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从中国、日本到美国——我的中医之路(二)

作者:杨观虎  发布于:2017-9-17 0:00:00  点击量:362



(接上篇“从中国、日本到美国——我的中医之路(一)”)


3  在美国做好中医的体会

    回顾这么多年在美国的行医过程,我想结合我的实际经验来说说如何在美国做好中医。

3.1  疗效  

    必须要有好的治疗效果,这是中医能否继续生存下去的基础。美国大多数医疗保险到现在仍然不支付针灸治疗费用,所以针灸仍属于富裕阶层才能够承受的治疗手段。在美国,针灸不像国内,很多疾病让病人每天来,10 d为1个疗程可持续治疗数个疗程。在这里,针灸要求必须在2~3次内见效,因为经济负担的原因,通常1周只能治疗1次,个别严重病例1周2次治疗,病人平均5次左右就得完成治疗。

    比如,辛辛那提是美国过敏疾病多发地,过敏性鼻炎与哮喘占了平时门诊的20%,许多病人针几次后停止服用西药,过敏症状消除,针灸效果非常好。

    疼痛治疗占40%左右,其中肌纤维痛症是相当棘手的慢性疼痛综合征。现代西医除了激素治疗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但经过我10年观察和实践,慢慢总结出一套疗效确切的中医针灸方案,现已经发表在国际针灸临床杂志和欧州生物医学研究杂志上。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压力的增大,焦虑症与忧郁症病人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现在这两种病占了门诊20%左右,特别是青少年焦虑症变得非常多见。针灸有效且没有抗焦虑西药的副作用,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关注。例如一位本地大学毕业生,因严重焦虑无法正常工作,在我这里针灸治疗一段时间后,逐渐从每周只工作10 h,到后来顺利完成40 h的全职工作。最后我还为他写推荐信,帮他申请到电脑硕士课程,经过他努力,现在博士毕业并得到教职工作。

    高科技时代,不孕不育的患者也越来越多。我的门诊中有10%左右的病人都来治疗不孕症。有的是想通过针灸调理自然怀孕,也有的是被自己的西医介绍来希望通过针灸来增加试管婴儿或宫内受精的成功率。通过针灸调理,我帮助很多病人成为了父母。还有10%的病人大多为疑难杂症,我治愈过红斑狼疮,改善过重症肌无力,帮助了很多渐冻人,也改善癌症放疗化疗或糖尿病等引起的末梢神径炎等等。

3.2  需要具备中西医两方面的背景,这是疗效的保证  

    一般病人来后,首先会问针灸师是在哪里受的教育。因为大部分病人相信中国大陆出来的中医针灸师比本地培养的花了更长时间。当我告诉他们自己在浙江中医学院与南京中医学院完成中医西医教育,先任教于温州医学院,并在日本金沢医科大学拿到医学博士学位并在辛辛那提儿童医疗中心(全美最好的儿童医院之一)完成博士后训练后,大家心里比较安心,一个有临床、科研、教学经历的人应该值得信任。

3.3  主张重针轻药  

    由于前些年俄州法律不允许使用中药,所以一切疾病都得考虑以针代药,也许自己临床经验的积累加上现在中药质量的不可控性,目前门诊99%单独用针灸处理,只有极个别病人强烈要求使用中药才会用。

    根据以往经验,我建议在治疗时多针并用,治疗预防并进。辛辛那提是美国西医师做针灸最多的城市,他们之中有人喜欢每次治疗给病人扎五十至上百根针。刚开始我是按日本习惯用1~10根针,后来发现大多病人怕痛不喜欢得气感觉,手法太强把病人都吓跑了,逐渐体会到要达到良好治疗效果而不用多针还真不行。我现在平均针数达25根左右。处理病人不只对症处理,也强调治未病。这包括两方面:除邪务尽、截断转移。比如像偏头痛患者诊为阳明头痛往往兼治少阳太阳以防邪移他经;培本扶正贯穿任何疾病始末,几乎百分之百使用双向调节作用的足三里,有邪祛邪,无邪扶正。

    重视穴性处方配伍:一直把每穴当一味单独中药看待,重视穴性功能配伍,强调针灸治疗与中药组方选药类似,必须根据五行特点,升降属性进行辨证取穴。

3.4  隐私保护  

    美国针灸诊所与国内最大的区别是保护病人的隐私,每人一个独立干净房间,针后留针约40 min并放一些古典音乐,房间温度舒适,备有紧急按铃以防病人突然不适。

4  对未来的思考

    最后来说说中医针灸在美国面临的挑战,未来如何应对的思考。

    随着越来越多的病人开始愿意接受中医针灸治疗,最近有些保险公司为了吸引顾客,也逐渐开始愿意为针灸付费。因为良好的经济效益,西医师、西医整脊师及理疗师也逐步表现出对针灸的极大兴趣,俄州也开始有整脊师与理疗师在接受极短时间的训练后用针灸治病,而他们使用的针灸方法是在没有中医的辨证论治只对痛点进行针刺的所谓“干针”疗法,他们为了区别于传统的针灸,甚至提出了干针不是针灸的谬论。这直接影响了针灸的正规市场和行业规范,也因他们训练不足疗效不稳而影响针灸的声誉。

    为此,我们应该提高整个针灸师的学术水平,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用临床疗效说话。因此,本人也参加了针灸安全联盟,积极开展针刺安全宣传,反对无针灸执照的人做干针,积极讨论中医界继续开拓发展中医的策略,并对中国政府的政策制定建言,利用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微信平台的助力和一切民间中医组织团结起来争取权益,弥补美国中医教育存在的问题等等。

    如今,针灸在美国越来越流行,与中国相比,可以说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中医针灸的发展前途无量。我们作为这宝贵知识的持有者,应该肩负起发展中医的大任。回望我与中医结缘的这几十年,走过了3个国家,研习了临床、科研和教学,经历了很多挑战,也见证了中医和针灸在国外从排斥、质疑到尝试和欣赏的过程。年幼时目睹了疾病带给家庭的苦难,如今我身为一名医者,能够用自己的知识为身边的人解除病痛烦恼,并能够将这种知识带出国门,与其一同在国外生根,成长,我也非常欣慰。希望能以此文与大家分享我与中医的缘分,激励大家一同将这份财富发扬光大。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