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中医药文化安全与未来走向认知现状的调查与分析

作者:龚 鹏,王彦华,等  发布于:2017-10-17 0:00:00  点击量:1515


[摘要] 中医学的文化安全与向何处去的问题引人关注,对中医药文化安全与未来走向的认知现状问卷调查显示,当前人们能够比较客观的看待中医传承与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但对中医药文化所面临的挑战似乎缺乏足够认识。中医药现代化总体是积极的,但应注意中医药核心价值体系的保存。

当前,安全问题越来越从传统的军事安全、领土安全等议题蔓延到信息安全、能源安全、粮食安全、文化安全等非传统领域,比之于传统领域,非传统领域的安全具有不确定性、威胁的多层次性、治理的综合性等特点,而文化安全领域除此之外还有潜隐性、渐进性、争议性、形式多样性等表现。作为崛起的大国,我们不仅面临传统的安全威胁,在非传统领域,特别是文化安全,仍然值得警惕和关注。近年来,中医学的文化安全与向何处去的讨论十分热烈。自西方医学和科学技术进入中国以来,中医学的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医药被整合到国民保健体系中,其精神内核基本保存了下来,辨证论治、整体观念、天人合一等中医思维得到继承,但其学术研究、教育、诊疗体系基本参照了西方医学的模式,短期而言,这样的制度安排可能有利于中医药向现代转型,比如青蒿素的发现即可以看成是这一制度优势的体现,但长期而言,体用之间的矛盾将会逐渐显现,一些削足适履、危害中医文化安全事情的反复发生让中医界的有识之士忧心忡忡,回归传统的呼吁时有耳闻,对中医药单独立法也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

中医药学的“变形”意味着什么?标志着中西医学的融合还是中医药被矮化和蚕食?中医西医化和中药西药化等现象的出现对中医药的未来又意味着什么?是中医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还是中医药在自掘坟墓?为了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设计了专门调查表,对146名专业人士进行了问卷调查,以期解答中医药文化安全与未来走向的重大课题。

1 对象与方法

问卷调查采用非概率抽样,于20137月至20147月在上海发放调查问卷,获取方便样本,调查对象为上海地区的医卫工作者、市政协委员、行政管理人员、大学教师、医学研究生,其中中医临床专业人员占17.1%52%的被调查者为男性,48.0%被调查者为女性,94.8%被调查者拥有本科以上学历,48.6%被调查者拥有高级职称。采用自制调查问卷进行调查,问卷设计18个问题,对内容效度采用专家判断法进行了测验;采用EXCEL软件将问卷统计结果录入计算机;采用SPSS17.0统计分析,指标主要为频数和构成比;采用Excel软件,制作条形和扇形统计图。

2 结果与分析

2.1 对医学多元论的支持情况  多数人能够理性地看待中医和现代医学的关系。被调查者普遍支持医学多元论的观点,即认同中医、西医及其他民族医学长期共存的事实。在自然科学的各个门类中,医学比较特别,全世界的物理、化学都是共通的,具有唯一性,而医学则不一样,有全世界比较通行的西方医学体系,但也有地区性的民族医学。赞同或理解医学多元论的合起来有77.4%,看来人们还是愿意正视医学的这种特性。(见图1

1 对医学多元论的支持情况

2.2 对中西医融合前景的看法  对中医学未来是否会和现代医学融合,被调查者的观点分歧较大,反映了人们对中西医融合有一定期待,但又不敢确信的态度。(见图2

2 对中西医融合前景的看法

2.3 对中国中医界西方话语权大于传统话语权的看法  被调查者对中医界“姓中”保有信心,近半数人不赞成中国中医界里西方话语权大于传统话语权的提法。(见图3

3 对中国中医界西方话语权大于传统话语权的看法

2.4 对中医药已经过时的看法  调查显示,大部分受访者明确反对中医药过时的说法,不赞成率高达85.6%。(见图4

4 对中医药已经过时的看法

2.5 对“中医药应该采取西医药一样的评价手段和方法”说法的态度  调查显示,大部分受访者也反对中医药采取西医药一样的评价手段和方法。(见图5

5 对“中医药应该采取西医药一样的评价手段和方法”说法的态度

2.6 对“韩国的韩医、日本的汉医是中医药提升国际影响力的最大威胁”说法的认可度  国际上和中医形成直接竞争关系的是韩国的韩医和日本的汉方医学,大部分受访者不认可韩医、汉医是中医药提升国际影响力的最大威胁,被访者可能认为这两者本来就是中医的一个分支,或者认为这两者在国际上影响力显著弱于中医,不构成威胁。(见图6

