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海派膏方兴盛成因与思考

作者:龚 鹏,朱抗美,余小萍,关 鑫,黄兰英  发布于:2018-1-14 0:00:00  点击量:620


[摘要] 介绍了厚积薄发的膏方文化,分析了海派膏方兴盛的原因,认为膏方的繁荣主要跟以下因素有关:厚积薄发的膏方文化,市场各方的积极推动,地理、气候与大众心理因素。膏方的成功提示传统中医药仍然有巨大增长空间。

[关键词] 中医膏方;海派文化;中医药市场

[中图分类号]  R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2-951X201620-0005-03


膏方无疑是上海中医药界的明星产品,2009年的时候,全市就开出了大约15万料膏方,此后,仍然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长速度,去年,估计近30万料。持续的膏方热告诉我们,中医药在现代社会,通过潜心挖掘和精心的市场培育,仍然可以取得竞争的优势。我们如果仔细梳理一下膏方这些年走过的历程,不难发现,膏方一开始并没有今天的显赫地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只在一个小圈子中流行。龙华医院在1984年首开膏方门诊,当年仅服务千人左右,到2002年,也不及5000人,在近20年的时间里,对比经济的增速,膏方的发展不算快。膏方真正的崛起是最近十几年间的事情。是什么推动了膏方的爆发式增长呢?

1 厚积薄发的膏方文化

以上海为代表的江南地区一直是膏方的中心,这和本地区的历史文化地理因素相关。

上海地区原属江苏,在开埠以前,中医师就有开膏方的传统,比如上海南汇人沈鲁珍(16581738年)《沈氏医案》中就记载有数个膏方医案,如崇明范锡凡案,范氏患痰火之哮喘,除豁痰降气清火之煎剂外,沈氏处以膏方,即以煎方去桑皮、甘草、莱菔子,加梨汁、莱菔汁、地栗汁、竹沥、姜汁,用饴糖四两,烊入收贮,燉热不时挑化。沈鲁珍是清早期的著名医家,所用是典型的素膏,其用法和今天的膏方相似。清中期的一些名医还有膏方手稿流传,如在上海图书馆就藏有张玉书的膏方处方原件,连同其后人保存的总数过百。近现代的海上名医也对膏方情有独钟,留下了海量的膏方医案,一些专著开始出现。这些医案处方的背后则是蔚为壮观的膏方服食人群,江南地区的民众自古就有服食膏方的习俗。

《内经》讲“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还有“秋冬养阴”“藏于精者,春不病温”,这些理论对冬令膏方的产生是有启发意义的,但还不是最直接的关系,膏方的流行还需要进一步的理论铺垫。在其他地区,冬令可能采取炖品进补,参茸进补,药膳进补,吃羊肉、狗肉进补等形式实践《内经》的学说,唯独江南地区表现出对膏方进补的偏爱,这是因为在江南及和江南连成一片的新安地区,肾命学派有很大的影响力,朱丹溪、薛己、赵献可、李中梓、张介宾等均为江南名医,又皆是肾命学派的代表人物,他们发挥演绎了冬令进补思想,这一点,可以参见顾植山的《膏滋方理论探源》,该文章中详细论述了江南肾命学派和冬令进补思想的关系,说明当时江南地区冬令进补形成了风潮,并慢慢向其他地区渗透,江南医家还敏锐地觉察到膏方和冬令进补存在天然的亲和性,“血肉有情之品”的概念就是江南医家的重要发明,膏方所喜用的阿胶、龟板等都属于这一范畴,叶天士指出“草木药饵,总属无情,不能治精血之惫……”,对膏方的发展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江南地区是膏方文化的发源地,创造了辉煌,历代医家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膏方文化财富,简单整理一下,有名的膏方就有数十种之多,比如明代浙江医家张介宾《景岳全书》中的“两仪膏”,江苏苏州人张璐(1617-1700年)在《张氏医通》中创立的“二冬膏”“集灵膏”,叶天士(1666-1745年)在《叶氏医案存真》中创立的“培实空窍膏”,在《临证指南医案》中载有膏方医案,浙江海宁人王士雄(1808-1867年)在《随息居饮食谱》中创立的“玉灵膏”,江苏金坛人王肯堂在《证治准绳》创立的“通声膏”,新安医家孙一奎在《赤水玄珠》中创立的“补真膏”。当然,其他地区也偶有膏方的记载,比如四川人韩懋在1522年所著《药性裁成》中创立的“霞天膏”,江西人龚廷贤在《寿世保元》中创立“人参膏”和“茯苓膏”,但毫无疑问,江南一带才是膏滋药的中心,不管是在理论准备还是临床实践方面,均居领先水平。被后世广为传颂的膏方集中在长江三角洲地区,绝非偶然,体现了这个地区在中医药进补理论上形成了共识,中医医师在用药实践上形成了一致偏好,膏方进补也逐渐成为江南地区的一种民俗。

