一下:东方——食物(食物),药物(中药、西药);西方——食物(食物、中药),药物(西药)。

    麻黄“有毒”事件以后,笔者试图画一个坐标,把吃的东西,按照其性质作用强弱放进这个坐标,作为一个抽象理解思路。如麻黄(未经化学提纯的),放在靠近药物,或者较轻作用的药物。应该让美式思维理解,在食物与药物之间还有一个“地带”是需要有人管理的。“中药”大部分在这个“地带”,并且“跨越”药食。

3 中药概念差带来的理解混乱形成了中药滥用与禁用的尴尬局面

    中药,对于美国人来说,它是食品添加剂,它受食物法规管理,不能治病,不能有强烈作用,否则就成了“毒品”。在美国的进口海岸,发现中药“有毒”的时候,我们的中药象鸦片一样被焚毁,厂商还要自己负担销毁的费用。

    据食物法规,目前按食品或健康营养品在市场销售的中药,不能在标签中称为药物,不可提及其医疗功能。所有中药必须有如下说明:“本品未经FDA评估,不可用作诊断,治疗,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This statement has not been evaluated by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This product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treat,cure,or prevent any disease.”)

    20年前中药被滥用、错用,导致出现肾衰、致癌等病例,曾被大肆宣传,致使加州出台严重警示,每一种中药,包括草药和成药,都贴有这样的标签:“加州65号提案警告:此产品含有加州政府知道能致癌和/或导致生育缺陷及其他有害生殖功能的化学成分。”

    笔者为FDA禁用龙胆泻肝丸给FDA写信,2000年8月28日FDA给我回信,主要解释龙胆泻肝汤含有木通和马兜铃酸,是强致癌物,有肾毒性。如果龙胆泻肝汤不含有这些,那么龙胆泻肝汤就可以进口。后来在美国买到的龙胆泻肝丸都没有了木通这个成分,FDA的管理有理有节。

    中药,对于中国人来说,“是药三分毒”。因为中国人几千年来是使用中药治病的,在中国人的概念里,中药等同于西药,它是“药物”,不是食物。《内经》有言:“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1]。”《中国药典》规定了剧毒(大毒),如马钱子、巴豆;毒药,如水蛭、白附子;有毒,如苍耳子、甘遂等等。

    我们承认治病的中药是有毒的,所以中国人的生活常识是:“没病不乱吃药”。很少有不懂中药的中国人到药店自己买药吃,都是医生开出方子,到药店“抓药”。不象美国人认为的那样,中药(supplements)任何人都可以随便买,随便吃。

    中国人绝对不会把麻黄放进点心里,当作减肥的食品,美国人这样做了。2000年,一种含有麻黄、人参、黄芪等成分的减肥“魔丸”曾经热销,号称100%减脂同时强壮肌肉,降低食欲,减低食糖欲望,增高能量水平,增加体力和耐力。后来发现麻黄造成升压、升心率等问题,衍生出麻黄“有毒”事件,于是FDA出台法规禁止麻黄进口。中国人不会拿起半夏珠,当花生豆一样吃,美国人这样做了,我亲眼所见。中药汤剂讲究辨证论治,没“证”无法开汤药,不得中医要领的“医生”,按照“助肝”“助胰”等西医思维,“中药西用”,让没“症状”的病人长年用中药,造成肝酶胰酶异常。没病的人为了“健康”服用参芪等中药,造成甲亢。类似的事件屡屡发生。

    早年中药红曲米胶囊被放在货架上当作食品添加剂出售,因为有降胆固醇的效果,曾经热卖。后来发现,红曲米含有1987年作为降脂新药由FDA批准上市的洛伐他汀(lovastatin)相似成分,于是“红曲米制品”被停止销售,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并警告消费者如出现相关不良反应,应求助于医生。红曲米从自然发酵食物到发现其降脂作用,美国人概念从食物变成了药物,管理法规就变了。

    屠呦呦等科研人员研制青蒿素衍生物获得了诺贝尔奖。青蒿是中药,获诺贝尔奖的是什么呢?是西药(drug),而不是中药。中国人看不出什么区别,在美国区别可大了,它从“食”变成了“药”。以笔者的诊所来看,20年前主动寻求中药者大概占门诊的一半左右,包括汤药和丸药,现在主动寻求汤药的已经基本上没有了,丸药应用量也大大减少。笔者主动开给他们,也要费一番口舌,不少时候还会被拒绝,或者委婉的拒吃。有的病人,一瓶中药,应该吃8 d,但是过3个月还会说,“谢谢,你给我的食品补充剂(supplement)我还有,还在吃。”那我就明白了,这是委婉的拒绝。