6 对“韩国的韩医、日本的汉医是中医药提升国际影响力的最大威胁”说法的认可度

2.7 同意“韩医、汉方医学是中医学的分支”观点的情况  接下来的调查也印证了这一点,大部分人同意韩医和汉方医学是中医学一个分支的观点。(见图7

图7 同意“韩医、汉方医学是中医学的分支”观点情况

2.8 中医药在未来要走的发展方向  中医学的未来该走什么道路?5成受访者认为中医药在未来应与高科技结合,走中医现代化道路,两成以上的支持中西医结合,两成不到的人认为中医药应该原滋原味的继承和保留。可见,在现代科学技术大发展的背景下,大部分人觉得中医应该充分借鉴现代科学技术的有关成果,与时俱进,走融合发展道路,值得注意的是有17.0%的人坚持传统的传承路线,说明传统路径对于中医药发展仍然具有特殊意义。(见图8

8 中医药在未来要走的发展方向

2.9 对中医药文化危害最大的社会思潮  传统文化面临危机,中医学自然不能幸免,对中医药文化危害最大的是什么?超过5成的人认为是以中医药名义行骗的功利主义,选择西方科学主义、文化守成主义等选项的占比均在一成左右,可见人们对打着中医药旗号行骗的行为是及其痛恨的,这也提醒我们,中医药要发展,最重要的是注意自身建设,提高行业门槛,对涉及中医药的不实宣传加大打击力度,对混迹于中医界败坏中医药名誉的害群之马予以坚决清除,对危害人民健康非法从事中医药服务的行为要予以坚决取缔绳之以法。(见图9

9 对中医药文化危害最大的社会思潮

2.10 对我国中医药主流意识冲击最大的思想观念  中医文化不仅受到伪中医的不良影响,更受到各种思潮以及意识形态的影响,对中医药的主流意识冲击很大,比如循证医学思想、中西医结合思想、中医药现代化思想、民族主义思想等,受访者比较集中的选择了中西医结合思想和中医药现代化思想,反映了现代化思潮席卷各个领域,中医药也不能置身事外,人们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认定中医药现代化才是中医药的归宿。(见图10

10 对我国中医药主流意识冲击最大的思想观念

2.11 对“西方资本试图瓦解中医药、有大阴谋”观点的看法  对传统文化构成重大威胁的是西方的文化与西方的资本,有人认为西方资本试图瓦解中医药,对此,受访者的意见分歧比较明显,认为是“一项既定的、长期的战略”的占比为26.0%,认为是虚构的、根本不存在的占比为35.6%,说不清楚的有28.8%。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没有明显的痕迹,所以观察者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见图11

11 对“西方资本试图瓦解中医药、有大阴谋”观点的看法

2.12 对“废医存药”观点的态度  认为中医应当“废医存药”的人历来有之,远的如余云岫,近的如方舟子,未有中断,受访者中超过5成的人反对“废医存药”的论断,同意此论断的有8.2%,部分同意的有21.9%,说明了大部分人意识到中医和中药的不可分割性,认识到中医理论指导下的中药应用更加保险,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还是有相当比例的人群对此问题持模棱两可甚至赞同的态度,说明废医存药论仍然具有较大的市场。(见图12

12 对“废医存药”观点的态度

2.13 我国“西化”的中医的比重  中医西化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一些中医虽然有中医的头衔,但是在看病的时候既没有中医的辨证思维方式,也缺少中医的诊治手段,相反对现代医学确很熟稔。受访者认为中国西化的中医从数量上来讲占绝大多数的比例为8.2%,占大多数的比例为60.3%,认为是少数的只有24.0%,认为是极少数的仅有7.5%。可见,中医的公众形象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走传统路线的中医已经不是主流,中医的学科独立性堪忧。(见图13

13 我国“西化”的中医的比重

2.14 中医传统派和现代派的受支持情况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医界内部也不断分化,有标榜纯中医的,有追求中西医结合的,有中医“一张皮”的,有扮演中医掘墓人角色的,最主要的分为两类,即传统派和现代派。大部分人支持现代派,占比为53.4%,有差不多两成的人支持传统派。说明人们还是希望中医医生能够汇通中西,同时运用两种医学体系的诊治本领,更好的为患者服务。(见图14

14 中医传统派和现代派的受支持情况

2.15 怎么看“民间中医比体制内的中医更好地传承了中医精髓”  中医还有民间中医和体制内中医两种身份的区别,民间中医往往没有接受过系统化的中医学训练,更缺少现代医学的学习经历,他们往往通过家传师承途径掌握有一技之长,一些人在民间还颇有声名,有人认为,民间中医比体制内的中医更好的传承了中医精髓,对此,部分同意的有53.4%,同意的有15.1%,说不清楚的有23.3%,而反对的只有8.2%,这一调查结果有些让人意外,但仔细思量,也并非没有道理,在漫长的中医药发展史中,绝大部分时间是民间中医唱主角,所以中医的源流在民间,传承与发展也多和民间有关,只是在1949年之后,随着国家办的中医药大学成立,才有了民间中医和体制内中医的差别,民间中医逐渐式微,体制内中医成为主流。即使这样,仍然有一批民间人士出于强烈的兴趣专研中医经典,跟师学艺,也取得了让人刮目的成绩。这也提示我们,中医药的传承与发展离不开民间中医,政府机关应该积极创造条件让确有专长的民间中医通过一定渠道取得合法的行医资质。(见图15

