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中医学国际化生存的优劣势分析及战略思考(二)

作者:何 崇  发布于:2017-10-3 0:00:00  点击量:877

2 中医学国际化生存的劣势

2.1 临床疗效的评判差异 199711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对针灸的有效性进行了论证,在Bethesda召开了为期3 d的听证会,12名专家对针灸的疗效进行了论证,结果是,针灸疗效的认定仍需要更多的证据[4]。当然,作为中国人,对这一结论是非常惊诧的,对于美国人,感受应该也是一样的。他们不会怀疑临床实验观察方法的结论,但也不能拒绝临床疗效体验的诱惑。事实上,即便是NIH没能证明针灸有效,还是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自费接受针灸治疗,他们是针灸临床治疗的受益者,但他们不能推翻经过近百年的努力建立起来的临床检验方法学所形成的结论。那么,是临床研究方法错了还是大家的临床体验错了?近百年来的重大流行病的痛苦经历告诉每个人,临床检验方法帮助我们发现了黑死病、坏血病、脚气病、肝豆状核变性等的治疗方法,是唯一正确的方法。证实与确认临床疗效的根本手段,也成了国际医学界的共识,质疑这一研究方法等于否认了自身病因学及治疗学的根基。

什么是西方医学的疗效评价标准呢?首先,疗效标准是基于疾病展开的。每个疾病都有固定的主症,相对固定的兼症,以及可以被检查或理化手段证实的病理改变,治疗后,任何客观症状及体征的改变,都是疗效的依据。量化这些症状与体征的治疗前后的变化,并在统计学方法上明显优于不作这一治疗的对照组,就能够肯定地判别某一治疗方法的疗效。

什么是中医学的疗效评定标准?国内有《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然而,古代典籍中判别疾病的痊愈与否,不是仅仅从主症经治疗前后变化的比较,而是着眼于邪气与正气消长进退的动态过程,分虚实两个方面。对于虚证,正气既增,是为愈,正气难复(或外脱不收)是为危;对于实证,邪由里出表(外达,或邪有出路)为愈,由表入里(内陷)为危。《金匮要略》曾有“百病皆然……从口起流向四肢者可治(病情离心性发展),从四肢流来入口者不可治(病情向心性发展);病在外者可治,入里者即死”之说。此外,中医还观察疾病消长进退的速度与持续时间。治疗后病情变化的速度需与病邪的特征以及正气强弱相称,比如风邪易变,去之速,湿邪黏滞,去之缓;正气弱者不求速效等。在不少临床观察研究报道中,西医判别疾病的好转与否大多数用量化的症状积分来比照,即以症状程度或症状的多少作为病情进退的一个信号,而中医在治疗过程中,某些新症状的出现恰恰是疾病治愈的一个先兆(如一些自汗、呕逆、烦躁、便泄等恰是邪气外出的信号)。这些疗效认识方法的差异,很容易让中西医之间相互产生误读,互相理解与认同还有待时日。

2.2 中西医哲学的思想鸿沟  中西医在哲学思想方面也存在着巨大的思维差异。尤其在西医学作为主流医学存在的今天,这种思维差异,对中医形成了不小的压力。西医视患者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疾病是身体的变异,治疗的目标是消除这个变异,祛除症状。西医的基本医疗思想源于魏尔啸的“细胞病理学说”,认为任何疾病都是由各种原因引起细胞体或细胞器在结构与功能上的变化所导致的。所以,任何疾病的成因与发展,都需落实到细胞体或细胞器层面,对疾病的治疗就是对病变细胞在功能与结构上的修正,并用形式逻辑思维方法来证实与推衍整个疾病的发生、发展和被修复的过程。