2 市场各方的积极推动

上海开埠以后,成为长三角的中心城市,也是全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大量移民涌入,商贾云集,市场活跃。比起周边地区,上海的经济文化优势明显,大量的有钱人支撑起了一个庞大的养生保健市场,膏方获得了一个发展的良机。沪上名医传承沿袭了之前的膏方传统,并在理论和实践上做出了更多探索,将膏方提升到一个新高度。上海名医秦伯未先生于民国时期撰《膏方大全》(上海中医书局1928年出版)、《谦斋膏方案》(上海中医书局1928年出版),秦氏二书是最早的膏方专著,为中医膏方奠定了理论基础及临床应用规范。他把膏方定义为“膏方者,盖煎熬药汁成脂液而所以营养五脏六腑之枯燥虚弱者也。”他把膏方的用途阐述为“膏方并非单纯之补剂,乃包含救偏却病之义。”此外,尚有丁甘仁、祝味菊、蔡香荪、严苍山、程门雪、陈道隆、黄文东、颜亦鲁、张泽生等名家有膏方医案流传。在抗战的孤岛时期,上海的中医药业形成了畸形的繁荣,一些上层人士为躲避战乱,迁居租借区,膏方一直有稳定的市场。

解放后,上海的膏方传统并没有中断,今天我们仍然能找到许多五六十年代的膏方处方。据曙光医院中药房的金培琪主任回忆,20世纪70年代初,当他十八九岁在药房当徒弟时,当时的曙光医院每年大概就要熬制两百料的膏方。当然因为受政治、经济、文化的大环境影响,膏方总体上还是明显衰落了,一个可以佐证的指标是这一时期几乎没有膏方专著出版。

20世纪80年代以后,情况发生了转折,商品经济的浪潮让人们重新发现了膏方的价值。首先是大型中医医院恢复了膏方门诊,让积压已久的需求得到了释放,然后通过口碑传播,建立起膏方的美誉度,慢慢地市场一点一点培育起来。不过由于体制机制的问题,这一个时期,膏方远不如蜂王浆、太阳神等保健品那么走俏,即使是中医院也没有把它当成重要的收入来源,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进入20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的发展模式得以确立,对市场更为敏锐的商业公司嗅到商机,开始膏方的商业化运营,老字号药店率先打出了膏方节的旗号,努力营造膏方文化氛围,加大宣传力度,突出自己药工文化和地道药材优势,吸引了大量患者,开方数量节节攀升,并且很快超过了医院,是当时上海唯一一块药店胜过医院的处方药市场,比如规模并不大的童涵春堂在1998年时,一年开出了近5000料膏方,超过同期龙华医院的水平。90年代末,保健品市场因过度炒作一度陷入低谷,蜂王浆、太阳神等保健品风光不在,膏方因为其个性化、货真价实的特点一枝独秀,及时填补了市场的空白,走上了发展快车道。

进入新世纪,各家中医院也深刻意识到膏方对于中医药特色保存的重要意义和可能带来的经济效益,在借鉴药店营销手法的同时,突出自身专家资源丰富、学科齐全的优势,逐渐夺回了话语权和主导权,实现了反超,由此膏方在上海再次掀起了一股高潮,老百姓趋之若鹜,冬令时节,各大中医医院的膏方门诊都排起了长龙,龙华医院的开方量从5000迅速蹿升到1万、2万直到4万。数量上的大幅增长倒逼生产形式上的改革,作坊式的生产也逐渐让位于工业化大生产,满足GMP生产条件的制药企业也加入到膏方的产业链中来,但药工的传统没有丢弃,围绕膏方的社会化分工也更加成熟,医院药店工厂联动的趋势越发明显。在中医药行业主管部门的协调下,在中医药行业协会的牵头下,还出台了一系列的生产管理经营规范,让膏方始终保持在一个健康发展的轨道上,膏方的生产制作在卫生条件、质量控制等方面迈上了新台阶。围绕膏方一些衍生产品和服务也快速跟进,膏方的包装出现了两种趋势,一是精细化、艺术化,瓷罐越来越精美,另一个趋势是袋装化,上海是最早开展真空包装膏方的地区,发明了专门的膏方包装机器,主要是出于服用携带的方便,满足了上班、出差人士的需求,另外这样做可以定量化,密封的包装也更卫生,不易变质。2009年还成立了专门的膏方学会,极大促进了膏方的学术研究水平。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域外企业也助力膏方,比如央企控股东阿阿胶公司着力于阿胶文化和膏方文化的传播,建设阿胶博物馆,每年举办阿胶节,支持全国的膏方学术活动等,大资本的进入和商业化精耕细作,在提升膏方文化品位的同时又增添了膏方的时尚元素,膏方市场迅速膨胀起来。各方面力量的参与,让膏方摆脱了小众产品的地位,逐渐成为上海普通百姓家里冬令常见的养生保健佳品。

