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江氏正骨术的源流与传承

作者:江林,江涛,刘宁  发布于:2018-8-8 0:00:00  点击量:622

    [摘要] 江氏正骨术作为长沙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从社港镇家族传承的民间医家发展成为国内知名正骨流派之一,与其自身理论体系、四代传人的继承与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梳理江氏正骨的传承脉络及其学术思想,有利于江氏正骨术的传承与发展。

    [关键词] 江氏正骨术;学术思想;源流

    江氏正骨发源于晚清湖南省浏阳市社港镇,传承百余年,现已成为国内知名正骨流派。对江氏正骨的起源与传承,如何从一个民间骨伤医家发展成为一个国内知名的正骨流派,笔者将依据相关史料记载以及传人口述记录,简略的梳理江氏正骨的传承脉络及其学术思想,对继承发展中医药学有着重要的启示。

1 江氏正骨术的传承脉络

    在整个江氏正骨发展历程中,传承方式为师徒亲授的家族传统,多是通过在给病人疗伤诊治过程中进行操作示范、讲解等方式得以传承。

侠医创始江氏正骨:江丕佑(1873-1943),倾慕豪侠的尚武精神,故从小练武,打下良好的武术基础,后师从当时的名医“疗伤圣手”张维贵,习得正骨医术,而后创立江氏正骨。江丕佑将其正骨医术传子江述吾。

    第二代:江述吾(1911-1986),继承父业,行医于社港。他强调医技与武术相辅相成的关系,提倡通过习武来加强手腕的力度和手指的灵活性、敏感性,并采用杉木皮及灯芯草做内垫为患者进行固定。被湘潭地区专署授予名老中医称号。(当时湘东八县都属于湘潭地区,包括浏阳·医术传其三子。

    第三代:江富昌(1939-)师承父业,习武学医,学习现代医学科学的诊断手段,将现代医学和江氏骨科相结合。积累临床经验,建立手感结合X片进行立体诊断的概念。上世纪70年代对开放性骨折采取体外穿针外固定术。

    江林(1952-)秉承祖训,16岁时随父行医,总结江氏正骨技术的理论,形成了以江林正骨为核心的江氏正骨体系。江林在继承祖传手法复位的基础上,摸索出一套“牵引穿针法”、“竹弓牵引架”等特色疗法,评为湖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骨伤科委员会常务委员;被省市授予农村名中医和五星级职工称号;2013年享受湖南省政府特殊津贴;2015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江林总结研发出来的治伤散、治伤药液、活血散等药物已申请为国家专利。医术传子江涛及侄江永革。

    江晓(1954-)自幼与江林一同随父习武学医,反复的医疗实践中逐步发展和完善江氏正骨手法,结合现代治疗技术,于80年代就率先在县级医院成功开展了髋关节人工假体置换,脊柱后路钉棒固定等大型手术,并撰写过数篇专业论文。于1993年创办了湖南第一家私人骨科医院——江晓骨科医院。

    第四代:江涛(1976-)。毕业于湘雅医学院,以祖传江氏正骨技术为基础,学习现代医学技术,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开展了各类钢板固定、脊柱手术、髋关节、膝关节置换术及关节微创手术;总结父亲及前辈的医疗经验,自研的中药内服剂“治伤丸”,外用药“活血散”等通过了省药监局审批,临床上获得良好的疗效。

    江永革(1970-),18岁便开始投身于骨伤诊治,继承祖传医术,注重手法治疗。曾在全国医学优秀学术成果评选中分别获得过一等奖和三等奖。

2 江氏正骨术的学术体系

    江氏正骨是湖湘地区的传统正骨疗法,它发源于湖南省浏阳社港镇,其正骨名家祖上是行武出身,医武兼备,百余年的治伤理论和技术,经五代传人的不断实践和创新,形成了一套极具特色的伤科体系。

