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中医在德国——从被视为异族疗法遭排斥到步入医保体系

作者:耿 直  发布于:2017-9-1 0:00:00  点击量:140

    耿直 德国中医学会副会长。北京中医药大学1980级中医系学生。毕业后在附属东直门医院骨科工作。1990年升主治医师。1991年受北中医派遣来德国魁茨汀中医院工作,主要负责意大利分院的筹建,从此与德国结缘。2000年后定居德国,现在德国澳盆奈斯特骨科康复医院任主任医师。主要工作是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以骨科创伤为主的疾病。

    内容提要:从中医药在德国的发展历史、从业人员的组成及保险付费、学历认可与中医教育、中药、科研、学校交流6个方面,介绍目前中医药在德国的总体情况。中医药正以较快的速度在德国发展,为德国大众的健康事业做出了越来越多的贡献,但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给予他们适当的地位,这不利于当地中医药的健康发展。如何争取合理的法律保障,是德国中医药从业人士肩上的重担。


    笔者在德国从事以中医针灸为主的中西医结合医疗工作近20年,使我对中医、针灸在德国的引进、发展和存在的问题有了一些了解和感受。现在把这些资料整理出来供同仁参考,也希望对有志来德国从事中医针灸事业的专业人士有所帮助。

1  发展的历史

    欧洲针刺(acus=针,pungere=刺)词汇出现在17世纪,A.Cleyer书写了第1篇关于针灸的论文(1682,Frankfurt)。18世纪在法国和周围地区有运用针灸的报道。

    20世纪50年代初,德国Dr.Bachmann等几个医生开始在德国教授针灸,他的针灸知识学自法国,并于1951年成立第1个德国针灸医师协会。针灸作为异族疗法不被重视,只有近百位医师使用。其后发展缓慢。

    到了70年代,中国针麻技术在世界范围内声名鹊起,尼克松访华后美国出现的针灸热,引起了德国医疗界的关注,也开始研究针麻和针灸的疗效。70年代后期成立了更多的针灸协会,旨在进行针灸教学,短期内迅速增加了几千位针灸治疗师。某些大学,如Giessen、Heilberg,开始开设门诊,提供针灸治疗。同时对针灸疗法进行科学研究,那个时期有关针灸的学术论文在西医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部分医疗保险公司开始部分付费,有些是在法庭的判决后,被强制承担部分针灸费用,以利德国大众使用针灸疗法解除病痛。

    80年代以后,止痛研究发展迅速。世界范围内的针灸研究,对针灸止痛原理有了初步的共识,针灸止痛在德国得到了迅速的推广,许多麻醉师把针灸列为止痛的方法之一。德国的医师协会也开始制定更详尽严格的针灸培训内容,增加培训时间。德国特有的一种行医执照,“自然疗法治疗师” (Heilpraktiker,HP)被允许从事针灸治疗。中德合作的针灸诊所和研究机构明显增多。

    90年代,中医在德国有了飞跃性的发展。标志性的事件是1991年北京中医药大学和德国人Herr Staudinger合作,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建立了德国第1家中医医院,设80张病床,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派出医生、护士、中药师、气功师、中医营养师、中医厨师等专业人士,对德国病人实施“原汁原味“的中医治疗。管理由中德双方协商共管。开业之际,德国卫生部长亲自参加了开业典礼,中德两国多家媒体给予报道,并且在其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来医院参观的医生、医疗团体等络绎不绝,加上媒体多角度、滚动式的报道,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轰动。伴随临床工作的开展,中医书籍杂志的翻译、科研教学工作的全面展开,明显地推动了中医在德国的发展。迄今为止,该院仍是德国,乃至欧洲唯一一所社会保险公司付费的以中医治疗为主的中医医院。基于良好的治疗效果,2010年始成为心理疾病治疗中心。

    1991年9月19日在阿尔比斯山冰雪中发现的木乃伊,因身体有61个(另一说47个)体表的点和线的纹身,与针灸的穴位多有重合,而被认为是早期用刺激穴位的方法治疗关节病的标志。从而引发广泛的讨论。可见当时的针灸热已经波及到了德国民众的生活。

    进入21世纪后,针灸医学不再仅仅是一种补充或者替代医学,而是得到了德国医学界的广泛认同,由大学和保险公司直接参与的大型的科研成果,引领针灸治疗初步进入德国社会医疗保险体系,从而成为某些病种的标准疗法之一(具体见后述)。

    私人的中医针灸诊所在德国仍然是最主要的运营方式,单一执业占绝大多数,也有几个医生合作的诊所形式。从业人员和就医人数较前有明显增加,另外与各医学专科结合上也取得了新的成绩,如在矫形骨科、运动医学、妇产科、肿瘤等领域被广泛应用。中德合作的各种形式的中医科研诊疗机构如雨后春笋,纷纷建立,渐有燎原之势。