    20多年来,经过“麻黄有毒”“中药有肾毒性”“中药可能导致癌症”等一波波宣传,人们的概念已经从20多年前“自然产品,没有毒,比西药安全”,改为现在“这些自然的东西,成分不明,可能有毒,不能吃”。他们能够接受写在药物说明书里面的正大光明的“毒”,不能接受中药这种“不明不白的毒”。其实,以“药品的副作用”来理解中药的“毒”,那么西药的“毒”比中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因为分类和管理差异,中药在美国经历着滥用和禁用的蹉跎岁月,广大消费者蒙受着不敢用或滥用中药的苦痛,FDA禁用中药的名单年年增加。日本的一个中药厂商说,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回到只能用针灸,不能用中药,或者说“无药可用”的局面。中药是否可申请FDA批准变成他们概念中的“药”呢?可以,只要按照药物(drug)的申请程序,完成生化,药理,动物实验,临床实验等等,中药就可以变成药物。但是这个药物已经“变味儿”了,从自然药变成了化学药。他们不再按照中医理论辨证论治应用,而是按照止痛、降压、降糖、消炎、利尿等西医药理分类开给病人;因为它们是治病的,所以只能由有处方权的西医用这些药,懂得这些药物应用的中医生无权用了。这些药不能在食品店出售,只能在药店里凭西医医生处方买。说到底就是食品(food)变药品(drug)。如果所有中药都走这条路,中药就真的只是新西药的“草稿纸”了。

    问题的核心是:吃的东西,按照美国这样分为二类更“科学”,还是按照中国概念分成3类更“科学”?人类能不能用自然产物作为药物来治疗疾病?

    冷静的从人类健康这个大前提出发,起码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总体来说,中药的副作用比化学药物的副作用要缓和得多。医学模式正在从局部向整体转化,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正在慢慢转化到社会心理生物医学模式,那种把人当作化学与物理结构来治疗的思路早晚会变。所以“吃的东西”分3类,或者药物分成两类,这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把人体按照物理与化学结构来研究的西方思维,以及执行法规找不出一条“途径”,一种方法来实现这个想法。当年FDA说传统亚洲药物不受麻黄禁令限制,但是进口海关说,他们没有一个方法来除外按照食品法规管理的“传统亚洲药”。可以想象,海关执行的是“食品管理法规”,有检测麻黄碱的方法来执行“麻黄禁令”限制进口的“食物”,却没有一个检测方法来除外“亚洲药物”。

    目前的问题就是两个:一是整个世界分类概念的改变,在食物与药物之间加出一个“自然药物”的类别,承认某些自然产品是可以治病的,必须由懂得它们的人处方管理;二是其研究方法不能循西医研究方法的老路,仅仅化学分析,双盲实验,也不能完全是中医的经验传承和哲学推理。要找到一种让西医和中医都能接受并认可的“双赢”方法。

    一个是分类的概念,一个是研究的方法。这是目前中药所处的尴尬局面,也是问题的关键。

4 中美中药译差

    自从西医“闯入”中国,译差就开始了,而且从来没有彻底“明白”过。毛嘉陵先生曾提到过的“‘西化’的12个是是非非”,其中第1个是非就是“‘祸’起西医术语的‘中译名’”。

他讲到中医心肺等脏腑概念与西医不同。我就想到当年中医基础课上,某位老师讲“脾为后天之本”,有学生问:“你讲脾为后天之本,为什么有人因病切除了脾脏,仍然可以生活得很好?”老师的回答至今印象深刻:“我们中医的脾就不在那儿长着。”

    类似的模糊认识比比皆是。我告诉患者她血虚,下一次她带来血液化验单说“我血不虚”。肝郁的患者用肝功能报告证明肝脏没病。西医慢性肾衰的患者吃黑芝麻补中医的肾……

    人类学的看法,“人类学前辈,吴文藻先生曾说,用中国话谈论西学,必然已经对学科实行了‘中国化[2]’”。反过来说,用英文谈论中国文化,必然也已经对中国文化实行了西化。这个观点用来理解目前“中医中药”在中美双方医学与文化中的坎坷处境再合适不过了。也就是说,一种学科被从它诞生的语言环境,翻译到非其母语文化环境的时候,就已经深深地打上了新语言文化环境的烙印。所有“译品”都是这样,中医中药是美国的“舶来品”,表现得尤为突出。

    “药”,这个词,在中文语境中,已经用了几千年,它的概念已经打上了中国文化的烙印,如上一节所述,它是东方概念的“药”。西方medicine,medication,drug,这些词也已经用了几百年,它们也已经打上了西方文化,西医学的烙印。“直译”所带来的理解差异,把现在的“药物”概念弄得十分混乱。这属于中西方文化传统习俗不同,医学体系不同,法律准则不同,国家管理条例不同,翻译不能完全精准造成的,我把它称作“译差”。

    中药汤剂被翻译成“茶”(herbal tea),我给一个20岁男孩开的“茶”,被他妈妈喝了,她说:“太难喝了,他不喜欢,我替他喝了。”我解释,那是药不是茶。她说:“我知道,只要对健康有好处,我不在乎苦一点儿。”再解释,这种“茶”,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下次去商店看看哪种茶适合我。”这是一个典型的中西“药物译差”造成的概念碰撞。