中医视病者为整个宇宙体系中的沧海一粟,为大宇宙圈里的一个小的功能单位,并从属于这个宇宙的物质特征及运动节律。认为疾病来自于人与自然的不协调,阴阳平秘,所有细胞层次的病理变化都只是阴阳不平和的一个结构表现形式。所以,中医在治疗过程中会暂时,或者完全把结构上的变异放在次一等的地位,而致力于整体功能的调整。在哲学方法论上强调呼应、和谐与平衡,重于抽象体验,疏于二元的是非识别。

这种认识差异表现在操作方法甚至治疗临床取舍上的巨大差别。比如感冒,西医认为是病毒感染,治疗上要以抗病毒,保护细胞免于受病毒的破坏,力图恢复细胞功能;而中医则要解表发汗。由于这种理念上的不同,目前尚无法沟通,导致双方都不能认同对方的观点,客观上限制了中医学的被认可与传播。

2.3 中医学表达与展示方式的朴素  一个现代学科,它的学术观点、方法学都被要求尽可能用数学的语言来表达,人们无不期待着中医学的数学表达式。中医是否可以用数学来表达呢?答案是肯定的。现代数学表达已伸展到各个学科,用于描述各种运动现象,如对于线性运动,有代数表达;对于变量,有函数表达;对于虚拟的构象,有拓扑学;对于随机运动,有概率论;对于非精确的变化,有模糊数学;对于可预见的运动趋向的预测,可以用大数据。总之,数学表达方式很多,不一而足。目前,由于某些中医相关概念表达的不精确性,使中医术语的精确表达存在技术上的困难,有待改进。比如说,针灸的深度如何掌握,一般说应该因季节改变而变,我们应该标定季节改变的哪一个或哪几个敏感因素?在这些因素改变后,针灸深度需要相应作多少厘米的深度变化?都不见精准描述。再者,针刺深度还要因人的反应状态而异,究竟是哪些反应指标?是针下的肌张力、局部循环状态还是其它?目前所有这些都有待精确化、数字化。今天,我们还承袭传统的“以目观之,随证消息”“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于其间”体验,大多数现今的中医从业人员,对现代数学不熟悉,不知如何用数学表达他的实际体验。中医术语的规范化也是一个问题,比如,同一个肾阳虚的概念,涉及了多个疾病,如阳痿、尿频、腰痛、水肿、眩晕等病证,它们的临床治疗方案各不相同,就是这么一个病机概念,内涵与外延都缺乏严格界定,极易引起歧义,既不便于自身的总结,也不便于后人学习,将严重阻碍中医学术的发展传播。

术语与关系的表达是一个学科的要素,表达方法对一门学问影响之大,甚至关乎发展的顺畅与停滞。中医学要健康发展,就应该用现代精确表达式,是不是数学表达还可以讨论,但这是必由之路。当然,实现中医学的精确表达,不是一蹴而就的,在中医的精确化表达的道路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它将是一个梳理考证传统理论与逐步构建精确表达式同步进行的工作,而且还要在应用中不断改进,中医理论的精细化研究,可能有待后一代人逐步实现。

2.4 当地医学对中医学的竞争压力  既然是自由市场,医学市场的竞争是自然发生的。竞争就会产生压力,其它医学的从业人员就会竭力争取对自己有利的市场环境,而无视甚至打击中医的从业者的市场份额,这是一个正常现象。中医在外国人的眼中,仍然是一个异域的珍奇,相较于当地的本土医学,在亲和性、了解程度、信赖程度等方面,都显不足。所有这些,都给中医的从业人员带来了极大的竞争压力。

以上这些不利因素,都是中医走向国际化生存中的主要困难。

3 中医学的国际化生存战略

综上所述,中医在走进国际市场的过程中,展示出的优点大于不足,所以,它能够在各大洲的很多国家生存并扎根。今后,中医的国际化生存战略,应该是通过自我完善、行政管理等各种手段,充分发扬上述优势,避免劣势,完善我们自身的不足。个人认为,最核心的有以下几点。

