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筋骨调衡”手法治疗颈性眩晕的 现代理论探析及思考

作者:叶 勇,邵湘宁,汤 伟,等  发布于:2018-7-9 0:00:00  点击量:669


    [摘要]  根据颈性眩晕的发病机制,从释放颈部肌肉张力、改变骨结构空间序列、改善颈本体觉紊乱3个方面阐释“筋骨调衡”手法对该病的治疗机制,并围绕中医理论,从手法补泻的规范、筋经理论的延伸、手法处方的构建、辨证思维的运用,对完善“筋骨调衡”手法进行探讨。

    颈性眩晕(cervical vertigo,CV)为临床常见病,起源于颈椎,发作时以头晕、头痛、颈项不适为主症,且症状易反复。但由于发病机制复杂,有椎—基底动脉缺血、交感因素、体液因子学说、本体感觉紊乱等。推拿治疗脊柱及相关性疾病具体手法分为正骨与理筋两类。但大多数手法定位模糊、手法粗犷、靶向性不足。本课题组经过多年临床研究总结了一套治疗脊柱及相关性疾病的针对性手法——“筋骨调衡”手法,临床疗效显著[1-2]。

    “筋骨调衡”手法治疗颈性眩晕分为3步。(1)松筋:在病变脊柱节段周围软组织以拇指或掌按揉法操作2 min,病变脊柱节段周围软组织压痛点或条索硬结物即“筋结”处施以拇指弹拨法3 min,重点在前、中、后斜角肌与枕后小肌群,力度由轻到重,以患者感到酸胀为宜。(2)拔伸:采用仰卧位间歇拔伸法。患者取仰卧位,术者立其头端,一手拇、食指顶托病变脊柱节段椎板旁,另一手托于下颌部,向上将颈部稍微托起与水平方向呈15°~20°向其头端拔伸(患者与治疗床发生移动的临界点),着力点位于棘突之间,持续时间20 s,放松10 s,可逐步上下移动椎间隙,反复操作10遍,主要节段为3~6节颈椎间隙。(3)整骨:患者仰卧位,头稍后伸,术者立其头端,一手拇指顶按住第2颈椎的关节突,另一手手掌部托住患者的下颌,然后逐渐用力将颈椎向头端拔伸(患者与治疗床发生移动的临界点),在拔伸的基础上,同时使颈椎旋转至阻力极限位(即关节亚生理区),随即作一个有控制的、稍增大幅度(3°~5°常规推扳力)的快速扳动,顶按棘突的拇指同时协调用力向对侧推按,此时即可闻及清脆的弹响声或关节移位感,主要节段为颈部寰枢关节。从而达到筋柔骨正,维系颈椎动静力平衡。

    笔者以推拿手法干预颈性眩晕部分发病的机制为依据,并结合中西医现代理论对完善“筋骨调衡”手法进行探讨

1  “筋骨调衡”手法治疗颈性眩晕的现代理论依据

1.1  颈部肌肉张力的释放  人体颈椎的稳定依靠内源性与外源性平衡共同维持。内源性稳定由椎体、椎间盘及周围韧带维持;外源性稳定主要由颈部肌肉进行调控,是颈部运动的原始动力[3]。脊柱稳定性的维持决定了肌肉活动状况,肌肉或肌群的外源性支持决定了颈椎的稳定、运动及不同姿势的维持[4]。当颈椎长期保持同一姿势或受到外界因素刺激会导致颈部肌肉痉挛、张力升高,从而影响颈椎外源性支持,颈椎稳定性遭到破坏,椎体位置发生改变;而其中颈性眩晕产生的因素正是颈部软组织病变产生异常应力导致颈部力学平衡结构紊乱,引起阶段性失稳,使颈部交感神经突然或持续受到刺激而发生椎动脉痉挛,影响椎—基底动脉血供。推拿具有疏通经络,行气活血的作用,能够改善肌肉组织的力学特性[5];“筋骨调衡”手法针对颈椎动脉第1和3段肌肉痉挛为主要病理因素采用点、按、弹、拨等松筋手法以缓解局部痉挛,松解相关肌群;作用于颈部肌肉,改善颈部肌肉痉挛状态,使高张力得到释放,肌肉恢复柔顺性,从而使由于痉挛肌肉牵扯的椎体回复正常位置,“筋骨同调”达到“筋柔骨正”的目的。