15 怎么看“民间中医比体制内的中医更好地传承了中医精髓”

2.16 最喜欢的与中医药有关的职业群体  中医药行业在国民经济中具有一定地位,跟中医药有关的职业群体不少,人们最喜欢哪一类呢?师承型中医医生拔得头筹,成为最受人们喜爱的职业群体,其次是中西医结合医生,中医的科研工作者受喜欢程度位居末席。人们在理智上常常倾向于现代中医,然而从情感上来说似乎更倾向传统的师承型中医,也许是因为师承型中医更有传统文化底蕴,更具人文关怀,更有人情味吧。(见图16

16 最喜欢的与中医药有关的职业群体

3 讨    论

现代医学进入中国后,当我们再次谈论中医话题的时候,就离不开现代医学这个它者,这个“它”一直在与中医竞争,不断扩充自己的领地,刚一开始,中医想捍卫自己的主宰地位,发生了十分尖锐的冲突。后来慢慢发现,“它”不是想象中那般不堪,颇有可取之处,中医界逐渐习惯了与“它”分享医疗空间,但是“它”并没有就此罢手,通过一点一点渗透,成功确立了自己的主导地位,而中医逐渐边缘化,到后来,中医的合法地位受到威胁,面临被取消的尴尬状态,所以才有了民国时期的废止中医案。生死存亡之际,中医界意识到只有变革图强,才能保有一席之地,中西医汇通派应运而生,中医的面貌由此也发生了深刻变化,最终促成了中西医结合运动的诞生。到了今天,后现代主义盛行,反思现代化所带来的后果作为一种思潮得到流行,中医复古成为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

中医界内部的情况越发复杂,中医的外在形象也越来越模糊,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开展了此次调查,我们希望借此把握中医发展的脉搏,探讨中医学的未来走向,重新审视中西医、中西文化的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医药是现代中国人和古代先哲心灵沟通的一个渠道,通过认识中医,也能更好的理解我们从哪里来。伽达默尔说:“依然活在当代的各种文化传统,已经把我们的过去和现在互相关联成统一体。传统文化不是非我、异己的东西。”我们的调查表明,虽然历经坎坷,今天中医药仍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人们对中医药总体来说还是信任、支持、爱护的,对中医药是充满民族感情的。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今天的中医人和传统的中医郎中形象已相去甚远,内部的分化十分严重。“分化”一方面有其积极意义,人们期待中医的进步,期待中医和现代医学的融合,这种分化可能正是革新、转型、升级所需要的,正如张隆溪所说“我们今天看传统,不能不带着今日世界的眼光,而构成今日世界者已经必然包含了传统中国文化以外的因素,尤其是西方文化的因素。”另一方面,这种分化可能严重影响中医核心价值的发挥,削弱中医药的文化凝聚力,破坏中医专业共同体的整体形象,这种我们并不欢迎的分化说白了就是“异化”。异化从哲学上是指主体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分裂出自己的对立面,变为了外在的异己的力量。中医异化包含中医西化、中药西药化、去中国化等问题,中医异化的现实威胁是存在的,我们的调查也佐证了这一点,实际上不止中医,中国传统文化的其他领域也存在这一问题,而在中医药领域可能表现更为突出,一些源自中医的东西从中医中分离出来之后反过来对中医的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医西化、中药西药化、去中国化等可能侵蚀中医的根基,中医的基本理论、中医的话语体系都有屈从于西方的趋势,中医的思维方式、知识结构以及中药的制药理论、使用方法也越来越多的向西医学靠拢。异化还颇有伪装性,越到后面越让人感觉本应如此,理所当然。面对中医的异化我们不能浑然不觉,而应该主动采取措施进行干预。“中医的传承与发展必须整合在既定的文化价值体系之内,而不能轻易放弃对核心价值体系的坚守”。我们需要阐述清楚中医药的核心价值体系,构建中医药坚不可摧的内核和可适当变形的保护带,而对非核心、非保护带的领域则要以开放的心态进一步加快和其他学科的融合,内化为自身的能力并不断推陈出新。另外,韩国、日本近来来加大了对中医药遗产和文化主权的争夺,为中医、针灸申遗设置障碍,在中医药国际标准制定等领域争锋相对,调查显示,我们对东方阵营内部的文化冲突似乎重视程度不高,民众对此也缺少警惕。总之,中医药文化与其他医学文化的竞争和汇流始终同时存在,中医药的传承与发展的两条主线需要同时展开,不能有所偏废。


参考文献

[1] 潘一禾.文化安全[].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89.

[2] 张隆溪,走出文化的封闭圈[].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10.

[3] 龚鹏,何裕民,倪红梅.论中医药的核心价值体系[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社,2015:189.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