2  从业人员组成与保险付费

    德国约有4万多医生有针灸许可证书。除个别医师运营中医针灸诊所外,大部分医生只是偶尔用针灸的方法治疗自己专科的病人。普遍来讲治疗病人的量不大。

    Heilpraktier(HP)是德国特有的一种职业资质,可以翻译成自然疗法治疗师,只要通过考试就可以进行某些治疗。没有课程要求(如果学习,大约需要2~3年左右)。考试内容为西医的基础知识、传染病、法律规定等。没有中医或针灸的内容,但考试通过就可以实施针灸治疗。在德国约有34,000个自然疗法治疗师,治疗的手段繁多,有多少人用中医的方法治疗病人很难统计。部分在德华裔,或西学中,或和医学相关的专业,或完全不相关的其他人员,也通过考取HP执照从而走上中医针灸之路。

    国内本科学位以上的中医,在德国中医从业人员中占极少数,大约有一二百人,专业素质高,治疗水平专业。绝大部分持HP身份工作或开业,有西医开业许可的屈指可数。

    德国家庭医生或专科医生如果和Kassenvereinigung(社保医师联合会)有签约,并且该医生持有rtzekammerdiplom文凭,在用针灸的方法为病人治疗慢性腰痛、膝关节痛这两个病种时可通过社保计费。一般1年10次。私人医疗保险的病人,对疼痛性疾病的针灸治疗(西医、HP均可),私保付费。如果社保病人购买了自然疗法的附加保险,保险公司也会对医生、HP治疗师的针灸治疗付费。华裔中医师治疗病种广泛,很少病人可以通过保险公司付费或者部分付费,绝大部分病人自己负担中医治疗费用。

3  中    药

    德国植物药市值约20亿欧元。德国是进口、制造、使用、出口植物药的大国。据统计,草药约占德国药品市场的20%~30%(包含中药制剂)。来自中国的中药饮片,经检验合格后可以进口,但检验费用不菲。由于经常查出杀虫剂、重金属、黄曲霉菌、微生物等指标超标而被批量禁止进口。有资料显示,被禁止入关的中药饮片可达批量的20%。

    由于部分饮片的毒性,使用不当造成的肝肾损害等原因,被禁用的饮片有增多的趋势。在德国大部分动物类药物被禁用。德国人对中药煎煮时的气味,汤剂的口感比较不适应,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药煎剂的使用。中药饮片近年来价格一直上涨,病人普遍感觉有一定的经济负担。所以开中药方在品种、价格等方面受到诸多限制。近些年来,中药的颗粒剂,因价格低,不用煎煮,方便服用的优点,明显开始走俏。

    中成药绝大多数因为没有注册,不能达到欧盟药物的卫生标准而被禁止进口。市场上基本没有中成药出售,可通过从欧盟其他国家邮购等渠道略为弥补。国内的中药制剂如果能规范管理,达到欧盟的生产卫生等标准并在欧盟注册,德国的中药进口将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中药是中医的主要治疗手段之一,但这里很多中医从业人员没有经过全面系统地学习,无法正确使用中药,再加上中药进口种类限制、价格昂贵等原因,中药的优势被严重遏制。

    德国中药发展近年来值得关注的几件事:(1)有报道称,因为中药饮片需求强劲,并且从中国进口的饮片经常有杀虫剂含量超标等原因,有些德国农民已开始在德国种植无毒中药,从而进入中药市场。(2)德国生产的植物药出口中国增长速度加快。德国生产工艺先进,质量可靠,成分分析精确,适应症、禁忌症、副作用等都在产品上清楚地标明,在中国市场有很强的竞争力。(3)德国拜耳药业以36亿欧元收购中国滇红药业,是德国人进军中药市场的另一个惊人举动。他们看到了中药市场的巨大潜力,希望尽快切分蛋糕。

4  学历认可与中医教育

    德国对中医没有立法,没有独立的管理体系。因为达不到德国法律规定的西医学时数,中国的中医文凭不被承认为医生,不允许私人开业。个别情况下,可获得有限期的中医医师许可,一般最多2~4年,在特定的医院或研究所工作。要想长期工作或独立开业,需要去考德国的医师考试(有国家考试,同等学历考试等),或者HP的考试。所有考试用语均为德文。