2.1 整体辨证,动态平衡 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是中医临床的主要特点,整体辨证是二者的结合[1]。明代陆师道在《正体类要》序言[2]中强调:“且肢体损于外,则气血伤于内,营卫有所不贯,脏腑由之不和,岂可纯任手法而不求之脉理,审其虚实,以施补泻哉。”说明了局部病变继则影响全身。对于肢体损伤,除局部治疗外,还应注重整体辨证,根据疾病不同时期的病理变化,综合治之[3]。江氏正骨术不仅仅注重对骨伤的治疗,更是注重对整体的调摄与顾护。江氏传人江林正骨理念认为,人是一个有机整体,在这个整体之中,气血精液处于一种动态平衡的状态,当人体出现骨折、筋伤的时候,这种动态平衡势必被破坏,但往往只注意伤后必出现气滞血瘀的一面,局限于骨伤的早期活血化瘀,中期和营定痛,晚期补益肝肾,治疗极为不足,必须与过去的体质即气血精液的盛衰分布状况相结合。而江林之道在骨折治疗之前,先综合评价患者整体与局部、气血阴阳及肌肉经络与骨骼之间的平衡关系,再予以与之相适应的整复手法及小夹板固定,整复完成之后的遣方用药亦是先分析患者平衡状态的改变,以脏腑经络辨证为主要准则,虚则补之,实则泻之,内外上下分治顾妙。整体辨证施治,调整人体动态平衡,《灵枢·邪客》[4]曰:“补其不足,泻其有余,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未被累及的脏腑、部位亦注意顾护。而对于患者在行患肢功能锻炼的同时,要求其注意身体其他部位的锻炼,避免因废用而导致其他部位的平衡状态被破坏。江氏认为调整脏腑之间的运行和配合,使病人体内能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不单治疗骨折外伤疾病,还能提高免疫机制,调动体内的积极因素抵抗疾病,提升自身的自愈力,从而达到治其病还能治其本的效果,使一些骨病患者的其它疾病也能痊愈。如一老年肱骨外科颈骨折患者前来就诊,来时手振颤难平,诉患有帕金森氏病近十年,多方治疗无效,综合患者舌苔脉象,辨证为气阴不足,手法整复后,予以参麦散合桃红四物汤服下七副复诊,手臂振颤症状已消失,后不仅骨折愈合,而且手臂振颤症状也未再复发。以此类患者不胜枚举,充分体现了中医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的思想,真正做到不拘泥于病、不拘泥于证、不拘泥于时、不拘泥于法、不拘泥于方。

2.2 修身养性,以气运身 自侠医江丕佑开创江氏正骨术,习武为江氏传人必修环节,习武可增强体质、振奋精神,使医者有良好的身体素质,精力和劲力。第一代传承人江丕佑具有飞檐走壁之功,第二代传承人江术吾有起死回生之术,第三代传承人江林为当代中医正骨名家,将四肢陈旧性骨折畸形愈合,能够运用正骨手法将其断而复正,且不损伤周围软组织及造成其他部位的骨折,这都与江氏正骨人注重习武强技有关,以童子功法练就手法的“功”与“巧”,运用手法体现“稳”、“准”、“快”、“捷”的特色,治疗病人达到“法使骤然人不觉,病人知痛骨已合”的目的。

2.3 筋骨并重,动静结合 江氏正骨以中医理论为基础,运用整体疗法和平衡疗法,根据气血精液的虚实分布,四诊合参,辨证施治,在总结自创经验方的基础上,根据骨折的部位、病在气在血,阴阳偏盛偏衰,遣方用药,有其症便投其药,不拘于时,不拘于期,活血化瘀的同时,又注意顾护脾胃,使气血之化源充足,气血精液平衡得以恢复,从而使对骨折脱位起到主要作用的肌肉、关节囊等得到更好的养护,发挥正常的作用,防止骨折的错位与关节的再次脱位,真正做到骨折治疗的“筋骨并重”。对于创伤后伤口不愈合、伤口感染、化脓性骨髓炎窦道经久不愈者,予以自制治伤散、治伤药液及治伤丸,并配合中药内服,促进局部肉芽组织的生长,加速伤口的愈合。

    动静结合,“动”即功能锻炼,“静”即固定,动与静有机结合,才能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5]。对于骨折、脱位、伤筋,固定都是必不可少的治疗措施。骨折整复达到要求以后,根据骨折的部位、局部的解剖特点、错位的形式,用原生态杉树皮制作成相应的小夹板,因地制宜采用杉木皮及灯芯草做内垫,局部应用已获得国家专利的自制敷药治伤散、活血散外敷,再予以加压垫及夹板固定。小夹板予以坚强的固定,治伤散活血化瘀,疏通经络,肌肉得以气血温养。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实现“动静结合”的骨折治疗理念。避免石膏固定而导致关节僵硬、肌肉萎缩,更能及时调整夹板松紧度,有效预防因肢体肿胀消退导致固定失效。同时,根据患者的体质强弱、气血阴阳状况,鼓励患者早期功能锻炼。江氏认为在有一定强度固定物的支持下,早期功能锻炼、负重能有效刺激断端及促进断端之间的接触,从而加速断端之间的骨痂生长,促进血肿吸收,减少关节液渗出,从而防止关节粘连和僵硬[6]。并配合针灸、火罐等辅助治疗,静则养气血,动则练筋骨,再一次实现动静结合的治疗理念。