3.1 提高中医的临床疗效  临床疗效是中医国际化生存最根本的前提,也是永恒的主题。没有疗效,其它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总结既有的经验,提高中医疗效的基本途径有三:(1)古典方法的钩沉与发挥;(2)医学临床前沿的经验积累;(3)现代医疗方法与思想的借鉴与融合。3个方面的有机结合,将对中医疗效的提高起决定性作用,片面强调任何一方都是不全面的。

古典理论与方法的钩沉与发挥是提高临床疗效的一个极重要的方法。数千年来,中国的先祖们为我们留下的临床资料如恒河沙粒,当代的老一辈医家们在诊病识病、中药斟酌、选穴用针等诸多方面都积羽甚丰,它们是中医专业入门、提升临床技能与激发灵感的活水源头,有时虽然不易阅读,但细心体味,每每别见洞天,对先祖遗产保留一份敬意,一份虚心,不浮躁,不妄见,不武断,往往会沙里淘金,得意外之喜。

临床疗效的提高,还要求我们积极地从当今临床第一线中寻求与积累经验。当代医学已涌现出许多新观念,是古代医学没有记载的,我们难以从古人的传承中获得既成的经验,比如抗生素和抗肿瘤药物的寒热药性问题、激素药性的中药学评价、转基因食品对人体的影响、化学毒物、放射性毒物对人体五脏与气血的影响等,中医生必须走向当今医生的最前沿,获得第一手的经验,以丰富中医学的理论,让传统的中医学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活力。

此外,在当今国际化的大趋势下,中医学人也应打破中医学的藩篱,积极将现代医学的技术引入中医诊断与治疗领域,用西医的诊断手段帮助中医进行诊断;借用西医的某些快捷的治疗方法,折截证候的进展;借用现代数学,精确分析病理变化曲线;利用现代物理或化学的刺激参数,优化针灸的刺激方法等,其中的工作千头万绪,任重而道远。古人说,雁过留声,如果中医在当今时代,能够像古代医家将古代天文学、哲学、术数学、烹饪学、兵学等揉合于中医学,并推动其产生重大发展那样,让中医留下很当代的思想与技术的烙印,让后人看到我们如何有机地应用现代技术与手段发展了中医学,也就无愧于我们这个时代了。

我们主张积极吸收现代医学的技术,但不能丢掉中医的根本。中医的根本是什么?是它的思维方法与方法论,失去了它,中医将不再具有活力。所以,不能因为中医当前的弱势地位,对中医的前途就妄自菲薄,唯西医马首是瞻,急于让中医西医互通互释,有时欲速则不达。

3.2 做好中医学的包装  中医与其它医学一样,都是服务行业。因此,除了具有治疗功能外,还应该具有更朝气的外在形象,以增强消费者的亲和性。什么是好的包装?好的包装是增加产品的可信度、亲和度并使之富含正能量,产品经包装后,内容更吸引客户,而包装品本身不会有质变,不会变为买椟还珠。具体到中医来说,这样的包装是必要的,当然它不必是很现代的,但一定是极富自信的。中医学已有了富有东方神秘性和世界观的天然包装,任何包装,应该更与它的本性相和谐。当前,西方人日渐崇尚自然与传统,很多西方人对东方的太极和八卦等图腾,充满景仰,中医学的传统形象,只会为中医加分。此外,我们还可以看到,东方传统中医学理论,直指当代医学的未知领域,从完全不同的角度认识人体的生理及病理过程,并在其多年的实践中,发展出从保健到治疗一系列的处理方案,至少是当今世界最和谐、最少副作用、最少痛苦的健康解决方案,作为中国的国宝传人,我们应该深以为自豪,保持对这一国学充分的学术自信。