    下面英文词在翻译的时候全可能被翻译成“药”,可在英文语境中的概念千差万别。

    Medicine泛指医或药,用得比较广泛,包括非处方药,我们的中草药现在都可以叫做Medicine。Medication泛指药物,药剂,用得也比较广泛,大部分人的基本概念中仍然是化学药物。因为美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各个不同民族根据自己的文化背景,对它的理解有区别。Drug是化学药物,大部分作用强烈,必有医生处方,被药物法规管理。有时候毒品也被称为Drug。作用不太强烈的一些非处方化学药,例如小剂量Ibuprofen,也称为Drug。Supplement是食品补充剂,它不能治病,不能有强烈的副作用,维生素属于这类,全世界各个不同民族的草药如果被批准上市,都在这个类别,被食品法规管理。Over counter Medicine是非处方药,摆在药房里,大家可以随便买,其作用比处方药轻得多,类似中国人概念中的维生素,一般的止痛片,退烧药等等。Herbs是草,没有治病药的概念。Herbal supplement草做的食品补充剂,也不被用来治病。Herbal Medicine目前比较流行,是为了把“药”的概念含进去,也想说它们能治病,不是“食”,大家都这样用,美国人也懂,但是与他们的“drug”概念还是有区别,顶多会理解为维生素之类的“Over Counter Medicine”;Herbal Medicine再翻回中文“草药”,又变成中文语境的“药”了,中国人会理解为“药”,即西方的Drug,其实那不是同一个概念。总之,英文的这些可能被译为“药物”的词,在西方语境里含义已经约定俗成,非常复杂,直译难以精准。

    颁诺奖给屠呦呦老师时的英文稿,中药青蒿可以用“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讲到青蒿素的时候,就是“anti-malaria drug artemisinin”,抗疟化学药青蒿素。他们特别希望外国药厂多多研究中国的草药,目的是什么呢?“approval of new drugs”,是发现和批准新的西医化学药。在思路上,仍然是把中药当作待开发,待研究的西药原材料。

    一般来讲,在法律与官方管理概念上,中药与治病的西药绝对不是一回事,准确地说,现阶段,中药只能翻译成:Herbs,herbal supplements。翻成Medicine的好处是,大众与官方现在都懂,都用这个词,不像20多年前,中药避免用Medicine,中医诊所避免用Clinic,当年很多针灸诊所都只能叫“Acupuncture center”;其二,磨磨大家的耳朵,为中药从“食”向“药”的转换慢慢造势,人们观念概念的转换需要“耳濡目染”。

    总之,在美国销售的中药都不是FDA批准的“药物”,它根本就不是“药”,只是食品补充剂。因此,开中药方,不需专业执照认可,谁都可以开。

5 权宜之计与可能的改进策略

    中医药概念差与译差造成了目前中药一定的滥用与禁用的后果。但是可喜的是过去20多年来美国人的“中药概念”在“强劲东风”的撼动下已经开始变得“动摇”,中药正在潜移默化的渗透,模糊和改变着美国人的观念。发展靠的是机会,概念差与译差为中医中药按照自己的模式在美国开拓发展带来了机会。完全按照美国思维及法规那么中药要么是进不来,要么是被同化慢慢消亡,权宜之计只能暂把中药当作食品补充剂。

    2000年6月30日和7月13日,本地报纸《达拉斯新闻》《达拉斯时报》同时刊登了笔者的文章《中草药急需立法》《杜绝中药滥用,促进中药立法》,从此一直呼吁:把有较强毒副作用的中药列出清单,作为“特殊管理食品补充剂”(Special Management of herbal Supplements),只能由执照针灸师应用。

    这在美国,自从“麻黄有毒”事件以后FDA是有先例的。当时FDA有文件,麻黄可以由针灸师在诊所里面用,“traditional Asian medicine is excluded from the ephedra ban。”(传统亚洲药物不受麻黄禁令限制),“一些中医团体对FDA禁用中药不断抗议,最终FDA在禁用中药名单之后专门列了一条:美国NCCAOM考试证书持有者,可以在中医传统理论指导下使用[3]。”因此这是目前可行的一步棋。长远来看,中美中药概念融合,这似乎也是关键举措。

    作者注:中药之毒很复杂,基本分两种:其一,伤害人体,并无医疗作用,例如当年用错了品种马兜铃酸造成不可逆的肾衰,这类“中药”理应被禁;其二,治病同时的副作用,中医会因人而论,配伍搭配降低减缓之。其他问题,农药残留;重金属含量;“以毒攻毒”,治疗沉疴痼疾同时也有剧烈毒理作用,例如砒霜[4],等等皆宜分别研究,因事因药而论。《临床中药学》[5]对中药之毒的广义与狭义概念,古之谓毒与今之研究有详细论述,均不赘述。本文所谈之毒只涉及副作用,以及以药当食而造成的滥用。

参考文献

[1]黄帝内经素问·五常政大论篇第七十[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8:455.

[2]王铭铭.人类学是什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5.

[3]张齐.美国中医药市场的发展与忧思[J].中国中医药报,2005-11-17(3):

[4]李永明.美味的毒药砒霜[J].世界周刊,1999,17(2):10.

[5]庞俊忠.临床中药学[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1988:14.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