    德国医生的针灸文凭分为3种。一是Diplom A(基础课为主):共140学时,2/3为基础理论,1/3是实际操作。A文凭的目的是保证医生可以用针灸的手段治疗病人。二是Diplom B(深化班),350学时,学习内容全面深化,教学更加贴近临床,通过对多种证型的学习,病历讨论等,提高诊治水平,目的是培养高质量的针灸师。2003年德国医师公会确定德国医师针灸再教育学时标准:共200学时,包括中医诊断、证型、辨证论治等。具备医师公会标准即可挂牌,治疗病人按医生标准计费。

5  科    研

    德国人的严谨也体现在对中医的态度上。尽管中国针灸有几千年历史,现代科研硕果累累,但德国人在对中医针灸的学习、应用过程中,也在不断地进行各方面的科学研究。很多大学、医学院、科研院所除了更详尽地研究中医针灸治疗痛症外,也对其他的适应症进行了扩展研究。

    很值得一提的是德国医生Wolfgang E Paulus,他在2002年发表的一篇关于针刺可以提高试管婴儿受孕率的文章。在此文发表之前,西医用针灸的方法治疗不孕症的廖廖无几。此文发表后,引起了西方医学界巨大的反响,翻开了针灸治疗多种适应症的新篇章。

    2002—2006年,由Ruhr-Universit Bochum大学牵头,共6家大学,多家医疗保险公司,500名医生(针灸证书至少A级,针灸临床经验至少2年,并经过GERAC为这项研究做的特殊培训),100名科研工作者,对3,500例病人,用针灸治疗常见的痛症,如颈肩痛、慢性腰痛、头痛与偏头痛、慢性膝关节疼痛等,共进行了35,000次的针灸治疗,该项目缩写为GERAC-Studie。2006年经过数据分析研究,确认针灸治疗慢性腰痛、膝关节疼痛疗效优于传统的止痛药加理疗的效果。所以从2007年1月1日起,德国社会医疗保险开始为这2个病种付费。

    德国现在对中医的研究题目已经非常广泛,如现在柏林Charite医学院正在进行的:针灸治疗过敏性鼻炎、月经病,中风病人针刺后引起的大脑(EEG,fMRT)脑电活动度的变化,乳癌患者化疗时采用针刺治疗提高生存质量的研究等。

科研不仅限于临床研究,中医针灸的民意调查也是一项非常具有德国特色的研究工作。据德国权威的民意调查机构阿伦斯巴赫研究所数据显示,目前每年接受中医治疗的德国人已超过200万。约有61%的德国人表示,希望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疾病。经过中医治疗后的病人,有89%的人希望继续中医治疗,仅想采用西医治疗的病人只占18%。保险公司每年支付费用(主要是针灸)1.5~3亿欧元。

    另一面也应该看到,在德国只有少数德国医生青睐中医理论,进行深入研究。大部分临床医生因为理解困难,或不完全认可中医理论,这些人在现代医学或科学的基础上研究中医时,出现了明显的去中医化倾向。

6  学术交流

    中德之间关于中医的学术交流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呈明显上升的趋势。如慕尼黑工业大学与北京中医药大学联手,加强双方在中医药教育和科研领域规范化和标准化方面的合作,两校于2003年首签合作协议。双方商定共同申请国际科研合作项目,并与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共同举办了3届“中欧中医药合作与发展论坛”,致力于将论坛发展成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医药合作与交流平台。目前,北京中医药大学与迪根道夫大学合作开展中医硕士学位教育的项目正在计划中。

    德国罗腾堡中医药学术交流大会(the TCM Kongress Rothenburg)是欧洲规模最大的中医药学术年会,由中医同盟会(AGTCM)组织,每年有超过16个国家的与会者参加。中医药学术交流大会是一个非商业性年会,得到了众多中医社团和中医专业人士的支持,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传播中医知识、讨论问题并联系彼此的平台。今年的年会将在5月3~7日举行,目前正在办理注册登记。

7  思考与展望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古老的中医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为德国大众的健康事业做出了越来越多的贡献,这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但中医及从业人员在德国还没有一个相称的定位,德国的针灸、中医还没有单独立法。大部分来自国内的中医人,以HP的身份执业,但HP范围宽泛,人员素质鱼龙混杂,地位远比医生低,很多从事中医药治疗的人员缺乏相关的中医知识,从而使德国医疗界和大众对中医理论和中医的疗效认同产生负面影响。国内正规大学的毕业生以HP身份执业委屈求全,因为在中国5年的大学教育已经远远超过了HP所要求掌握的医学专业知识,其中不乏国内的专家、教授,到德国来只能以HP的身份执业。

    随着世界各国中医立法的发展趋势,怎样保障我们中医针灸专业人士在立法过程中的话语权,保障中医实践者的切身利益,确保传统中医在海外发展的正确方向,是当前我们面临的挑战。中医针灸在德国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略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