可是,如果将中医学加入很多短期难以获得结论的争议,则会影响中医的包装效果。比如:(1)一谈到中医学,有人强调致力于中西医互释的所谓机理研究,希望将中医包装得让西医可以理解,这么一来,在包装的初期,已经将中医置于屈从于西医的地位,我们的对象是患者,而不是西医,这种包装让人觉得这个产品还需要一个成熟的过程;(2)将中药、针灸或其它传统治疗手段异化为西医学的一个治疗手段,有时未必比西医更好,比如中药的抗癌作用就是一例,不一定能突显中医优势;(3)用西医学的目光评估中医学的科学性,在中医科学不科学的问题上纠结不清,这将从根本上动摇患者的信心。有这些顾虑的学者们有拔高中医学术水准的愿望,然而,所有这些问题都是较为深层次的,极为复杂的问题,显然不能在短时间得到答案,有待于两种医学在不断发展后才能获得一定程度的相互理解,也许我们这代人都不能给出合理的结论。所以,在中医发展的战略规划中,应该强调多从实用性的,对患者实用的角度去研究,改良,积极开发、宣传和推广针对患者需求的中医产品和治疗理念,扩展中医学的知名度,提高中医学的临床声誉。

3.3 强化组织管理  当今西方的中医从业者,独立诊所是最主要的经营模式。独立诊所经营有很多优点,比如,初期投资少,经营灵活,医患互动更紧密,从头到尾一以贯之的服务,对病情了解透彻等等。但独立诊所也有不少缺点,比如,在经营与财务上,抵御风险的能力小;学术上沟通、互助与交流不畅;由于业务规模小,不足以造成行业声势,对行业的保护与发展缺乏影响力,也无法支持学术的研究与产品的开发。因此,要想中医学在国际上获得发展,强化组织管理是当务之急。

当前,在世界各地,中医行会性质的中医学会如雨后春笋,这些学会都是应中医国际化发展与生存的需要而建立的,他们有效地整合了当地乃至全世界的中医资源,在促进各从业人员的学术交流、法律声援、中医政策呼吁、制定与监督中医行业的工作规范等多方面,开展了很多有效的工作,是国际中医行业组织管理中的一支极重要的力量。这些行会组织不仅对所在地中医从业人员给予有力的支持,还努力寻求各国与中国的沟通与联系,使国际中医学发展源流不竭。

西医的发展过程中,专业行会曾经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直到今天也是行业发展的强大助力。国际中医学会的建立,是中医学从独立诊所进一步发展的一个重大里程碑。在这些学会的推动下,可能会发展出世界上最大的中医专家数据库,最实用的求医导医网络,最大共享可能的学术讲座库。我们可以期待,随着中医的不断发展,将会对各类科学管理方法提出更高的要求,中医在良好的组织管理下,新思路、新技术可以得到迅速推广,中医的行业安全可以得到更切实的保护,中医的研究可能获得更有力推动。

中医以它的魅力,在国际上正稳步发展着,由于笔者目力所限,无法全面描画出这个中医良性发展的时代,我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个侧面,不少学者,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真知灼见,诚望以此引玉之砖,见教于大方之家。我相信,中医学在与世界的沟通中,取他人所长,逐步完善自己的疗效评价体系,不断探索适合中医学术特点的临床研究方法,科学总结古代治疗方案,积极吸引现代先进技术,努力发展新中医药的治疗手段与方法,利中医之器,提高工作效率,引入现代管理方法于中医学的管理与领导,将中医组织起来,联成网络,实现技术的共享与交流,中医学一定会以摩登的步伐坚实地走在国际医疗市场。

参考文献


[1] 马伯英.英国中医立法的曲折经历程与经验教训[J].环球中医药,20103(2)143.

[2]  Bernard StewartChristopher Wild. World Cancer Report [M]. IARC Nonserial Publication2014.

[3] 袁冰.未来的医学结构—对未来医学发展趋势的探索[J].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19834(11)8-9.

[4]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Consensus Development Panel.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Consensus Development Conference statementadjuvant therapy for breast cancer[J]. J Natl Cancer Inst Monogr2001(30)5-15.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