1.2  骨结构空间序列的调整  椎—基底动脉缺血是颈性眩晕发病的一个重要因素[6]。根据解剖学研究[7],椎动脉走行可分成4段,其中第2段为C6横突至C2横突,第3段为C2横突上缘至寰枕膜,可见椎动脉大部分处于颈部椎体旁。《医宗金鉴·正骨心法要旨》曰:“若脊筋陇起,骨缝必错,则成伛偻之形。”正常颈椎处于内外平衡状态,当颈椎长期劳损发生退行性改变,导致颈椎稳定性丧失,而产生椎体空间位置的改变,即中医所描述的病理性变化“骨错缝”;由于椎体位置的改变,会使走行于横突孔中的椎动脉扭曲,影响椎动脉血流,导致前庭系统供血障碍,产生眩晕症状[8]。“筋骨调衡”手法针对第2段椎间隙狭窄致椎动脉迂曲主要病理因素,采用颈部前屈间歇拔伸手法拉宽椎间隙,缓解椎动脉挛缩;针对第3段寰枢关节错缝为主要病理因素,采用后伸仰卧位拔伸下定点旋转整骨法调整解剖位置,通过纠正关节错缝,改变椎体空间序列,使椎体回复正常平衡状态,减少错位关节对椎动脉的刺激,恢复正常血供。

1.3  颈本体觉紊乱的再平衡  颈部本体觉紊乱也是产生颈性眩晕的因素之一。机体正常情况下头与躯干的相对位置是通过颈部肌肉中的肌梭与关节感受器的本体觉传入维持的,当颈部肌肉痉挛、小关节退变,影响正常的本体觉传入,使头颅空间位置改变,使中枢神经系统接受错误的前庭分析信号,从而产生眩晕。颈本体感觉输入的改变可引起头部位置知觉变化和视觉目标移位的幻觉[9]。而颈部肌群肌梭冲动传入与平衡关系密切[10]。推拿手法对于颈部肌肉的刺激能影响颈部本体感觉输入、能恢复颈部伸肌群的柔顺性、能改善头颅空间回复能力[11],从而调整本体觉功能紊乱治疗眩晕。“筋骨调衡”手法能够改善痉挛肌肉张力,刺激颈部本体感受器,调节头颅的空间回复能力,使紊乱的本体觉信号传入再次平衡,改善眩晕症状。

因此,“筋骨调衡”手法能够全方位、多靶点对颈性眩晕患者进行干预,改善其临床症状。

2  思    考

    笔者目前在临床上通过运用“筋骨调衡”手法,筋骨同治,不仅在治疗颈性眩晕上疗效显著,且在治疗其他慢性筋骨损伤类疾病上收效甚好。但“筋骨调衡”手法仍有许多不足之处,需要从以下4个方面进行完善。

2.1  手法补泻的规范  推拿为传统中医的一个分支,也必须遵循八纲等辨证方法。《素问·三部九侯论》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调其气之虚实,实则泻之,虚则补之。”《灵枢·经水》曰:“审、切、循、扪、按,视其寒温盛衰而调之,是为因适而为之真也。”可见古人在临床实践中非常重视补泻方法的运用。一般来说,轻柔温和的手法属于补法,刚强骏猛的手法属于泻法。《类经》曰:“今按摩之流,不知利害,专用刚强手法,极力困人,开人关节,走人元气。”可见在推拿之前未辨明病情虚实,滥用手法,将会给患者带来极大危害。因此,“筋骨调衡”手法须以疾病及患者体质虚实为基础,合理运用补泻手法,针对不同病人,决定理筋手法的力度及时间,把握调整手法的操作时机。

2.2  经筋理论的延伸  “筋骨调衡”手法主要适用范围为筋骨类疾病,其中理筋手法主要作用于人体肌肉层面,即中医学中的“经筋”;《灵枢·经筋》曰:“经筋之病,寒则反折筋急,热则筋弛纵不放,阴萎不用。阳急则反折,阴急则挽不伸”。有研究[12]认为现存经络学说中经筋就是初始经络的初始形式,更契合推拿临证的指导。而如何去运用经筋理论指导手法施术,笔者认为,应针对经筋寒热虚实属性,弄清病变经筋主次,围绕中医经络理论辨证归经论治,对不同经筋予以不同的手法,达到整体调控的目的。

2.3  手法处方的构建  辨证论治为中医学的基本原则,中医内科根据疾病不同证型制定不同的用药处方,其处方的制定遵循“君、臣、佐、使”的量效配伍规律。推拿作为中医治病的一种手段,也应具有不同属性的手法,并已有相关学者[13-14]探讨关于推拿手法处方的问题。“筋骨调衡”手法的术式,在运用弹拨、点按及关节调整手法的同时,应使用到揉、摩、擦等手法,针对不同病情,分清应以何种手法为主、何种手法为次以及手法作用的力度及时间长短,即手法的剂量,操作前制定相应的手法处方,使“筋骨调衡”手法操作更趋规范化,临床治疗疾病疗效适当而不至太过或不够。

2.4  辨证思维的运用  目前许多临床推拿医生陷入一个怪圈,即治疗手段是中医推拿手法,而诊疗思路完全遵循于西医理论,且手法太过于单一。“筋骨调衡”手法应在汲取西医解剖及病理生理学优势的同时,仍须围绕中医辨证论治,根据不同证型,选择正确的手法,制定合适的推拿手法处方,形成自身独特的诊疗体系,使手法具有可复制性。

参考文献略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