3 地理、气候与大众心理因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地理气候因素常常决定了一个地方的饮食文化习俗和日常养生保健方式。比如四川盆地湿气重,当地人多喜食麻辣之物。上海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非常分明,冬天十分阴冷,上海独特的气候造成了这边的居民比较喜欢在制作菜肴的时候放糖,喜欢鲜味,而膏方的甜和相对比较鲜,正好迎合了上海人的口味。膏方所用的饴糖等辅料颇受上海人的欢迎,旧时上海人家祭灶的食品主要就有麦芽糖,既甜又黏。对那些不能摄入过多食糖的特殊人群,上海的中医人创造性地引入了新的矫味剂,用木糖醇、甜蜜素等代替,这样即使是糖尿病病人也能服用,扩大了膏方的受众面。

膏滋方的补阳、补气、补血等作用正好可以对冲上海冬天阴冷潮湿气候所造成的不适,可以纠正人体之偏,膏方和上海人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比较一下上海与华南华北的气候差异:华南一带过于潮热,冬天持续的时间比较短,华南人的气质和膏方的滋腻、热性较重性质并不匹配,因此华南重点发展了以煲汤为主要形式的药膳文化。而华北一带总体偏于寒冷,冬季时间跨度长,似乎比较适合冬令进补,但北方春夏秋冬的分界线不太明晰,冬天不是特别典型,为祛寒,似乎膏方的力度还不够,所以北方更喜欢饮酒、喜欢摄入高热量食物,这和膏方荤素搭配的风格相去甚远。另外北方人更喜欢咸,不喜欢甜,也不喜欢滋腻,这些也影响了膏方在北方的传播。

从可及性而言,以上海为代表的华东地区,正好处在南北交汇偏南的区域,南北干货在这里大流通,北方的阿胶、鹿角胶、饴糖等,南方的红糖、龟板胶等制膏必备之品相对比较容易获得,助长了膏方的消费。

上海人讲究精细烹调,喜欢组配严谨的风格,膏方食药混搭精致灵动的特点正好迎合了上海人的口味,膏方的色泽有一点红黄隐隐、半透明,勺子舀起来,会出现挂旗的现象,颇能增加食欲,膏方的包装一般也比较考究,常用青花瓷罐,整体上符合上海人重视色调,重视审美的需求;上海的饮食习俗还善于把祈福求吉,驱邪消灾,祝愿人寿年丰的心意等融注到饮食之中,膏方含有浓浓的感情色彩,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全家不分男女老少同服膏方的盛况,一些企业也喜欢把中医师请上门给自己的员工集体开膏方,膏方和“亲情”“关心”“凝聚力”等精神方面的体验联接在一起。开膏方时,中医师往往正襟危坐,聚精凝神,运筹帷幄,下笔时注重理法方药,书法行文颇多讲究,这在当下流水线式的诊治活动中不多见,患者更能体会到那份精诚达仁的医者情怀。所以,膏方兼具品味情趣和艺术氛围,展示出上海独有的文士饮食的文化风格,让服食者不仅得到健康的体魄和物质上的欢快享受,而且在精神上也感受到浓浓爱意和美的熏陶。

4 膏方崛起的思考

膏方是上海中医药一张闪亮的名片,影响力辐射到长三角,也稳步向全国扩展,总结膏方的成功,笔者有如下几点看法。

1)跟流行音乐、流行艺术不同,一种养生保健模式的盛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长期的培育和文化习俗的滋养,这是中医药长盛不衰的原因。跟中医药有关的产品要实现长期的可持续的健康的发展,必须要有文化习俗的土壤,必须要有持续不断的浇灌和精心培育,否则极有可能是昙花一现,甚至损害中医药的声誉。

2)民俗活动如果仅停留在自发的、娱乐式的甚或是学术研讨的层面,也难以发展,必须要有商业底色的支撑。服食膏方从一般的民俗活动发展成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离不开商界的推动。中医在保健领域具有独特优势是社会的共识,然而中药汤方所用药材深加工的少,附加值低,受限于低价、服用困难等,中医药的经济效益一直不高,而膏方通过商业活动,大大延长了产业链条,大幅增加了附加值,而且其增值的部分主要在于中医师的辨证论治和药工的精心熬制,这些是老百姓愿意承受的。这是一个典型的把民俗活动转变为市场消费的经典案例。

3)传统文化复兴需要借助一定的载体,要有良好的规划,要有保护和传承的具体措施,也要有创新的思维。膏方发展到今天,自始至终都有一个良好的引导和规范,每上一个台阶,就有相应的扶持、规范措施跟进。上海还率先将膏方的民俗文化列入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人才培养,尤其是中医师和中药师的培养上下足了功夫,建立了较高的行业准入壁垒。面对疾病谱变化的大背景,依赖上海中医药界的通力合作,医院、行业协会、中医学会等机构推陈出新,扩大了膏方的适用对象,让膏方的服食人群稳步增长。

参考文献

[1] 陈青.12项中医药适宜技术已覆盖申城所有社区——膏方量去年达到15万人次[N].文汇报,2010-7-237.

[2] 顾植山.膏滋方理论探源[J].中医药文化,20096):16-18.

[3] 向佳.东阿阿胶:文化价值回归打造养生品牌[N].中国中医药报,2010-8-67.

[4] 仲富兰.上海民俗——民俗文化视野下的上海日常生活[M].北京:文汇出版社,182.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