2.4 手法复位,特色康复 江氏正骨强调以手法复位,夹板固定为核心,配合中医内服外敷以最快达到康复。《医宗金鉴·正骨心法要旨》[7]中言道:“伤有轻重,而手法各有所宜。其痊可之迟速,及遗留残疾与否,皆关乎手法之所施得宜……是则手法者,诚正骨之首务哉。”江氏正骨术,遵循欲合先离,离而复合的正骨原则,以牵引为治疗基本疗法,在临床中取得满意的治疗效果。如尺骨鹰嘴牵引治疗小儿肱骨外髁骨折,竹弓牵引治疗胫腓骨下段粉碎性骨折合并皮肤状况较差,胫骨结节牵引治疗股骨髁上陈旧性骨折活动不利等。以“拔伸”为纲,娴熟的运用折顶手法治疗尺桡骨远端骨折、扛顶法治疗月骨脱位、膝压法治疗成人肱骨外科颈骨折等正骨手法,对临床中复杂的骨折脱位进行非手术疗法,充分体现了中医正骨“简、便、短、廉”的治疗优点。

    江氏传人江林在实践操作过程,总结前人经验,在继承祖传手法复位的基础上,所创的特色牵引技术亦中医康复的一大特色。(1)自制竹弓牵引:主要适用于胫腓骨远端粉碎性骨折,皮肤软组织情况较差,不适宜于切开复位内固定者。江林在临床中发现单边钢板螺丝钉、交锁髓内钉固定易引起皮肤坏死,固定牢靠但不利于骨折的愈合;单纯外支架固定无法使骨碎块复位,骨缺损常存在,导致轻重不等的成角畸形,并引起踝关节面倾斜;江林根据外固定器原理,遵循动静结合治疗原则:在胫骨结节与跟骨结节处经皮穿放钢针,再用“U”字型的竹片与数条橡皮筋把裸露在皮肤外的针端彼此连接起来,以固定骨折端,对内外踝斜型骨折的予以克氏针交叉固定。该方法,既可保持骨生的长度,又在骨折端稳定的情况下利于踝关节的背伸与跖屈,实现动态牵引弹性固定,可有效防止因活动而导致软骨面的受损,同时避免了对骨折部位皮肤的损伤及外支架固定而易出现的关节僵硬及骨折的旋转移位等并发症,纠正骨折移位,促进骨折愈合;(2)牵引穿针法:江林在临床中发现杉木夹板固定小儿肱骨外髁骨折,易出现肘内翻畸形,然后采用老式牵引架及巾钳牵引固定,但巾钳牵引尺骨鹰嘴,牵引处易产生松动、巾钳嘴处易断裂;老式牵引架拆卸不便,影响医生手术的操作,在透视时需工作人员在射线下辅助持续牵引,牵引架是横式放于床边,不方便进出活动。最后江林通过思考,在老式牵引架固定的基础上,将巾钳改为带螺纹的克氏针;将牵引架靠床边滑轮端的两固定杆改为可拆卸翻转的螺丝固定,将牵引架上的滑轮改到床尾,这样牵引架由横式改为竖式位牵引,进出房门不用再进行拆卸。改良过的牵引架可以动态持续牵引固定,方便手术的操作,避免医护人员受射线照射。利用改良肱骨髁牵引架行骨牵引一到两天,调节牵引加手法使之逐步复位,再予以经皮钢针技术行骨折固定治疗,有复位准确、功能恢复快的特点,利于骨折的复位与维持,有效避免了肘内翻的出现。

3 结  语

    社港江氏正骨自清同治年间发端,经四代家族传承,经百余年的继承与创新,其治伤理论和技术形成了极具特殊的,融中医传统疗法与现代医学技术为一体的实用性医疗体系。正因为江氏正骨拥有自己独特的学术思想体系,才更具有特色和优势,也因此更加具有魅力与活力,传承百年而不衰。

参考文献

[1]陈志强,吕立国.整体辨证、局部辨证与微观辨证——对现代中医辨证论治体系的思考[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6,26(12):1126-1127.

[2]薛己[明].正体类要[M].上海:上海卫生出版社,1957.

[3]曾琼清.《正体类要》对骨伤科的贡献[J].中国中医骨伤科杂志,1999,7(4):75-77.

[4]黄帝内经·灵枢[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6.

[5]张宇,王晓冰,于雪峰.浅析骨折治疗之动静结合[J].甘肃中医,2008,21(10):18-19.

[6]郭光远,孙夫平,孙夫英,等.四肢骨折后功能锻炼的临床意义[J].现代康复,2000,4(2)-245.

[7]吴谦.医宗金鉴[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63:2281-2283.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