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盗汗病机新论

作者:徐 喆  发布于:2017-10-10 0:00:00  点击量:868


1  盗汗病机的主流观点之谬误

现行的中医教材认为:“盗汗指睡则汗出,醒则汗止的症状。多见于阴虚证。因阴虚阳亢而生内热,入睡则卫阳由表入里,肌表不固,内热加重,蒸津外泄而汗出;醒后卫阳由里出表,内热减轻而肌表得以固密,故汗止[1]。”

上述关于盗汗的病机描述,貌似合理,实则概念混淆、牵强附会。究其理论源头,来自《黄帝内经》对人体寤寐生理特点的描述。如《灵枢·口问》曰:“卫气昼日行于阳,夜半则行于阴,阴者主夜,夜者主卧”、《灵枢·卫气行》曰:“故卫气之行,一日一夜五十周于身,昼日行于阳二十五周,夜行于阴二十五周,周于五脏”,再综合《灵枢·营卫生会》、《灵枢·五十营》之内容,可知卫气循十二经脉而行,昼行于六阳经(腑经),夜行于六阴经(脏经)及五脏。故入睡卫气“由阳入阴(由表入里)”是指卫气由六阳经(腑经)入于六阴经(脏经),而非由肌表入于脏腑,因此不会“肌表不固,内热加重,蒸津外泄而汗出”;醒后卫气“由阴出阳(由里出表)”是指卫气由六阴经(脏经)出于六阳经(腑经),而非由脏腑出于肌表,因此也不会“内热减轻而肌表得以固密,故汗止”。

因为中医理论认为腑相对于脏为阳为表,肌表相对于脏腑亦为阳为表,后世医家之所以会提出上述谬论,正是将这两个不同层次的阴阳、表里概念混为一谈所致。

对于盗汗属阴虚的中医主流观点,实际上历代均不乏异议者,如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虚劳盗汗候》曰:“盗汗者,因睡眠而身体流汗也,此由阳虚所致”;宋代钱乙《小儿药证直诀》曰:“盗汗未必皆是虚证,阳热太旺者亦有之”;元代朱丹溪《丹溪心法·自汗》曰:“盗汗属血虚、气虚”;明代张景岳《景岳全书·汗症》曰:“自汗盗汗亦各有阴阳之证,不得谓自汗必属阳虚,盗汗必属阴虚也”;清代张璐《张氏医通》曰:“酒客睡中多汗,此湿热外蒸”;清代王清任 《医林改错·血府逐瘀汤所治之症目》曰:“血瘀亦令人自汗、盗汗,用血府逐瘀汤”。时至今日这类倡导盗汗非独阴虚的论文仍屡见不鲜,如:盗汗并非皆阴虚[2]、盗汗非独阴虚[3]、非阴虚盗汗[4]、盗汗辨治七法[5]、盗汗治疗八法[6]等等不一而足。

2  汗出的本质

汗出的本质在于两方面:一为汗出的动力,二为汗出的调控。

2.1  汗出的动力  《素问·阴阳别论》言:“阳加于阴谓之汗”,可知汗为阳气蒸腾阴液而成,阳热为汗出的动力,故凡阳热偏胜者,如:阴虚而生内热、心肝火盛、痰湿瘀阻郁而化热、外邪入里化热等,均可迫津外泄为汗。

2.2  汗出的调控  《灵枢·本藏》谓:“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者也。”可知卫气能调控汗孔开阖,固摄肌腠,促使汗液有节制的排泄。当卫气虚弱时,则不能固护肌腠,致玄府(即汗孔)不密,津液外泄为汗。如卫气为行于脉外之气,气虚则卫气虚;卫气属阳又称卫阳,阳虚则卫气虚;血能养气亦能载气,“气随血脱”“血为气之母”,血虚者气亦虚,卫气亦虚;卫气来源于脾胃运化的水谷精微,其标在肺,其本在肾,肺、脾、肾虚则卫气虚。故凡气虚、阳虚、血虚、肺虚、脾虚、肾虚等可致卫气虚者,亦均可致津液外泄为汗。

3  盗汗的真正病机

盗汗与一般汗出的不同之处在于盗汗特指“睡则汗出,醒则汗止”。由前所述的人体生理特点和汗出本质可知,盗汗病机大致可分两类:(1)凡五脏阴虚内热或五脏实热者,由于入睡时卫阳入于五脏而加重内热,故使得阳热偏盛而汗出;(2)凡有瘀血或湿阻等造成卫气运行不畅者,必于卫气由阴经入于阳经的过程中耗损卫气,致使卫气虚而汗出。

综上所述,关于盗汗病机的主流观点存在谬误,虽然自古至今均有异议者,但并没有人从盗汗的特点对其病机作出准确全面的描述。笔者认为盗汗的真正病机应为:一、五脏内热偏盛者;二、存在瘀血或湿阻等因素损耗卫气致使卫气虚者。

 

参考文献

[1] 朱文锋.中医诊断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518.

[2] 马居里.盗汗并非皆阴虚[J].陕西中医杂志,1994151):1-4.

[3] 许轶兰.盗汗非独阴虚[J].上海中医药杂志,2006,403):16.

[4] 王忠明.非阴虚盗汗[J].吉林中医药,1991115):25.

[5] 杨德胜.盗汗辨治七法[J].中医药学报,2004321):31-32.

[6] 马居里.盗汗治疗八法[J].湖南中医杂志,2005213):103.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